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人漏夜趕科場




講的是今期流行的三國志大戰DS。雖然在下對此GAME評價甚差,但對於未接觸過此遊戲的玩家,新鮮感帶來的興奮應該會持續數天至一兩個星期的。所以近來在地鐵、茶餐廳、以至機舖之內,都見到大量的人把NDS扭轉90度來玩,那也是他們在打三國志大戰DS的見證。

昨晚路過灣仔的機舖,見到港島區的三國志大戰街機玩家群,他們也是圍在街機三國的機旁,有街機位置打的打街機,沒位置的就打NDS版,一時間就是「全民皆三國」的氣氛。之後自然地和他們一起去吃飯,茶餐廳內又是有機在手的打對戰,無機在手的就討論遊戲,在下也是後者之一。

最抵死的是鄰桌的幾個青年人,又是手執NDS,聽到我們興高采烈的討論著及對戰著,就揮手對我們示意可否對戰…這樣的「以機會友」,大概是Winning Eleven之後的唯一吧,果然是大熱之作。當然我們這一群本身打開三國的玩家,結果是輕易的把對手殺敗。

而街機近期也因為再度Online而重新大熱。打Online可以無時無刻找到不同的對手,又不會有NDS被人輸波熄機的荒謬,故此也深受一眾玩家歡迎。

但於這個普天同慶,三國沸騰的時期,在下卻選擇抽身觀望,除了為了GAME書寫稿而試玩NDS版之外,對此遊戲隻手不沾,連街機要用的卡片及IC卡也專登留在家不帶出來。為什麼在下會「辭官歸故里」?

三國志大戰的街機第一天推出的時候在下已經開始打,2005年11月推出,至今已經是一年多的光景,期間在下投資的時間及金錢實在很多,1張IC可以玩100局,每局的成本大約10-15元,而在下現在大約打了26張IC左右,金額可想而知。

在下經常向別人強調,三國志大戰是近十年設計最出色的街機遊戲,故此在下認為這個消費是值的,成本高的好遊戲就要有相應的價格來反映,本來街機就是消費高的玩意,適合有穩定收入的人玩.學生哥可以偶然玩玩不適合煲機,要長期作戰的三國志大戰自然也聚集了較成熟的一群,沒有小孩子亂來,這樣也打得較開心。

回想過去這一年多,自己在三國的世界得到的其實不少,全港官方大賽打入最後十六強,自己的實力也被玩家社群肯定,屬於有水準的一群。此外又認識了一群志同道合,可以每天一起打一起吃飯一起研究的朋友。更取得SEGA第一次在香港辦官方大賽的主辦權,邀請到日本三國高手來港做嘉賓,身為比賽大會主席及決賽司儀的在下,是人生中值得回味的光輝一頁。

在這遊戲能夠得到的,在下都已經得到了,有名有實力,賺取搞大型比賽的經驗,能和日本大型遊戲公司的高層接觸,甚至被認為是半個官方代言人。還有因為樹大招風,經常有萬箭齊飛插在下,當中練來的冷靜處事,讓自己立於不敗之地的論點及寫作功力,與及日漸提升的EQ,對於工作上也有莫大的幫助。總合起來,在下可能是香港所有打三國的玩家來說,回報最高的一個。

不過,好像已經走到了盡頭。

在下一直認為,打機其實可以成為一種運動。百多年前,足球也是一群人亂踢一個球狀物體開始,發展至今有舉世矚目的世界盃,足球員可以賺取13萬鎊的周薪(即200萬港幣,一個星期收你十年所賺),同樣是考頭腦考技術考合作考協調,為什麼打機不可以?

不過這需要時間,現在雖然已經有「世界電子遊戲大賽」,電子競技正積極爭取成為08北京奧運的項目,也開始有靠打機維生的職業選手,但畢竟還是未能在全球普及,就如你家裡的爸媽仍會說「打機冇前途浪費時間」,但卻不會用同樣的態度對待你下棋或踢足球。

要在電子運動界出現碧咸般的人物,世界盃的震撼,最快也要在下的下一代才可以實現。而在香港電子運動的發展,比起日本、美國、南韓,甚至是祖國都要慢很多。如在下生在美國,還能以「職業電子競技比賽搞手」為目標去努力,也看得到這職業可以養得起自己及家人,但在香港,這是不可能發生的事,相信在下也等不到那一天。

回歸現實,如果在下於香港遊戲界的發展已經到了盡頭,再努力下去也打破不了困局的話,選擇只得兩個,一是去海外尋求發展,一是抽身而退,再投資下去也是徒然。

去海外,在下對於這目標的興趣和決心還沒有那麼高,未能超越在下身邊所重視的家人及朋友,加上在下現在有一份好工作,好公司及好上司,故此選擇只剩一個。

人生可以有很多目標,為自己的興趣努力奮鬥只是其中一個,在下還想去擴闊生活圈子,還想找更多知心的朋友,還想發掘自己的其他可能性,更想找一個可廝守終生的人。而在下肯定的是,繼續之前日以繼夜的打機生活,這些目標只會如天上繁星,只能看到而無法觸摸。

打機的人,絕大部分都是以此為主力的生活,他們很難帶來其他的圈子。打機認識的朋友,因為大家之間有的是無窮無盡的遊戲討論,大都是不擅於了解及關心他人,深交的難度很高。而打機很容易沉迷,投入的時間也多,往往就無法發展其他的興趣。而最後,打機的世界,特別是在下擅長的賽車及卡片遊戲,女性是稀有品種,三國志大戰中只有兩個是稱得上是玩家的女性,兩個都是在下的好朋友,當然她們都各自有男朋友。

在下開始視打機為運動,認真投入,是2001年開始的事,到現在已經有六年的光景,除了上面提及的名氣和處事經驗外,贏到賺到的其實還有更多,也不打算一一提及。而萌生退意,還是近期才第一次出現,或許,自己真的出現了遲來的成長吧。

畢竟,打機和其他運動一樣,不可能打到永遠,就算不像足球有體力的限制,腦和手的靈活性也會隨年齡而減退。看見機舖內那些打馬機的阿叔,又或者去到四十歲還和後生仔在遊戲上作無聊口舌之爭之輩,在下一點也不想步他們的後塵。況且,這世上都沒有太多女生會希望男朋友一個星期七天都打機,相約就是在機舖吧!

其實說要退,也一定不是全面退出戒絕打機。大概是把每星期打機的時間減少,把時間留給其他的事,如學日文、寫BLOG、認識其他圈子及朋友等等。遊戲比賽當然會繼續搞,有更大型的比賽也是賺取經驗的好機會。今次去台灣,和打三國的朋友建立起更好的關係,也是重點之一,香港台灣新加坡三地的三國志大戰國際大賽,是在下人生中線目標之一。

在下經常認為,導致在下長大後對打機的投入,是因為小時候媽媽的強烈禁絕,超任時代是在下打機的空白期,同學人人一部的時候,在下卻只能去別人家裡玩。媽媽也長年累月的勸在下不要打那麼多機,要上進云云。現在,在下終於開始這樣做了,雖然原因絕不是因為她的說話,但相信她還是會很高興的。

但無論如何,在下對於這幾年認真打機的人生階段,無怨無悔,將來如果有兒有女,在下還是會很自豪的對他們說,你們的爸爸曾經率領車隊打敗日本全國所有高手,也曾經成功舉辦全香港最大型遊戲比賽,受著台下千對眼睛的注視。

或許,會培育他們成為電子遊戲界的費達拿吧,嘿……



     

發表留言



瀏覽次數:1,013  |   文章分類: 生活點滴  加入書籤: 永久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