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ST MAN—全盲的搜查官—》第9話 (8.5分)


Share


之後案件快速推進,查到當年皆實的父親是強行收購土地的黑心商人,每次都是由他認識的弓塚去擺平涉及違法的事件,只用半集就差不多讓整個黑幕曝光,真是神速。在其他劇如果有這樣的發展,我一定會質疑為什麼主角可以如此容易查出其他警察查不到的東西,但這劇有著「警察高層打壓抹消事件」的設定,也讓這點變得較為合理。

就算知道黑幕也不能夠立即出手,於是他們找上當年作為強行收購土地執行打手的池上隼人(渡邊哲),面對這老江湖,心太朗的不擇手段手法正好派上用場,用恐嚇加上利誘,進一步確定上述黑幕的真確性,而且因為他連鐮田那邊也連上了。半澤直樹式的忠奸角色及黑幕分明手法,看來編劇黑岩勉也很擅長,而且比很多其他編劇都寫得更好。

吾妻有紀(今田美櫻)查出當年鐮田和皆實的母親曾為同事,正式確定山藤的調查記錄有造假成份,而這裡更重要的是讓觀眾感受到另一伏線爆點:因為心太朗一直以來回憶中都沒有母親,有了這一點暗示,加上皆實一直執意和心太朗拍檔,兩位主角是同母異父兄弟的可能性大大提升了。

池上在被皆實他們詢問後很快就死亡,劇中有拍到他是被殺死,但就算是不知情的劇中角色都能感覺到池上是被滅口。故事也不花時間搞謎團,讓護道清二(寺尾聰)指示兒子護道京吾(上川隆也)把池上的案件作為意外處理,更講明是弓塚的指令。清二提到「為了穩住大局有時只能放過小的惡行」「要貫徹自己的正義只能攀上高位」,從他的說話中,我強烈感受到兩點,首先清二當年收養心太朗是為了彌補自己助紂為虐的錯,而京吾的正義感將成為打倒惡勢力的關鍵。

皆實找到池上被殺的證據,搜查一課打算成立專案小組,但高層此時出手壓制。這明顯會讓佐久良班的一眾成員更偏向在未來會協助主角打倒惡勢力,同時也讓此刻兩位主角只能靠自己去挑戰大魔王。這種孤軍作戰感,加上奸人隻手遮天得太厲害,正是半澤式的「讓主角陷入水深火熱,使之後的逆轉更痛快」玩法,舖排上甚至比半澤本尊更流暢呢。

既然來到谷底,就要開始反擊的第一步,皆實和心太朗選擇直接找弓塚宣戰!當中皆實及心太朗以自己的推理去威逼弓塚,聽起來有信服力,而這也同時有「幫觀眾推理」的用途,就是叫大家不用花時間去猜案中動機了,好好享受刺激的正邪對決就行。無可否認以這三位資深演員的演技來擔當的這幕對峙感十足,而且不像半澤直樹那樣咬牙切齒,皆實貫徹他的輕鬆悠然風格,繼續發揮此劇的特色。

也許是因為年輕的關係,泉的正義感比父親更強,於是反抗父親,在此之中得到母親的支持,讓他決定放手一搏,不等支援就打算和跟蹤者單挑。不過這是本集最違和的一幕,之前的劇情有描寫泉的格鬥技頗強,理應可以輕鬆解決跟蹤者而不用齊齊滾下樓梯,另外他被刺中的是腹部左側,看位置最多是傷了腎臟,為何會重傷到很快就沒有心跳?如果中刀的是心臟附近會有說服力得多。

幸而這疑問就被下一幕的震撼感掩蓋,心太朗追捕刺傷泉的犯人,追上後竟然發現對方就是最尊敬的前輩山藤,雖然山藤是黑早就預料得到,但他在心太朗面前說對不起然後跳樓身亡,縱使這角色出場不久,但帶來的震撼度也非常大。一集之內出現兩死一命危,編劇玩得那麼大,教人怎能不期待結局?主角打倒巨惡的過程肯定大快人心,只希望是合理有說服力,如是者將成為一部經典作品。



發表留言

Share


瀏覽次數:12,576  |   文章分類: 每周劇評  標籤: ,  加入書籤: 永久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