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虹色病歷簿》第4話 (8.0分)


Share


下一個鏡頭導演為大家釋疑,只是化膿性的出癬(但明明他制服私服都是白色褲子,照穿不誤)。他發作時眼饞看著藥櫃的軟膏,左手卻抓著右手叫自己不要竊取。那藥膏款式參考現實設計,應該同樣是日本第2類醫藥品,並不需要每次都醫生處方,按道理自己直接在診療所(有醫生常駐的機構)付錢配藥就可以啊。不過可能這樣……各位便看不到他躲避著真空追問、扭扭捏捏的一面吧。

 

相對於太陽對治療止癢藥膏的珍視,虹之村村民倒是不心痛,開朗過日子。原來他們一眾都因參加村內活動遭蚊蟲咬到,但收到藥後……霧谷村公所一家把藥瓶打翻在地;綠川家小女孩幫媽媽綠川嵐(水野美紀)東塗西塗就浪費掉;橙田商店家更是錯重點、塗著塗著夫妻圓滿……這裏太陽氣急敗壞指責著大咧咧的眾人,頗有喜感。

在嘻笑怒罵之中,可以明顯感受到真空醫生已獲得村民的接納及相信,讓她啟開心胸。這裡亦輕輕帶出主要角色在「虹之村」的成長,多了幾分歷練。

忽然惡耗傳來,附近度假村發生山泥傾瀉意外,因為外來交通受阻,所以請求鄰近「虹之村」醫護人員先趕過去拯救。在出發前,霧谷桂(光石研)曾憂心忡忡問朔是否能應付……顯然對醫生的過往知情。有默契地互相尊重,知道秘密也不故意追問,「假如願意說的話、便樂意陪您聆聽分擔」──這個村裏的人情世故,不是讓人感覺很舒服嗎?!

朔醫生過往的不幸不難猜測,當年他完成手上的急救回到場上時,駭然崩潰地看見妻子已遇難,冷冰冰在地上等待移走。這裏劇情有點突兀……因為之前和朔說話時,沙織的維生條件本來還很好,需要消化一下,才能跟隨朔悲痛的情緒、和劇中的佐佐木希道別(淚)。

每次直視生死的經驗,都有助醫生能更好地處理下一次的傷患。在這場坍塌意外中,朔醫生提醒真空和太陽別輕信傷者説的「沒大礙」,認真及專業判斷狀況,大大減少再發生憾事的機會。內心傷痛可能一輩子也好不了,但只要努力將悲憤化為以後的養份……或者仍能漸漸恢復力量,去迎接每一天的人生。

村内速遞員雨尾結城(池田良)好像佔戲份愈來愈重了,很搶戲啊怎麼辦?宅配便的他使命必達,出現在主角人們前,把一大箱藥品交予護士太陽,還甚為爽朗日常問候他敏感部分的癬症如何?一下子真空和朔兩名醫生瞭然於心,交換眼神,而太陽尷尬呆立……戲劇效果十分惹笑。

知情真相後,真空和朔立即狂奔上前拍打太陽患處、作弄剛才拚命隱瞞秘密的小子──這裏筆者才覺得他們終於有醫生的模樣了!真正的醫生才會這樣捉弄您、又能確保不至把您直接弄死(誤)。朔醫生常戴著的 Ray-Ban太陽眼鏡,正是妻子的遺物,他就這著保持著自個兒秘密,承繼著亡妻務農嗜好過日子。這集關於朔的故事暫告一段落。下一位自然輪到是……診療所要員太陽吧?



    


發表留言

Share


瀏覽次數:3,479  |   文章分類: 每周劇評  加入書籤: 永久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