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劇開始了》第8話 (8.5分)


Share


主要圍繞「家人與救贖」的主題,將敘事重心放在一眾角色的親情故事,順勢帶出雙向溝通之必要。中濱姐妹貢獻主要淚點,里穗子邊吃邊哭很牽動人心。通過楠木的第一視角,帶出經紀人與藝人的矛盾衝突,使之後與「馬克白」的和解變得動容。其他思考點還包括:選擇工作到底該以「適合」或「將就」為考量、「努力與回報說」再度重現等。另外還可留意正劇中呼應短劇的驚喜彩蛋。儘管整集劇情未有大進展,卻是筆者初次看到流淚,至今最喜歡的一集!

作者:呓卓恩
收視:8.4%


劇 名:コントが始まる
電視台:日本電視台 NTV
首 播:2021年4月17日
時 間:逢星期六晚10時

編 劇:金子茂樹
導 演:豬股隆一、金井紘
製作人:池田健司、福井雄太、松山雅則

音 樂:松本晃彥
主題曲:あいみょん「愛を知るまでは」

官 網:連結
維 基:連結

演 員

高岩春斗 — 菅田將暉 主演
中濱里穗子 — 有村架純
美濃輪潤平 — 仲野太賀
中濱紬 — 古川琴音
朝吹瞬太 — 神木隆之介
真壁權助 — 鈴木浩介
下條良枝 — 松田由姫
恩田光代 — 明日海里奧
村主麗 — 小野莉奈
坂齊凛奈 — 米倉嶺亞
安藤友郎 — 伊武雅刀


短劇《家庭餐廳》:一位正在煩惱的男顧客,質問女僕服務生為何甜品與圖片不符,女僕說甜品是根據顧客喜好所特製,他卻說沒那麼拜託他們。另一位長得像科學怪人的店員出現,並與女僕一起大喊口號「Family Rescue」(家庭救援),原來這裡是超能力者經營的家庭餐廳?!

本期的短劇看似無厘頭,但其實並不難解讀。解讀的關鍵就在於角色的「臺詞」。貫徹本集的主題則是女僕和科學怪人吶喊的口號「家庭救援」。換言之,第8集的故事將圍繞「家人與救贖」,當然「家人」的定義也不局限於血親。店家的「貼心服務」(去掉顧客不喜歡的食材、因為顧客發福而減少麵量)對顧客而言全是多管閒事。這樣的安排又是想要傳達什麼訊息呢?另外,必須讚揚的還有演員的舞台造型,神木隆之介的女裝扮相依然驚豔,仲野太賀仍是搞笑擔當,菅田將暉則是繼續保守。

高岩春斗(菅田將暉)準備為最終演出創作新劇本。美濃輪潤平(仲野太賀)告知將回老家一週,但是會在下個對稿日前趕回來。朝吹瞬太(神木隆之介)突然重提可否與粉絲的妹妹戀愛,連遲鈍的潤平都馬上猜到瞬太與中濱紬(古川琴音)交往了。中濱里穗子(有村架純)送來餐點並愕然得知妹妹竟然和自己的偶像談戀愛!

因為潤平回老家,本集的大部分時間「馬克白」都是「三缺一」的情況。一眾親情線(潤平父子、中濱姐妹)則成為主軸。這一段劇情還包括恩田店長想要繼續說異國豔遇的故事。其實,筆者之前常省略介紹恩田店長的劇情,主要是因為和主線沒什麼關係。這個角色除了喜歡打麻將,要不然就是和里穗子吃飯喝酒說故事。不過,飾演恩田店長的明日海里奧,卻氣場強大至難以忽視。筆者查了資料才得知她是前寶塚歌劇團的演員,甚至因相似經歷而被日媒稱為「天海祐希第二」。但是,感覺這個角色好像浪費了她的才華,也沒有飾演酒吧老闆娘的松田由姫(松田龍平與松田翔太的親妹妹)能推動劇情。

里穗子一下班回家就心急地叫醒紬。紬因瞬太公開戀情而沾沾自喜,里穗子卻大發雷霆地與妹妹吵架。里穗子以粉絲的立場,不滿妹妹打擾偶像解散前的重要時刻,還說如果瞬太因為沉迷愛情而導致「馬克白」的失誤,勢必將成為中濱家一生的恥辱。紬覺得姐姐不講理,里穗子卻認為是妹妹不明白,中濱姐妹鬧得不歡而散。

很多觀眾可能會與筆者一樣,感覺里穗子反應過大,甚至到無理取鬧的地步。明明妹妹得到幸福,卻不准她與男朋友見面,這位姐姐未免太霸道了吧?其實那是因為里穗子真的太愛「馬克白」了,才無法容忍任何的意料之外。筆者沒如此入迷地追星過,所以無法揣摩她們的心情,但是問過朋友後才知道有些粉絲追星真的很瘋狂,出錢出力出感情,偶像戀愛結婚甚至會感覺被背叛而脫粉呢。

「馬克白」的經紀人楠木(中村倫也)終於在瞬太上班的時間去了烤肉店。通過楠木的視角倒敘回五年前,當時的他就是在這裡遇見「馬克白」,甚至後來當了他們的經紀人。一開始,楠木和「馬克白」的關係很好,春斗會詢問他的意見,大家也會一起討論短劇的事情。如果「馬克白」請他看彩排,他也會風雨不改地陪他們,彷彿自己是第四位成員一樣。所以當「馬克白」得到專場演出的機會,他像個為孩子鋪路的父親,替他們安排了演出順序與一切瑣事。雖然他陪「馬克白」度過了熱血的時光,但不知何時他們之間的感情變調了。

先前第6集加入奈津美的視角已很驚喜,沒想到這次輪到楠木的視角看「馬克白」。楠木是培養「馬克白」的經紀人,而他也自我比喻為「馬克白」的父親。這就是筆者在先前所說的「非血親的家人」。楠木為「馬克白」提供了演出機會和專業意見,他的伸出援手是對三位迷惘的年輕人的救贖。但是,楠木也並非沒有收穫,「馬克白」的出現讓他乏味的工作有了色彩,幫助他人實現夢想成了他努力的意義。可是,為什麼這一切又會變調呢?

正當楠木沉浸在回憶中,隔壁桌的里穗子正與岸倉奈津美(芳根京子)聊起求職的後續事宜。瞬太將奈津美與里穗子介紹給楠木,里穗子也首次知道為「馬克白」命名的人是奈津美。里穗子對楠木很不友善,還怪他沒有更新「馬克白」的官網。里穗子與奈津美一起離開,並對她首次見到楠木感到奇怪。奈津美表示她是顧慮粉絲的心情,所以十年來都未到現場看演出。里穗子又發揮鐵粉精神,提出和她合照的請求。

「中濱里穗子」絕對能成為有村架純的代表角色之一。這個角色不像她在《姐姐的戀人》般樂觀,卻也不似她在《中學聖日記》的悲情。里穗子就是一位普通的女生,性格陰暗還有點奇怪,甚至為了追星而有些瘋癲。一下子對經紀人發飆,一下又對為偶像取團名的女孩無限崇拜,里穗子真的很討喜。奈津美為了顧及粉絲心情,十年都從未現身演出現場,這未免也太善解人意了吧。奈津美真的是零缺點的完美女神。

潤平回老家酒鋪幫忙,卻遭到父親處處挑刺,連姐姐美濃輪弓子(木村文乃)都看不下去。父親當面質疑潤平是否有能力繼承酒鋪,弓子表示弟弟當搞笑藝人的日子也非父親所想的好過。儘管遭到父親的惡言對待,潤平仍沉住氣地表示會以行動證明決心,他會努力向父親學習。

木村文乃二度客串,不像上次登場時毫無作用,這次終於在父親面前捍衛弟弟了。在面對潤平想繼承酒鋪之事,父親不信任兒子的能力,姐姐則是選擇相信弟弟的決心。雖然筆者能明白父親是怕兒子搞垮家族傳下來的生意。但是為何必須以傷害對方的方式來溝通呢?父親連潤平移動酒瓶也不允許,堅持大家必須照著他的經營模式來做,真的太老古板了。父親給潤平的是枷鎖,姐姐則是用一些話肯定他當搞笑藝人的辛苦而救贖了他。有這樣為自己發聲的家人真的太好了。題外話,木村文乃和仲野太賀將在下季再合作《#家庭募集》,喜歡兩位演員的讀者可以期待一下。

楠木來酒吧續談,並因為一張被顧客撕破的宣傳單而想起了與「馬克白」鬧彆扭的開端。楠木在「馬克白」不知道的情況下,總是四處拜託業內人士給他們演出機會,奈何就是得不到他人的青睞,連觀眾都覺得太無趣。楠木每次都為他們安排演出順序,直到某次春斗說出真心話,希望可以由他們自行安排。自此,楠木與「馬克白」的關係就越來越疏遠。

楠木鞠躬盡瘁地為「馬克白」爭取演出機會,為何最後卻會落得這種下場?難道是「馬克白」忘恩負義?當然不是。經紀人與藝人的關係,常常因為立場不同而產生矛盾。楠木因為他們不紅而心急,甚至從一同坐下來商量劇目的對等關係,變成由他單方面來決定演出順序。這也難怪春斗會反抗,因為他們不希望成為事務所的傀儡。楠木的過度關心成為了強加在「馬克白」身上的壓力。就像短劇中,女僕為顧客的貼心服務,最後無一被對方給唾棄。

春斗正在編寫新劇本《搬家》,母親卻打電話來關心他。春斗從母親那邊得知,之前當尼特族的哥哥不僅找到工作,還搬去公司宿舍住。春斗擔心哥哥太心急回歸社會或有反效果,母親卻催他解散後趕快搬回家住。

春斗的親情線復活,第三集出現的哥哥也會在第九集出現。正當春斗不斷煩惱解散後該怎麼辦,其父母早就為他想好退路了,那就是回家住。可是依他父母的個性,回家後無所事事似乎也是被嘮叨的命。春斗家裡只有哥哥支持他的夢想,他們兩兄弟能救贖彼此嗎?



發表留言

Share


瀏覽次數:4,913  |   文章分類: 每周劇評  加入書籤: 永久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