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默奉獻的灰姑娘》第6話 (7.0分), 第7話 (7.0分)


Share


第6話終於較為聚焦,透過獨居老人引領觀者思考探討醫病關係,但第7話則又陷入通病,對藥劑師不友善的角色被主角的細心所感動,進而肯定這職業,套路沒問題但無新意且過於美好,都讓故事距離感拉得過遠,難以引起共鳴。劇集進入尾聲,但仍難看見藥劑師的獨特性,只看到一個不斷加班說教逼人歸順越見討厭的聖母主角,沒有更深層次的探討,實在令人失望。

作者:葉奶茶
收視:9.7%, 9.3%


劇 名:アンサング・シンデレラ~病院薬剤師の処方箋~
電視台:富士電視台 CX
首 播:2020年7月16日
時 間:逢星期四晚10時

原 作:荒井ママレ
編 劇:黑岩勉
導 演:田中亮、相澤秀幸
監 製:野田悠介

音 樂:信澤宣明
主題歌:DREAMS COME TRUE「YES AND NO」

官 網:連結
維 基:連結

演 員

葵綠 — 石原里美 主演
相原胡桃 — 西野七瀨
小野塚綾 — 成田凌
刈谷奈緒子 — 櫻井雪
羽倉龍之介 — 井之脇海
工藤虹子 — 金澤美穗
販田聰子 — 真矢美季
荒神寛治 — DENDEN
七尾拓 — 池田鐵洋
辰川秀三 — 迫田孝也
瀨野章吾 — 田中圭


第六集葵綠(石原里美)偕同同事與街坊藥劑師在社區做藥物宣導,離開前小川早苗(高林由紀子)忽然昏倒,因而住進院內。例行詢問中,早苗女士似乎對於自身用藥部分語帶保留,看得出似乎有隱情。

早苗女士的病況一直沒有好轉,七尾拓(池田鐵洋)提出了一些自己的懷疑,也讓葵綠更加深入地關注早苗女士的狀況。
筆者覺得本劇另一大問題是角色的善惡太過平面,七尾拓仿佛只是一個單純的「惡」或「反派」,但世間、或者說醫界本就有不同立場的思辨,單純劃分會讓人物劇情變得較為呆版與淺薄。

葵綠百般思考後,反而懷疑是偽膜性結腸炎,這疾病是因過度服用抗生素而產生的,葵綠竟然真的全盤相信早苗女士的說詞,還要瀨野(田中圭)提點她才懷疑,筆者覺得有點誇張。她又不是新人,對於病患的片面之詞,怎麼會完全相信?

後續甚至還因此感到受傷,在娘娘亭向小野塚(成田凌)訴苦早苗女士沒有對自己說真話。到底她是過於單純還是怎樣?患者本來就不需要對她毫無保留吧!關係與信任感就需要時間培養。筆者覺得這種訴苦實在太不成熟。

後續靠著小野塚總算調查到地方的長崎醫院一直有開抗生素給早苗女士,但她仍舊不承認。倒是龍之介(井之脇海)身為醫生兒子,對於長期開藥這種事見怪不怪,提出了一番社會現實版的見解。雖然不全然符合早苗的狀況,但筆者覺得還挺寫實的,但葵綠一臉不可置信的模樣,讓人看了有些來氣。

她確實很為患者著想,甚至付出不遺餘力,但面對與自己不同的個體一點包容力也沒有,一直站在至高道德面審視他人,甚至不斷想改變他人,有時候看了真會覺得她相當自以為是。

接著早苗女士病情惡化,確認是偽膜性結腸炎。葵綠跑去長崎醫院找長崎醫師(佐戶井賢太)詢問,才發現原來醫師並不是沒有醫德,而是對於老人而言,開藥能夠產生安心感;透過早苗女士的訴說,也能夠發現她的寂寞與惶恐,確實能夠靠藥物而獲得暫時的安慰。

這裡的命題很有趣,治病跟治心,究竟何者更重要?同時讓人看見藥劑師、醫師開藥可能產生的矛盾與為難。這算是本劇目前以來筆者覺得較為深入的命題,終於有聚焦在醫病、藥劑師上值得探討關注的部分了,要是每一集都能夠如此,本劇的層次會提升很多,否則看下來真是感受不到藥劑師這職業的魅力。

葵綠也陷入了沉思,刈谷(櫻井雪)則用自身的經歷給她解答。原來她也曾因類似的狀況而感到迷惘,最終她發現這種短暫的開藥使患者心安並不是真的治癒患者,藥劑師要做的就是正確開藥、正確傳達用藥知識。這是刈谷身為藥劑師的成長,也是葵綠的成長。同時點到了本集前段藥劑部同仁們私下討論刈谷先前在地區藥局離職的八卦,總算不是毫無意義的劇情了。

最終定番又是葵綠的說教時間。不過本集說教進步不少,面對早苗女士的寂寞,葵綠給予了正向的鼓勵,並找來長崎醫生作後盾,還算感人。不過筆者差點以為早苗是要跟長崎醫生戀愛去了……實在微妙得尷尬。總之早苗女士後續算是跨出舒適圈,展開了新生活。

另一支線則是相原(西野七瀨)首次對病患作用藥指導。遠野小姐(山谷花純)深受經痛困擾,對於避孕藥能夠調整經期的事項也不瞭解,相原則給予了簡單的解說,並像葵綠那樣告訴病患隨時可以找自己商量。看到病患受到自己幫助,她也相當滿足。

不過遠野的症狀沒有減緩,打給相原商量後她卻無奈告知對方自己無能為力。筆者可以想像遠野的失落,但也能夠理解相原身為新人經驗不足應對難以周全的心情,想必她受到的挫折也不下於對方。其實她後續也深刻反省,主動研究生理期的症狀與用藥。

這裡有一段很微妙。相原研究經期用藥時,遇到了瀨野並請對方給自己指導,瀨野原先拒絕卻又拗不過相原;筆者原先覺得瀨野有這麼無情的嗎?後來發現應當是他對於經期不甚了解的刻意推辭。這忽然而來的非必要互動很奇妙,難道對劇情有影響?而且下一集瀨野對相原說認為她很快就能夠趕上甚至超越葵綠,這又是什麼意思?這是單純鼓勵之意?還是刻意在增加在《輪到你》已有深入關係這兩人的互動?

結果遠野小姐忽然經痛到昏倒,身為指導者的葵綠因相原不找自己商量而生氣。葵綠指出病情不分輕重緩急,對遠野而言生理痛就是她此刻最大的痛苦。可以理解葵綠以患者優先因而對相原生氣的心情,但她那種全世界都要聽自己說話照自己方法行事,從而產生的莫名優越感,不曉得她自己感受到了嗎?或者說不曉得編劇有否發現自己塑造了一個越來越不討喜的角色嗎?

而且相原面對這些真的沒有對葵綠產生任何不悅?感覺與相原原先的人設不符,是編劇不夠了解人性?還是西野七瀨形象不能夠黑化?筆者實在不懂為何所有人都要乖乖聽葵綠說教,而且每個人都能夠虛心受教並反省。

編劇可能想要創造一部溫馨小品,所以幾乎所有角色都盡可能溫和共好,但於此同時卻也過於脫離人性與現實,越脫離觀眾就越無法投入劇情中,連帶那些後續感動都會顯得流於淺層。

好在相原還是很爭氣,認真了解病患。不過偷偷觀看病患的SNS是否有些過度?如果筆者身為病患被藥劑師這樣追看會覺得不太舒服,不曉得各位觀眾覺得如何?

總之透過相原的觀察終於找出遠野用藥無效的可能原因,並給予了更多正確的用藥指導,遠野長年受生理痛所苦且常被誤解,第一次遇見如此為自己著想的藥劑師而感動,並改善生活方式,因而有了更好的生活。(題外話,筆者一直覺得劇中山谷花純神似大島優子,一直錯看。)

總體而言第六集總算拉出了一個大眾較為有感、也較能夠深思的命題,不過葵綠的角色反而越趨不討喜,令人不耐;硬捧西野七瀨增加劇情又讓角色性格前後不一致,每個角色都有點中途半端,說性格不夠有性格,角色大多過於平板。



發表留言

Share


瀏覽次數:1,120  |   文章分類: 每周劇評  加入書籤: 永久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