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劇開始了》第4話 (8.5分)


Share


主要敘述神木隆之介的親情故事,古川琴音的過去,及揭曉「馬克白」團名的由來。神木隆之介演技精湛,以微表情轉換與眼神飆戲令人佩服,尤其與母親死別前真誠告白非常感動,他的感情線也因劇情補充說明而變得合理。以「肉醬義大利麵與起司粉」帶出母子關係的觀念差異,加上流浪貓的故事帶出角色渴望家庭溫暖,正劇與短劇同樣精彩!中村倫也再次友情客串亦值得留意。

作者:呓卓恩
收視:7.1%


劇 名:コントが始まる
電視台:日本電視台 NTV
首 播:2021年4月17日
時 間:逢星期六晚10時

編 劇:金子茂樹
導 演:豬股隆一、金井紘
製作人:池田健司、福井雄太、松山雅則

音 樂:松本晃彥
主題曲:あいみょん「愛を知るまでは」

官 網:連結
維 基:連結

演 員

高岩春斗 — 菅田將暉 主演
中濱里穗子 — 有村架純
美濃輪潤平 — 仲野太賀
中濱紬 — 古川琴音
朝吹瞬太 — 神木隆之介
真壁權助 — 鈴木浩介
下條良枝 — 松田由姫
恩田光代 — 明日海里奧
村主麗 — 小野莉奈
坂齊凛奈 — 米倉嶺亞
安藤友郎 — 伊武雅刀


開場短劇《流浪貓》:一隻脖子挂著鈴鐺的白貓被主人拋棄了,自小就在野外求生的棕貓來找白貓搭話。

短劇讓劇中角色擬人化成為貓咪,述說了一段「回家/找家」的故事。白貓春斗因為打破主人的花瓶而遭遺棄,棕貓瞬太則是從出生起就是流浪貓。無論家貓或野貓,兩隻貓都渴望有家可歸,此時卻同病相憐。《流浪貓》的劇目對應的是瞬太的故事,白貓的傲嬌與棕貓的能屈能伸,都是瞬太的不同面貌。

值得一提的是,神木隆之介演繹的棕貓也太傳神了!尤其是結尾一幕向仲野太賀扮演的老頭撒嬌也太撫媚了吧。短劇的服裝設計也更上一層樓,瞬太與潤平的扮相絕對讓人捧腹大笑!

中濱姐妹聊起「馬克白」的短劇《流浪貓》。紬(古川琴音)感覺該作品的風格與以往不同,里穗子(有村架純)指那是朝吹瞬太(神木隆之介)所編寫。紬說她知道連里穗子這個鐵粉都不知道的事,那就是瞬太喝醉後想吃的某樣食物,這令里穗子有些在意。

高岩春斗(菅田將暉)在家庭餐廳想段子,與里穗子說了幾句。春斗透露長兄和經紀人都支持「馬克白」繼續活動,里穗子得悉偶像可能不會解散,頓時眉開眼笑。

本集的重點是神木隆之介的親情線,及稍微揭曉古川琴音的過去。瞬太與紬的曖昧感情線在上集已確定,所以本集添加更多筆墨讓觀眾明白瞬太對紬的依賴,像是遇到事情會找對方求救,告訴對方自己的真正喜好等。只是,編劇對瞬太與紬的情感變化以留白處理,讓人不解瞬太對紬動心的契機,希望後面集數會用一貫的倒敘手法彌補細節內容上的空白。另外,有村架純演繹鐵粉很到位,得悉偶像可能不解散所流露出的欣喜若狂,應該能讓許多追星族產生共鳴。就像筆者如果聽到嵐合體回歸,應該也會像里穗子一樣開心到無法形容(笑)。

另一邊的烤肉店,美濃輪潤平(仲野太賀)和女友岸倉奈津美(芳根京子)與高中老師真壁權助(鈴木浩介)久違地見面。大家聊起了「馬克白」團名的由來。原來團名是奈津美所取,並且與真壁老師有淵源。

通過潤平的視角倒敘回十年前,那天是「馬克白」的定名日,也是真壁老師孩子出生的日子。放學後,三人在街邊吃冰,潤平趁機提議將團名定為「馬克白」,名字由來是「真壁門生」(makabe’s students = makubes)。春斗本來不滿意,後來得知是奈津美幫潤平所取而同意。

敘事視角從客觀的第三人稱,轉到潤平的第一人稱說故事。第一人稱視角的優勢是有溫度,讓觀眾可以較容易代入角色之中。但這視角也有侷限,就是主觀且無法真實反映角色內心,尤其是當角色是在敘述別人的事情。例如本集的潤平說瞬太、里穗子說紬的故事。這些敘述都是角色對角色的認知,缺乏角色自白所帶來的完整性。

「馬克白」團名之謎也在本集揭曉,雖然第一集已說團名與莎士比亞無關,但筆者還真沒想到團名是「真壁門生」的意思。「馬克白」是莎士比亞筆下著名的悲劇角色,筆者還以為編劇定名為「馬克白」有反諷的意味,但看來是筆者過度分析了。


三人巧遇要趕往醫院卻叫不到車的真壁老師,瞬太於是開車載他去醫院。真壁老師的孩子出生了,瞬太看著老師一家三口的溫馨畫面,不自覺地流下了眼淚。回程上,春斗問瞬太為何而哭。瞬太解釋看到新生命誕生很感動,也很嫉妒從出生就備受寵愛的嬰兒。

瞬太是單親家庭長大的孩子,生父27歲英年早逝,母親改嫁年輕小子卻又離婚收場,絲毫不顧慮兒子的心情。瞬太與母親關係不好,最大的理由還是母親對瞬太的過度控制與極力否定。高中畢業後,瞬太以搬出去獨立為契機,與母親斷絕來往。

筆者本來還好奇高中生可以開車麽,後來查了資料才得知日本考駕照的法定年齡是16歲,所以高三18歲的瞬太符合年齡條件。之前在第二集,編劇已簡略地敘述了瞬太的家庭背景對他的影響,本集繼續擴充交代瞬太與母親的關係。瞬太的母親對兒子管教嚴厲,對他的興趣喜好全盤否定,也不肯聽聽兒子對前程的想法,是標準的控制狂媽媽。

這樣的母親令孩子失去自由且讓人感到窒息,但是瞬太的媽媽真的是壞媽媽嗎?從之後的劇情來看,瞬太的媽媽其實很愛兒子,她的反對有她的理由,儘管當時的瞬太未必能明白。筆者覺得這對母子的問題是缺乏雙向溝通,及母親對孩子的不信任。保護孩子是家長的責任,但適時放手才能讓孩子成長,畢竟希望孩子活成自己希望的樣子是枷鎖。

時序回到現在,大家聊起真壁老師的口頭禪「埋頭盲目向前衝」。真壁老師得知瞬太8年未見母親,勸解他與母親見面解開心結,畢竟她是瞬太唯一的親人。

再度以潤平的視角倒敘回兩年前。那天瞬太的母親突然登門造訪,瞬太裝作不在家,讓春斗與潤平應付她。春斗與潤平尷尬地陪瞬太母親吃飯,瞬太母親說曾經為了肉醬義大利麵該不該加起司粉而與瞬太大吵一架。瞬太母親想見兒子,春斗提議她來表演現場攔瞬太,但瞬太母親最終未出現。

母子失和的關鍵竟然是肉醬義大利麵該不該加起司粉?當然不是,這只是壓垮他們母子關係的最後一根稻草。肉醬義大利麵要原味食用是母親的堅持,瞬太想加起司粉是味覺上的偏好,母親連這點都反對才是真正讓瞬太發火的地方。肉醬義大利麵是瞬太曾經稱讚媽媽的料理,是代表瞬太母子關係的符號。這和上集春斗父子都愛吃涼拌包菜異曲同工,都是以食物象徵親情關係。

在中濱家,里穗子開始敘說起妹妹紬的往事。紬從小就很會照顧人,天生無法對受傷和脆弱的人棄之不顧,所以她常撿流浪貓回家,就學期間連續六年擔任棒球社經理,陪陷入低潮的球員練球為他們打氣。從棒球社引退後,紬失去了人生目標,自此開始打工生活都做不長久。紬想要找像棒球社經理的工作,結果她開始在酒吧調酒。

紬是五人組中編劇較少著墨的角色,卻是救贖了里穗子與瞬太的關鍵人物,所以筆者之前就寫過對紬的好奇。紬在第二集說過之前的人生都過得很黑暗,但是里穗子視角所描繪的紬到底哪裡黑暗了?紬簡直就是天使般的存在,而且筆者很想對紬說,其實很多工作都符合她的要求,例如護士、復健師、心理醫生、輔導員等。紬小時候常撿流浪貓,瞬太在短劇演繹流浪貓,這也難怪紬與瞬太會成官方CP,原來是流浪貓與飼主的關係啊。

潤平在幫瞬太染髮,瞬太的母親一直打電話來,瞬太卻不願接聽。春斗指瞬太不是說過來電紀錄有擔心對方的意義嗎?瞬太說家家有本難唸的經,他和斷絕來往的母親已無話可說。瞬太說他會執行母親討厭的所有事情,例如把頭髮染成她最討厭的金色。另一邊,紬先斬後奏地將無家可歸的同事村主麗(小野莉奈)帶回家,里穗子無奈收留她。

原來瞬太染金髮是對母親的抗議,對方越是討厭就越是去做,瞬太的叛逆其實隱藏著對母愛的渴望,或許瞬太只是希望得到母親更多的關注吧。另外,紬又發揮愛心把同事小麗帶回家了。有趣的是,飾演小麗的小野莉奈與有村架純在《中學聖日記》曾共演師生兼情敵,看到兩人同框不禁出戲,深怕有村又要被陷害了呢(笑)。



發表留言

Share


瀏覽次數:4,342  |   文章分類: 每周劇評  加入書籤: 永久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