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ther Game》第7話 (7.5分)


Share


希子經典說教場景再次被打斷,但本回聰子接續演說,不僅身份適宜且更加精彩動人;唯可惜劇集走向完結而漸次聚焦解決單一家庭問題,原先掌握得宜的劇情比重稍微失衡,本集各支線較平淡無記憶點。

作者:葉奶茶
收視:9.5%


劇 名:マザー・ゲーム~彼女たちの階級~
電視台:東京放送 TBS
首 播:2015-04-14
時 間:逢星期二晚十時

編 劇:荒井修子、武田有起
導 演:塚原あゆ子、竹村謙太郎、福田亮介
監 製:新井順子

音 樂:遠藤浩二
主題歌:Superfly「Beautiful」

官 網:連結
維 基:連結

演 員

蒲原希子 - 木村文乃 主演
矢野聰子 - 長谷川京子
神谷由紀 - 貫地谷詩穗梨
後藤綠 - 安達祐實
小田寺毬繪 - 檀麗
奈良岡信之助 - 瀨戶康史
樫山秀德 - 岡田義德
磯山琢己 - 上地雄輔
奈良岡富美/奈良岡舟 - 室井滋
蒲原徹治 - 龍雷太
小田寺隆吾 - 豐原功補
小田寺信 - 五十嵐陽向
小田寺彬 - 望月歩
蒲原陽斗 - 横山歩
後藤修平 - 丸山智己
後藤梨香 - 矢崎由紗
神谷恭二 - 篠田光亮
神谷櫻子 - 後藤由依良
矢野正輝 - 櫻井聖
矢野靜子 - 長谷川稀世
矢野怜奈 - 香音
矢野優輝 - 大江優成
墨川區役所職員 - 田中直樹

《Mother Game》木村文乃、長谷川京子 2015春季日劇詳盡介紹


本回以小水滴幼稚園合唱活動作為核心。

綠(安達祐實)自從女兒梨香(矢崎由紗)被丈夫修平(丸山智己)帶走後,雖然不捨但思路逐漸清晰。儘管足球教練磯山(上地雄輔)向她告白,然而她仍搬走決定去住旅館。其實筆者也認為搬離才是正確的選擇,儘管兩人是君子之交,然而未離婚的女性搬入另一位異性家中不免落人口舌;人無法討好所有人,但至少盡力做到不讓人說嘴。

因為修平的阻饒,綠只能默默地在遠方觀察女兒。當希子(木村文乃)詢問綠為何不與女兒相見時,綠卻說自己這樣的行為只會讓梨香更加混亂而已。

筆者原也認為何不相認?上課時段老公總不會也在吧?然而綠的回答卻很動人,可感受到編劇深刻掌握母親的立場。

神谷由紀(貫地谷詩穗梨)問題日漸嚴重,除了欠債被追討外,愛面子的她又不願外出打工,且人妻俱樂部的有錢老男人已發現她的身分(只能說別輕易耍弄有錢人),甚至開價企圖包養。此段貫地谷雖然沒有動作,然而驚慌猶疑、倔強含淚的全都從眼神中表現出來,演出相當動人。

值得一提的是,當金錢危機出現時,由紀計畫在家中做代工而不願出外打工時,雖與丈夫恭二(篠田光亮)起了些許口角,但丈夫面對由紀無理的責罵再次全盤接受,足見丈夫對由紀的寵愛。本劇唯一好丈夫值得誇耀。

不過本回閨密對於希子的妒忌似乎沒有琢磨。前幾回看似將引起軒然大波走向八點檔,所幸編劇考量現實層面及時收手,帶出由紀反反覆覆、尚有良知的矛盾心境,此點令筆者欣賞。然而此集妒忌心態卻蕩然無存還是有些可惜(或許是因為自顧不暇?),若稍微交代當中轉折會更加完整。畢竟毬繪(檀麗)曾暗示希子兩人之間似乎有挑撥者,若不願琢磨由紀問題,前段則不必帶出此話。

毬繪則莫名收到與長子彬相關的警告訊息,最初原猜想可能是由紀的挑撥,然而由紀應當完全不知道此事,希子也未與任何人談論。究竟是誰的挑撥?此處倒是引起不少懸念,可惜資料過少難以推測(或者筆者沒看出來?)。

看毬繪與長子彬的互動以及牆上的畫作,推測他可能曾經在課業上受到逼迫而患病,只是毬繪似乎還想不放棄,想將彬送入學校?所謂的時限到底是什麼意思?

相比毬繪,丈夫小田寺(豐原功補)則顯得逃避。當希子試探性地詢問長子彬的事情時,小田寺竟回答:「我只有一個兒子」。除了逃避的心態令人反感外,不禁猜想該不會大兒子非他所親生吧?

不過小田寺與希子的對話也很有趣。小田寺認為脫離貧困的最佳方式便是教育,此段使希子堅定了對陽斗投入教育資金的決心;只是這段話不得不令筆者想起小田寺入贅的事情,入贅的設定究竟何時會與劇情接軌?

聰子(長谷川京子)一家則是本集核心。婆婆靜子(長谷川稀世)除了在家中對拉小提琴的優輝(大江優成)嚴格指導外,還跑到小水滴幼兒園內企圖干涉信之助(瀨戶康史)的指導,甚至改編樂譜,誇張程度令人不敢恭維。


幸好毬繪太太適時出現解圍,平息了尷尬氛圍。其實兩家練習氛圍也形成強烈對比。

被靜子批評指揮不佳的陽斗(横山歩)顯得非常受傷時,聰子太太竟安慰陽斗並給予鼓勵。回想前幾集聰子對陽斗的態度,完全感受到她的成長。

但優輝就沒有如此幸運了。因靜子將此演出視為優輝進入著名私校清應(應是諧音慶應吧)的機會,因此邀請了眾多清應大學的教授與朋友前來觀看,嚴格的訓練更令優輝感受吃不消。聰子雖想阻止婆婆的逼迫,卻無能為力。

演出當日優輝果真因緊張而肚痛,儘管希子曾出言提醒,然而表演在即,面對靜子的期待以及聰子本身對兒子的期望,仍讓優輝上場。但演出後段優輝確實因猶豫而停下手,尷尬茫然的優輝回想祖母、母親的期待話語,畫面交錯著實令人心疼。

但最後陽斗適時的幫助使優輝回復演奏,此段感受到陽斗身為指揮的適宜性。無論父母間如何鬥爭排擠,孩子們之間的交往都是真心以待,陽斗的好個性確實獲得了孩子們的信任。不輕易受他人影響改變自己的交往對象,這份單純或許是我們這些成人該從這些孩子們身上學習吧!

然而表演過後,靜子忍不住責罵優輝,愛子心切的聰子忍不住為優輝說話,卻反倒成為婆婆靜子的攻擊對象。希子在一旁再次忍不住開啟仗義執言的技能,延續前幾回被打斷的傳統再次說教失敗,當以為就要結束之時,聰子太太終於發言。

聰子想起希子曾提醒的「最重要的事」,忍不住站出來為家人說話,甚至她的美滿家庭也包含婆婆靜子。言語中感受到聰子對這個家庭強大的愛,包含原先的容忍、以及此刻為了家人的挺身而出都得到了解釋,甚至觀眾不免要想像聰子原先的矛盾與忍耐,而更加感到心疼。

上集最後聰子對綠的發言,也在這段中得到完美的解釋。容忍是一種選擇,事實上人生就是不斷選擇:留下重要的、捨棄不那麼重要的。聰子太太因為對家庭滿懷著愛,而選擇接受靜子太太的要求。

以為本段要使靜子婆婆慘遭滑鐵盧,然而編劇的眼界果然不侷限在灑狗血的八點檔,比起令人拍手叫好的反擊,這樣的處理不僅免去了未來的衝突,而且更加動人。這樣的話語由聰子來說,比起希子更加適宜。也許只有溫柔的力量、滿懷愛的態度,才是真正的無敵。

至於希子與前夫秀德(岡田義德)之間也漸漸有了處理。希子拒絕了秀德再婚的提議,除了考量到秀德嚮往自由的性格不適合結婚外,那段「下次你的離去將不只是傷害到我,而是傷害到陽斗」尤其動人,將是否該為孩子需要父親而再婚的問題拉出另一視角。

身為女性的筆者自然不希望希子為了孩子而委屈自己,然而其實這仍是自私、以自我為出發點的想法;但編劇卻跳脫女性自我,如實傳達了凡事以孩子為出發的母性考量,並做出了令人接受的答案:凡是一體兩面,就算是為了孩子而再婚,不健全的婚姻也可能因此而傷害孩子。想必此點對於許多觀眾而言都是全新的想法。

秀德戲份到此告一段落,雖然是個浮躁又不負責任的角色,不過也無法令人討厭。身為觀眾儘管有些不捨,不過也算是不錯的退場。希子的官配筆者私心希望是信之助。今集陽斗的可愛助攻令人莞爾,信之助話語中的關心與告白也相當明顯,相信希子心裡有底,但依日劇走勢,或許將隱晦作結。

本集結尾編劇再次放火:梨香在合唱演出後鬆脫父親的手而奔向母親綠,兩人相擁尤其感人。其實孩子對於大人情緒雖然能夠察覺,但更深的情感糾葛卻無法理解,只能率直地奔向自己思念、喜歡的家人而已。面對這樣的狀況,究竟綠該如何抉擇?

另外,部分網友質疑曾是職場女性的綠在劇中顯得過於懦弱。筆者猜想,或許是擔任家庭主婦的挫折感使她逐漸軟弱。但若有機會,筆者還是很想看見綠在職場上曾有的自信與果斷,此處若多加著墨,綠在家庭的地位落差也將更有說服力、使觀眾陷入劇情中。

劍心:這一切都關乎於「自信心」,一個曾經風光強大的人,到了一個陌生的環境,長年累月飽受最親的人看低,什麼自信心都會失去,而且日本還是一個女性結婚後很難再獨立發展的國家,所以綠顯得懦弱其實很合理。

討債公司漸漸逼近,看由紀的簡訊似乎有意獻身。她的悲劇可以預料因此不會太過詫異,只是下集將如何解決問題、或者說解決時是悲劇前或者悲劇後將是令人期待的部分。

毬繪的長子彬對毬繪說出:「你要把我的事情告訴希子嗎?你還要逼我嗎?」光是彬猜到毬繪想對希子說出此事就令人感到訝異(也許是小兒子信說的?),且話語陰沉帶出曾被逼迫的事實,觀眾不免好奇毬繪原本的樣貌。

最後一幕毬繪對希子完全冷淡,那句「你已經知道了嗎?」帶著強烈的敵意與殺氣。無論是高貴和善的貴婦或者守護家庭的母親,檀麗在本劇中表情轉換都收放自如,非常精采!

本劇支線雖多,但各集皆有核心故事,在主軸發展同時兼顧各支線進行,劇情比重上掌握得宜。不過可能鄰近結局各家庭問題須漸次解決,因此,本回聰子一家過於精彩導致各支線較為平淡;但幾個母親的台詞、思想觀點仍然令人驚奇,雖然故事比重稍微失衡但瑕不掩瑜,喜歡此劇的觀眾仍能享受其中。


發表留言

Share


瀏覽次數:10,867  |   文章分類: 每周劇評  標籤: , , , , , , , , , , , , ,  加入書籤: 永久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