《#家族募集》第6話 (7.5分)


Share


內容較為平淡空洞,是歡笑多於淚水的一集。主要敘述愛生帶準對象回家讓眾人鑑定,從而帶出課題包括「單親父母還有資格談戀愛嗎?」及「家族形式與幸福的關係」等。貫徹整集的關鍵詞是「戀愛」及眾角色不斷強調的「認真」。之前擔心的突兀感情線尚未發生,但角色心態已逐漸改變,編劇強行湊對的結果或終將無法避免。上期的劇本素質轉好似乎真是曇花一現,編劇的創作盲點與自溺情緒仍有待改進。

作者:呓卓恩
收視:6.4%


劇 名:#家族募集します
電視台:東京放送 TBS
首 播:2021年7月9日
時 間:逢星期五晚10時

編 劇:MAGY
導 演:福田亮介、村尾嘉昭
製作人:佐久間晃嗣、岩崎愛奈、那須田淳

音 樂:河野伸
主題曲:ジャニーズWEST「でっかい愛」

官 網:連結
維 基:連結

演 員

赤城俊平 — 重岡大毅 主演
桃田禮 — 木村文乃
小山内蒼介 — 仲野太賀
橫瀨愛生 — 岸井雪乃
赤城陽 — 佐藤遙燈
桃田雫 — 宮崎莉里沙
橫瀨大地 — 三浦綺羅
中里隆志 — 金子大地
枕崎由多加 — 小松和重
佐山圭太 — 福山翔大
伊野三鈴 — 丸山禮
赤城綠 — 山本美月(特別出演)
野田銀治 — 石橋蓮司


延續上集,赤城俊平(重岡大毅)終於鼓起勇氣打開亡妻綠(山本美月)的行李箱,並從中找到了她記錄心情的錄音機。久違地聽到綠的聲音,俊平頓時又崩潰地淚流不止。之後,其子小陽(佐藤遙燈)與綠的父母也一起來聼她的聲音。

本集的內容是歡笑多於淚水,催淚情節則只有開場的這一段。這集的關鍵詞是「戀愛」以及眾角色不斷強調的「認真」。探討的課題則是「單親媽媽/爸爸還有資格談戀愛嗎?」、「家族形式與幸福的關係」等。雖然劇情是以愛生想戀愛為展開,但之前擔心的大人們的突兀感情線尚未發生,暫時能鬆一口氣。

俊平父子回到「虹屋」,之前說要去找丈夫談判的桃田禮(木村文乃)也剛好回來。大家原以為禮會和丈夫破鏡重圓,沒想到她卻說已經向對方提出離婚了。禮因為說出真正的想法而倍感輕鬆,臉上一直掛着笑容。橫瀨愛生(岸井雪乃)說恢復單身的禮可以再談戀愛了,還表示自己也很想再找對象。懵懵懂懂的小陽於是問大地(三浦綺羅)何謂戀愛,卻得不到任何答案。

先前,有網友對於禮堅決離婚的態度感到費解。上一句說要順其自然,下一句卻要反其道而行,不是自相矛盾嗎?而且明明口口聲聲說不會將想法強加他人身上,那又為何替女兒作主,讓她變成單親家庭的孩子呢?

編劇並沒有給出合理的解釋。筆者的見解是,與其說禮是順其自然,不如說她是在聽了愛生的話後,決定不再鑽牛角尖而是要跟隨自己的心。因為她對丈夫已無感情,所以選擇了互相放生,並且覺得這是對女兒最好的安排。畢竟女兒應該也不希望看見貌合神離的父母。可是,5歲的孩子真的懂什麼叫離婚嗎?這真的是很難解答的問題。試想到底哪個才是最好的選擇?為了孩子而勉強維持婚姻關係?還是只當孩子的父母然後彼此再自由婚配?

愛生在工作途中遇到歌友直人(井口理)。直人問起為何最近愛生沒去唱歌,她說等到寫完新歌就會過去。之後,愛生又再度遇到直人,對方還送了她一盒餃子。愛生因為一天內巧遇直人兩次,直呼這就是命中注定。

上期的劇評提到的三個未解決的副線,其中兩條在第6集稍微得到了解答。其中之一就是堅持追夢的愛生,到底為何最近都沒有去街頭演出?編劇給出的答案是愛生忙著沉淀寫歌詞,所以才沒有去唱歌。可是為何左看右看,愛生比起遇到創作瓶頸,更像是拖延症啊(笑)。因為她都能在上集即興演出了,怎麼會連一點靈感都想不出呢。另外,King Gnu的井口理再度客串也是賣點。筆者對於日本樂團不是很理解,查了資料發現King Gnu在當地人氣很高,就不知道客串星是否也多少貢獻了微漲的收視率呢?

黑崎徹(橋本じゅん)帶著女兒伊月(板垣樹)來做客,還買了一大堆食物給大家。小山内蒼介(仲野太賀)知會眾人,他已經與黑崎協商讓他們父女來當暑假的「限定家人」,所以伊月偶爾會來過夜,黑崎則是有空就來吃晚餐。由於小雫(宮崎莉里沙)轉學到小陽所在的幼稚園,所以蒼介問起以後可否大家輪流接孩子,但是俊平表示只有家人才能接走他們。黑崎問起大家暑假的打算,但是所有人都覺得留在「虹屋」辦派對就足夠了。

愛生突然宣布遇到了命中注定的人,小陽又問起何謂戀愛,大人們於是輪番給出定義。愛生說戀愛是想到對方就會有心跳加速與怦然心動的感覺。俊平說愛情令人元氣滿滿。禮說戀愛就是與對方在一起時,就算不說話也感到安心與幸福。蒼介說愛情是擋不住的。愛生問大地如果有新爸爸的感想,但是他卻說媽媽開心就好。

本劇一直強調沒有法律關係的「家人」。但是這畢竟還是理想化的烏托邦,外界的人從來就不會認同這種關係,所以現實就是雖互稱家人,卻仍然不能接對方的孩子放學。這些問題都是這個「大家的家」需要去思考的地方,而不是把焦點轉向發展大人們的感情線。比較逗趣的是,之前當愛生聊戀愛話題時,俊平與禮的視線同時看向蒼介。蒼介與愛生的副CP配對比起主CP更討喜,只是較為擔心的是,如果這兩對最終真的湊在一起,那麼他們就會變成真正法律意義上的家人。那這個烏托邦就相當於失敗了,因為他們最初提倡的是「非真正意義上的家人」。如果他們最後必須當真家人才能得到認同,那這個烏托邦將成爲變相的相親合租屋。

禮的前夫三沢芳樹(橋本淳)突然來訪,並將填好的離婚協議書交給禮。他決定成全禮並祝福她盡情享受往後的人生。大家在這一夜都各懷心事,愛生問起大地對找新爸爸的看法,蒼介看著之前拍的照片若有所思,俊平則是思念著綠。

第二天,俊平與禮先後來到幼稚園接孩子們。俊平說已經很久沒有空暇時間發呆了,在還沒有搬進來「虹屋」之前一直都是蠟燭兩頭燒。禮突然發現自己對俊平的好感越來越深。

禮的人設正在往崩壞的路上越走越遠。本來筆者還沒有注意到,但是經網友提醒後真的發現了問題。在重新審視禮從首集至今的人設,不難發現她的轉變是最大的。有變化當然並非壞事,只是如果完全像變了個人,甚至不惜顛覆之前的人設就是警鐘了。例如在第1集,禮說為了讓家長認同她的專業,她不得不把學生看得比女兒重要。如果禮的事業心重,又有什麼資格說丈夫為了工作而不顧家,又怎麼敢冠冕堂皇地說自己以家庭為重(第4集)。丈夫忙碌而被冷落所以帶孩子離家出走,一點也不像成熟又常深思熟慮的禮會做出的事情。原以為前夫是渣男,結果原來渣的是禮。

禮喜歡上俊平是實錘了,動機應該就是因為他把孩子看得比工作重要(?),然後對亡妻很癡情之類的。但更重要的原因是編劇想要讓俊平與禮配對,所以什麼理由都不成理由。編劇的問題是深陷創作盲點,即自己寫得很爽,自己邏輯自己懂,完全盲目不知劇本已出問題,還一直沉浸在自溺情緒之中。題外話,笑容滿面的木村文乃確實比苦瓜臉更吸睛。



發表留言

Share


瀏覽次數:2,004  |   文章分類: 每周劇評  加入書籤: 永久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