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LPIS―希望、或是災難—》第4,5話 (7.0分)


Share


劇情節奏略顯微妙,淺川與岸本分別積極處理案件,不過劇情堆砌上無法讓觀眾共感,難以理解兩人的執著與痛苦,倒是演員的演技精采,撐起了劇本所需的情緒。本劇社會寫實的主題理應吸引一定觀眾、一眾優秀的演員也表現不俗,可惜情緒的轉折總有種東拼西湊的散亂感,難免會覺得味如嚼蠟、在棄與不棄間的尷尬感。

作者:葉奶茶
收視:6.9%,5.8%


劇 名:エルピス-希望、あるいは災い-
電視台:富士電視台 CX
首 播:2022年10月24日
時 間:逢星期一晚10時

編 劇:渡邊綾
導 演:大根仁
製作人:佐野亞裕美

音 樂:大友良英
主題曲:

官 網:連結
維 基:連結

演 員

淺川惠那 — 長澤雅美 主演
岸本拓朗 — 真榮田鄉敦
齋藤正一 — 鈴木亮平
大山櫻 — 三浦透子
村井喬一 — 岡部崇
海老田天丼 — 梶原善
名越公平 — 近藤公園
瀧川雄大 — 三浦貴大
岸本陸子 — 筒井真理子
佐佐岡真由美 — 池津祥子
大門雄二 — 山路和弘
松本良夫 — 片岡正二郎
木村卓 — 六角精兒


上回末淺川(長澤雅美)擅改了「惠那之眼」的內容,將自己與岸本(真榮田鄉敦)的調查播出,因為是直播節目,眾人雖然愕然卻也無可奈何;這個行動淺川只有告知節目主持人海老田(梶原善),可以顯出她放手一搏的決心。確實她馬上就遭受到節目組的痛罵,不過她應當沒有後悔。

倒是岸本對於淺川沒有與自己討論就行動很是在意,兩人溝通間純夏(木龍麻生)來電,提到節目播出後,讓晴美的朋友與自己的父母都改變了想法;淺川因而感受到自己做的是正確且有意義的事情,從而激動痛哭,並讓岸本也接收這份鼓舞。

這段長澤雅美哭得很精采,眼淚是一瞬間衝出;不過筆者身為觀眾總覺得情緒對接不上。其實劇情播到這裡,筆者還是很難共感淺川與岸本對案件如此執著的理由,所以對於他們的努力與激情、那股想化解冤案的媒體人使命感,一直像隔岸觀火。吸引觀眾的毋寧說是好奇案件的真相、深信邪不勝正的善良吧。

節目意外獲得高收視,解救了「星期五砰砰」一直以來的低迷,網路也幾乎一面倒好評.岸本感到欣喜,淺川卻認為自己不顧上層反對而獲得好成績,無疑是讓上層大叔們顏面盡失,「大叔們的面子和自尊就像地雷,我們堅決不能踩雷」。這段台詞是精彩,也有力道,不過還以為後續會遇到什麼反對,結果也沒有,反而有點浪費這台詞,感覺為塞而塞。

沒想到畫面一轉,「惠那之眼」的內容竟然得到局長的肯定,並強烈要求趁話題正熱拍攝下一集,淺川受到鼓舞,在節目製作會議上道歉並講述了局長的支持;同時專題在第二集也獲得了不錯的收視。

這裡值得留意是兩人又與笹岡小姐取得聯繫,這個角色同樣又是說半天才聽得到重點,這次重點是新的案件明顯與當年「八頭尾山殺人事件」類似,但警方縮小偵辦,顯得不太尋常;淺川同時也告知岸本不必太樂觀,因為複審的條件極為艱難,檢察官不會輕易承認自己的錯誤。

不過沒高興太多天,木村律師(六角精兒)帶來令人失望的消息,冤案主角松本的再審申請被駁回;淺川與岸本兩人無法斷定與節目完全無關,尤其是淺川,忽然陷入了某部分強大的無力與失落感。

也許她是認為自己太過渺小,反而間接害到了松本的再審,所以感到很自責吧。總之她同時決定不再追查案件,放棄特別專題。筆者的心情跟岸本一樣充滿問號,就因為再審被駁回就徹底歸零?總覺得淺川的鬥志跟決心好像沒有想像中高,還是她的性格本來就是這樣大起大落、來得快去得快的路線?就算被駁回還是有可能靠著媒體的力量捲起波瀾或者引起討論吧!這段筆者看了還蠻莫名其妙,可能編劇是想表達她們處境的艱難,不過觀眾「感受不到」無法再審是多嚴重的事情,反倒覺得淺川反反覆覆讓人煩躁。

同時淺川想到齋藤(鈴木亮平)曾想阻止自己,於是主動約了對方並直言詢問,卻被齋藤三言兩語給四兩撥千斤回去,甚至兩人又莫名其妙再度上床。這段的對話非常曖昧有趣,齋藤那句:「那妳為何買了床?」劇情很撩人,不過暫時看不懂齋藤究竟是想保護淺川,還是純粹只是想掌握淺川的查案進度。

而且齋藤提到淺川像個小學生一樣,認為世界都繞著她轉。筆者不禁覺得如果真是這樣,就可以理解淺川情緒大起大落的理由,她的心智也許沒有想像中成熟,只是熱血地想做、認為可以做就去調查並做專題,一旦發現事情沒有自己想得那麼容易就馬上選擇放棄。好像蠻合理可以解釋前述的行為。不過她時常又表現得極為成熟,筆者覺得人設部分有點不夠明確。

然後岸本就被電話詐騙了,自稱與當年受害者有關,然後利用假證據進行金錢詐騙。這段來得有點突兀,好像想強調媒體業可能遇到的問題,不過帶過的速度極快,也有點不曉得意義何在。這劇有很多類似的狀況,丟了一個劇情片段,但片段與整體劇本的關聯性不夠明確、著墨也不夠深入,反而讓觀眾覺得劇本很零碎,甚至有點雜亂。

這個詐騙讓岸本與村井製作人(岡部崇)一同吃飯,筆者不禁困惑這兩人竟然是會一起吃飯的關係嗎?但重點是村井的靈魂拷問,帶出岸本對於自身的困惑。原來當年他曾看著朋友被霸凌而自殺,他的阻止方式只有告訴媽媽,但媽媽礙於霸凌者父親的身分而選擇沉默。這一切令他深感後悔。

這整段應該要動人,真榮田鄉敦演技也爆發得精采。不過筆者覺得村井難道曾對岸本作出調查?否則怎麼會在話題中忽然提到了他的中學、還要他不要逃避?這段的說教感同樣突兀,岸本的故事確實應該要被帶出,不過從這個角度切入真的很微妙,觀眾之中至少筆者覺得情緒是對接不上的。

總之岸本因為這件事情而變得不同,比起淺川的頹喪、找到對象撒嬌依靠(齋藤),岸本對案件變得積極,甚至說有點激進吧。



發表留言

Share


瀏覽次數:3,714  |   文章分類: 每周劇評  加入書籤: 永久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