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族募集》第4話 (7.5分)


Share


主要敘述合租屋來了不速之客,造成大家入住後的首次衝突,並且牽引出禮的秘密。點題的社會現象包括讓教育界聞風喪膽的怪獸家長,以及獨自看家的鑰匙兒童,探討的育兒課題則是「家長幫孩子做主是一種任性嗎?」整體而言編劇功力不足是最大問題,角色人設與故事的邏輯性仍有待加強。

作者:呓卓恩
收視:7.0%


劇 名:#家族募集します
電視台:東京放送 TBS
首 播:2021年7月9日
時 間:逢星期五晚10時

編 劇:MAGY
導 演:福田亮介、村尾嘉昭
製作人:佐久間晃嗣、岩崎愛奈、那須田淳

音 樂:河野伸
主題曲:ジャニーズWEST「でっかい愛」

官 網:連結
維 基:連結

演 員

赤城俊平 — 重岡大毅 主演
桃田禮 — 木村文乃
小山内蒼介 — 仲野太賀
橫瀨愛生 — 岸井雪乃
赤城陽 — 佐藤遙燈
桃田雫 — 宮崎莉里沙
橫瀨大地 — 三浦綺羅
中里隆志 — 金子大地
枕崎由多加 — 小松和重
佐山圭太 — 福山翔大
伊野三鈴 — 丸山禮
赤城綠 — 山本美月(特別出演)
野田銀治 — 石橋蓮司


延續上集,赤城俊平(重岡大毅)決定與兒子小陽(佐藤遙燈)入住「大家的家」,因此他們正忙著搬家。俊平還是無法整理亡妻綠(山本美月)的遺物,她的書桌至今仍維持原貌。俊平回想起與妻子的對話,原來當初是他鼓勵她出國實地勘查,只是沒想到從此天人永隔。

上集處理完向小陽報告綠的死訊後,這回輪到俊平慢慢接受妻子的離去。接受親人的永遠別離是一段很漫長的過程,絕非一朝一夕就能康復的傷口。在至親死亡後不敢整理他們的遺物,就是因為潛意識不想與對方告別。

小孩子可能還懵懵懂懂,所以比較能接受大人說親人去了天堂,以後還能在天上團聚的善意謊言。但是大人就不同了,我們都清楚明白死別就是結束。尤其是沒能好好說再見的死別,更是難以釋懷。俊平鼓勵妻子出國,間接造成了她的死亡。筆者覺得俊平的內疚是很好發揮的劇情點,希望編劇能好好擴充來寫,不要每次都點到即止而浪費好題材。

這一天,大家都各自忙碌。橫瀨愛生(岸井雪乃)開始當外賣派送員,小山内蒼介(仲野太賀)則忙著策劃復興「虹屋」的事情。俊平帶著小陽去見外公外婆,並向兩老報告了合租屋的事,結果他們竟然誤會他要找再婚對象。

桃田禮(木村文乃)則帶著女兒小雫(宮崎莉里沙)久違地去見了前夫。對方無法理解「#家族募集」一事,還向禮提出了復合,因為他的工作現已上軌道,將有更多時間陪伴她們。無論如何,他才是她們法定上的家人,所謂「大家的家」只不過是一群單親家庭在辦家家酒。禮不願在女兒面前繼續談。

之前筆者猜測禮可能陷入不倫戀,女兒則是私生女之類的,結果全部都猜錯了。原來禮的秘密是另一種老掉牙的故事,那就是不顧父母反對,與追求夢想的男人結婚生子。前夫的反應合情合理,畢竟任何人聽到這麼新穎的家族形式也會感到好奇。筆者說過,「大家的家」是一種烏托邦的表現。這集就有很多來自外在的聲音在質疑他們。到底這個烏托邦能否經得起考驗呢?

大家開始共同生活,首先要決定的事就包括誰先用浴室,還有輪流做便當和家務的順序等。眾人開開心心地度過,殊不知有個小女孩正在外頭望着二樓的動靜。

一開始的相處總是美好,因為大家還沒有開始磨合。相見易而相處難,更何況他們還是性格截然不同的陌生人。例如,禮與愛生的性格就完全相反,前者謹慎而後者隨性,可想而知矛盾衝突指日可待。但這集不是以內部衝突來考驗他們,而是以外力的介入影響他們的團結。只是在原先人設還不夠豐富的情況下,又加入新人物會否是編劇的失策呢?畢竟比起新人物,筆者更想要看四位主要角色的故事啊。

在學校,禮的後輩中里隆志(金子大地)正在煩惱怪獸家長的事。對方投訴老師佈置太多功課,導致身為雙薪家庭的母親難以監督孩子的學習進度。禮示範如何應對,表示家長會為了孩子而認為自己的主張都是對的,所以這時就要拿規矩來與之抗衡。

怪獸家長是日劇中常見的詞彙,想必從事教育的老師們會很有感觸。以前的家長會尊重老師的決定,不會過度干涉孩子如何受到教育。如今的家長普遍教育程度高而有許多主見,對學校的教育方針指指點點,為人師表顯然成了苦差事。例如,禮的同事遇到的家長本身有工作,所以本來就沒時間陪孩子複習功課,她卻把問題怪罪在老師佈置太多功課,足以體現她在為自己的問題遷怒無辜的人。只能說,現在當老師與當客服人員的處境相似,一字概論就是「慘」。

之前偷看「虹屋」的女孩伊月(板垣樹)與其父黑崎徹(橋本じゅん)到訪,並提出要馬上入住。俊平問了蒼介才得知他為了收取更多的房租,所以並未截止招募家人的活動。

黑崎是大企業的專案經理,平日工作忙碌時常加班,8歲的伊月每次都獨自在家,連三餐都是自己處理。伊月偶然看到「#家族募集」的帖子很感興趣,很想要加入成為他們的一分子。由於沒有多餘的房間,俊平讓黑崎父女先行回去。伊月突然提出只讓她住下,其父也認為這是多贏局面。蒼介可以收到房租,伊月能如願以償,他也能安心工作。禮出面反對,表示不想含糊其辭對待兩父女,現階段他們不會再接納新家人。黑崎發怒指責他們空談理想,根本就是沒有顧慮他人心情的偽善者。伊月離開前送禮物給其他孩子們。

本集出現的黑崎父女是「大家的家」的不速之客,這條故事線還會延續到下集。不過筆者感覺他們應該只是過客,最後並不會住進來當家人。這對父女體現的社會問題包括「鑰匙兒童」現象,持著鑰匙的孩子獨自在家已成常態。以及單親爸爸照顧女兒的不適合。就如同俊平說的,單親爸爸照顧兒子與對待女兒是不一樣的體驗。小女孩心思細膩,如果父親又是大咧咧不懂她的心,兩父女自然無話可說。

至於禮拒絕讓兩父女入住,筆者覺得她的做法並沒有錯。既然已經沒有房間讓他人加入,又何須給出虛假的希望。雖然可以讓伊月體驗入住,但如果最後還是要她離開不是太殘忍了嗎?俊平模寧兩可的態度才是一種傷害。黑崎批評他們的話也值得反思,因為就目前來看這個烏托邦只是理想,是否可行還需要時間證明。



發表留言

Share


瀏覽次數:2,468  |   文章分類: 每周劇評  加入書籤: 永久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