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偽裝的夫婦》第6話 (7.5分)


Share


劇集終於發展到超治要「出櫃」的情況,本集風波不算大,算為下集做一點鋪陳。劇集以風趣手法宣揚大同理念,容易接受。不過,編劇安排水森前夫出現並帶走由羽的橋段老套,亦表現不到水森為此改變性向的原因,這部分比較弱。

作者:Annie
收視:12.3%


劇 名:偽装の夫婦
電視台:日本電視 NTV
首 播:2015-10-07
時 間:逢星期三晚十時

編 劇:遊川和彥
導 演:深川榮洋、石尾純、日暮謙
監 製:伊藤響、大平太、高明希、田上リサ

音 樂:平井真美子
主題歌:JUJU「What you want」

官 網:連結
維 基:連結

演 員

嘉門尋 - 天海祐希 主演
陽村超治 - 澤村一樹
水森栞 - 內田有紀
弟子丸保 - 工藤阿須加
名波八重子 - 坂井真紀
鄉田天人 - 佐藤二朗
原江澪 - 柴本幸
須藤利一 - 田中要次
鄉田照乃 - 木村綠子
陽村華苗 - 富司純子
水森由羽 - 井上琳水

《偽裝的夫婦》詳細介紹


上集尋(天海佑希)受到水森(內田由紀)與天人(佐藤二朗)的啟發後,本打算向超治(澤村一樹)陳述自己心聲,但不得要領。更因此推動了超治向弟子丸(工藤阿須加)告白。超治在晚上離家後,整夜沒有回家。

沒有超治的晚上,尋感到家中很靜,相信有點不習慣。尋在睡夢中更夢見超治與弟子丸親吻的畫面而嚇醒。翌日早上,尋見他也未回來,又沒有短訊告知,非常擔心。

尋在圖書館工作時也不自覺地不斷關注電話,卻一直未有新短訊,表情非常失落。水森母女來到圖書館,尋才不好意思問一下他們超治有沒有上班……

筆者好奇她是擔心自己的夢成真,抑或超治失戀自尋短見?但可以肯定的是她開始不習慣沒有超治的生活。

尋知道超治沒事,於是直接跑到超治幼稚園那邊,原本打算興師問罪的她,卻輕易饒過超治,讓他回家才慢慢解釋……真的太寵他了。

不過,大概看超治難以啟齒的樣子,尋應該知道對方真的已告白,但總覺得要對方親口確認。原來超治昨晚外出時下大雨,他冒雨走到弟子丸家,打算對人家告白。不知從何時開始,在這種告白場口,日劇劇組都會安排一場大雨,而且該場大雨就像下不完一樣,男子向男子告白也逃不過這種命運。

夢想是幫人的弟子丸剛好又是去幫朋友(會不會太多人需要他幫忙?),超治當然跟在一起,然後兩人睡在同一間房子裡,造成徹夜不歸的狀況。早上,超治直接向對方告白,更表明自己是基的,尋與自己是形式結婚的事實。把自己的心意表達出來後,超治整個人都輕鬆了。不過,對於尋來說,估計有點心酸。

華苗(富司純子)致電超治,按之前與尋安排好的劇本去跟超治說自己的病有好轉,作為兒子的聽到當然開心,但他應該未有想過之後的事吧?

華苗為了抱孫,當然不厭其煩繼續催他們生小孩。尋怎麼解釋她也不理…..更以為超治有外遇……的確他是有外遇(笑)。尋鼓勵超治趁機「出櫃」…..但他自己按掣斷線,還裝沒事……繼續逃避。

超治突然致電尋,指由羽被人帶走需要她協助。原本以為是誘拐兒童案件,其實那是由羽的親生父親,即水森的前夫帶走了由羽。由羽其實頗為成熟,就算是親人,不喜歡的話都可以反抗,所以她是自願被帶走的?

原來水森的前夫是律師,利用職權找到母女的住所。為了找回由羽,一眾角色走上對方律師事務所,攤牌要求對方交回由羽。尋以自己讀書得到的法律知識與對方理論但不果,但對方覺得尋對法律非常熟悉,可能一度以為她也是律師?

水森更主動指出與前夫沒可能破鏡重圓,直指自己受他影響,再不愛男人,目前只愛女人……令對方更忿怒……更一度誤會尋是水森的情人。

筆者覺得劇集將尋塑造得太過能幹,別人苦學多年的東西,她只花一星期就熟讀,而且融會貫通,就算天賦再好,但實在太過神奇;就是因為她太能幹,所以感情生活不理想?抑或編劇想表達無論表面多能幹的人,其實都有弱點?

因為一時三刻想不出主意以正當途徑帶回由羽,於是尋想到利用弟子丸的速遞員身份,把由羽帶走。這個方法實在太過似鬧劇,可以成功都算一項奇蹟。

水森前夫知道由羽被帶走,即時氣沖沖跑到超治的家……可以在短時間查出超治家的地址,這個律師真是神通廣大啊! 由羽當然不在,尋更以擅闖民居的理由趕走他。

尋把水森與由羽暫時安置在照乃的家,尋亦暫且住在照乃家。照乃指由羽很像小時候的尋,一副覺得之後一切都是幸福的樣子,其實從一開始筆者都覺得由羽跟尋的個性有點像,大家同意嗎?

超治與尋兩人結婚後,超治首次自己一個留在家,感到寂寞,所以不肯中斷與尋的通話……兩人在這集都各自體驗了一次沒有對方的家,算打和了吧? 超治覺得不習慣沒有尋在家,是否代表他也重新愛上了尋?

水森的前夫找不到由羽她們的位置,於是想到跟蹤尋。尋利用館長須藤擺脫了他,以為到了鄉田家就是安全,不過他們想不到對方會利用自己的職業威脅須藤交出尋娘家的地址。才收到須藤通知,水森前夫就跑到上門,連逃走的時間也不給他們。

水森看到前夫就不其然整個人打冷震,看來家暴的傷害非常大。為保護母親,由羽主動擋在水森前面,怒視自己的親父,更說對方要打人的就打自己,令眾人非常震驚。大人經常以為小孩子不懂事,但其實小孩子把一切都看在眼裡,而且比大人還要看得清楚。

前夫誤以為由羽睡夢中叫著的「爸爸」是自己,但水森指「爸爸」其實是指尋。水森明言自己喜歡尋,希望她能做她們母女的家人。前夫繼續抓狂,一副看不起同性戀人的態度,覺得她們是怪人,兒童跟著她們會走歪,就如社會上反對同性戀的衛道之士一樣。

尋以案例與律師法將前夫擊退,過程中超治更透露自己是基的⋯⋯為嚇走他更扮作對他有意。言談間指出,性向不同並沒有傷害人;而所謂正常人將忿怒發洩在別人身上,傷害他人才是壞人。

前夫在這裡代表社會上一般人對同性戀者的歧視,但由於這裡是前夫闖入支持「大同」的人的地地,所以才被「擊退」,看似鼓勵眾人要坦然面對真實的自己,要活出真正的自己;不過,當把他們放回現實,大多數人都有著歧視的目光,又有誰可以不畏懼,輕易做回自己?

爭執期間,照乃突然走出來指自己已報警請前夫離開,為了不影響律師執照,前夫唯有離開。原來照乃一直在暗處聽著他們一群人的對話,知道了與尋結婚的超治是基的,那就解釋到尋突然結婚的原因。

弟子丸送貨到幼稚園,更跟超治坦白,可以跟他從飲酒開始做朋友⋯言則不抗拒超治的感情。遠處,之前玩弄天人與須藤感情的原老師暗暗拍下兩人照片⋯⋯難道有陰謀?

很久沒有回娘家的天人與八重子(坂井真紀)突然來到圖書館,兩人解開心結後,都很喜歡跟尋在一起,但就因為各種藉口不願意回家,兩人應該知道照乃擔心他們,也許兩人覺得回家有壓力,又覺得自己是家中的負累,因而抗拒?

八重子他們指已經從照乃家中保姆口中知道尋跟基的超治結婚,問她對策⋯⋯尋淡淡指否能快要結束了。尋真可狠心跟超治分手嗎?


回家,超治興奮向尋報告,更表示開心得想抱住她。尋一反常態請他抱著自己,在耳邊指華苗正過來,希望他可以「出櫃」⋯⋯更告訴她華苗沒有病的事實⋯⋯

尋下定決心要與超治分手,但心中的感情能好好傳遞出去嗎?超治一旦「出櫃」,就表示要與現實的保守大多數作對,面對強大的壓力,真的可以繼續做自己嗎?


發表留言

Share


瀏覽次數:9,452  |   文章分類: 每周劇評  標籤: , , , , , , , , , , , ,  加入書籤: 永久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