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那時吻了她》第2話 (8.5分)


Share


桃地面對「眼前大叔=巴」的狀況搖擺不定,無法接受但被命令使喚又很聽話;松坂桃李作為弱氣性格專業戶可說是本色演出,但更有趣是井浦新,完全複製首集麻生久美子的神態!兩人一個急於證明一個強烈懷疑,整集爆笑連連!巴透過漫畫證明自己,桃地也終於看見她靈魂深處的真實,本集歡笑淚水兼具,從不可置信到接受,劇情層次營造精彩,讓觀眾陪兩人一同經歷這份荒唐與感動,過程甚至更勝《天國與地獄》。

作者:葉奶茶


劇 名:あのときキスしておけば
電視台:朝日電視台 EX
首 播:2021年4月30日
時 間:逢星期五晚11時15分

編 劇:大石靜
導 演:本橋圭太、日暮謙、Yuki Saito
製作人:三輪祐見子、貴島彩理、本鄉達也

音 樂:村松崇繼
主題曲:宮本浩次「sha・la・la・la」

官 網:連結
維 基:連結

演 員

桃地望 — 松坂桃李 主演
唯月巴 — 麻生久美子
田中正男 — 井浦新
高見澤春斗 — 三浦翔平
郷田ひと子 — 貓背椿
反町真二 — 六角慎司
水出清美 — 阿南敦子
李善善 — うらじぬの
生馬忠士 — 角田貴志
木之崎眞 — 藤枝喜輝
栗山まりえ — 川瀬莉子
田村恭平 — 板倉武志
田中帆奈美 — MEGUMI
田中優太郎 — 窪塚愛流
唯月妙 — 岸本加世子


桃地(松坂桃李)劫後餘生後,在醫院遇見大叔巴(井浦新),想當然爾,不可能因為他兩三句話就相信靈魂轉移的論點;雖然對方哭得像少女,但桃地直接落荒而逃。

但桃地遍尋不著唯月巴(麻生久美子),只在外頭從被披上白布即將運走的屍體上看見巴的手。那是先前桃地陪著巴去購買的名貴手錶。明明故事到此刻就快進入桃地醞釀的悲傷情境裡,但大叔巴突然現身,還像背後靈一樣緩緩失焦到聚焦,筆者直接瘋狂爆笑。

大叔巴持續跳針說自己正是唯月巴,還說出了《SEIKA之空》未刊登章節,一切聽起來好像很有說服力。但要接受漂亮姐姐變成奇怪大叔,過程果然沒這麼輕易!

筆者很喜歡這集的安排。靈魂轉移是太過超現實的事件,上季看《天國與地獄》總覺得身旁的人也太容易接受這個可能了吧?甚至有些人是主動猜到,仿佛靈魂交換是社會的常態,覺得不太合理。也難以投入。

桃地這樣半信半疑才是正常表現,一面懷疑大叔巴為什麼知道只有唯月巴知道的事情,一面卻又覺得靈魂轉移太過荒唐,於是就一下抗拒大叔巴,但一面又覺得萬一真的是怎麼辦而放不下心。

結果大叔巴果然還是那個隨心所欲的靈魂,再看到桃地這樣懦弱又不果決的態度,本來從難過想依賴瞬間轉成暴怒,把桃地痛罵了一頓。這裡井浦新的神情轉換真的太神!筆者直接哈哈大笑,完全理解巴的氣急敗壞忍不住又任性掛帥的心情!而且井浦新真是太強,完全把上一回麻生久美子的神韻再現!

結果大叔巴不管三七二十一硬是跟著桃地回家,畢竟他自家的手機鑰匙都掉進海裡了,進門前還一副初次要進男友家的表情,真的太好笑!連手指動作的細節都有,實在演繹得很細膩!桃地雖然無奈但性格使然,還是讓他進來了,結果談話間讓大叔巴想起作為家政夫的桃地有自己家的鑰匙。

看到桃地一直不相信自己,大叔巴很無奈。於是就直言沖繩旅行只訂了一間房,兩人說不定早就接吻了。說道這段想到片名,實在不曉得該哭還是該笑。而且他說這句話的時候神態很「唯月巴」,自己可能無法想像一個男人的身體講這些在旁觀者看來有多微妙。

桃地持續在接受與不可置信之間掙扎,最後大叔巴悲從中來,說自己才是最難受的人!是啊!明明是個美女漫畫家、準備要擁有美好的新戀情,結果一夕之間變成遇難,人是活下來了,但再也不是真正的自己。這一路為了證明自己的身分,觀眾看來爆笑的事情其實是巴人生的悲劇,也難怪他會難受得原地大哭。

但哭著哭著又拿桃地撒氣,蠻能夠理解她。畢竟她本來就是有點任性又自我的女生,人生一帆風順可能也沒遇過太多挫折,正好桃地性格又軟弱,而人脆弱時最需要一個撒氣的地方。這裡可以注意到桃地屋內海報正是《SEIKA之空》,證明桃地是這部作品的真愛粉,這個細節筆者很喜歡。

於是桃地只好帶著大叔巴回到唯月巴的住處,回到自家他果然很自在,各種在家中打滾。但桃地顯然還是不相信眼前大叔是唯月巴,正準備逃跑時,卻被大叔巴訓斥了一頓,說遇到事情就想逃跑正是他的一大缺點!還被強迫住下來,其實大叔巴只是想讓桃地為他做晚餐吧?

另一廂前夫高見澤(三浦翔平)從新聞中得知唯月巴遇難的消息,感覺得出來他很難過。故事切換到回憶,兩人曾經相當甜蜜,分別時顯然高見澤仍有不捨。他可能還愛著對方,只是對方早已將一切當成過去。畢竟後續巴不斷向桃地還有媽媽證明自己,但卻從未想起過前夫。

想著想著高見澤就來到巴的住處,巴當然不能讓他見到大叔的樣子,只好強迫桃地去應門。桃地忍不住向對方確認巴的生死,對方則邀請他去參加守夜。這裡也可以發現高見澤與巴的母親算很熟識,也深受信任,以前關係應該真的很好。

一聽到有自己的守夜跟葬禮的大叔巴,要桃地帶他過去。但大叔巴換了身體沒換性格,完全沒考量靈魂轉移這種事情多麼超現實,進門對著母親大喊!自然是嚇得在場的人都花容失色,將他當作瘋子,直接架了出去!這段又是一陣爆笑!參加自己的葬禮已經夠荒唐、還在葬禮上出現這場解釋不清的鬧劇,真是哭笑不得!可惜的是前段沒有描述巴與母親的關係有多好,所以比較難以帶入巴難過的情緒中。

桃地真正見到了唯月巴的遺體,才接受了蟹釜老師已經逝世的事實,但也讓他更疑惑這個大叔。結果對方卻說自己要繼續畫漫畫,做只有自己能做的事情,證明自己的存在!

巴真不愧是專業漫畫家,說要繼續畫就真的完全投入在《SEIKA之空》的連載世界中。可能因為他暫時沒有奇行異狀,桃地也就在一旁默默觀察著眼前的大叔。但越看他就越覺得以前的大叔跟記憶中美麗的唯月巴天差地別,而他也終於覺得要開始調查眼前大叔的真實身分。不管靈魂是不是唯月巴,這大叔總有家人朋友吧?真實身分又是誰?但桃地尋找的方式有點奇怪,他感覺是隨處問人,日本有這麼小嗎?這種土法煉鋼的地毯式問法,是要問到什麼時候?超沒效率!



發表留言

Share


瀏覽次數:304  |   文章分類: 每周劇評  加入書籤: 永久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