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險之神》第6話 (7.0分)


Share


本回故事一層包裝一層頗有推理劇氣氛,可惜無論推理層面或情節背景都未見驚喜,糾纏太久顯得冗長無趣;危機處理上也未有新觀點,反而隨著發展比重漸次薄弱。支線過多顯得難以投入,主軸似乎越發模糊。

作者:葉奶茶
收視:4.9%


劇 名:リスクの神様
電視台:富士電視 CX
首 播:2015-07-08
時 間:逢星期三晚十時

編 劇:橋本裕志
導 演:石川淳一、城宝秀則
監 製:高丸雅隆

音 樂:林友樹
主題歌:

官 網:連結
維 基:連結

演 員

西行寺智 - 堤真一 主演
神狩香織 - 戶田惠梨香
結城實 - 森田剛
種子島敏夫 - 古田新太
財部栄一 - 志賀廣太郎
橘由香 - 山口紗彌加
原田清志 - 滿島真之介
坂手光輝 - 吉田鋼太郎
白川誠一郎 - 小日向文世
關口孝雄 - 田中泯
天童德馬 - 平幹二朗

《風險之神》堤真一、戶田惠梨香 2015夏季日劇介紹


日升企業與新陽藥品合作的抗花粉症藥品的專利被HUMAN藥品搶先申請,且製作內容完全一致,負責此案的藥品部主任原田(滿島真之介)陷入低潮時正好遇見神狩(戶田惠梨香),因此危機對策室再次出馬。

本回原田清志終於出現,低落的存在感讓人差點忘記他是神狩的男友。不過不知道是不是筆者的問題,總覺得這兩人CP感相當不足,莫名容易出戲。

危機對策室搶在事情曝光前決定進行秘密調查,設法證明技術被竊阻止日升的損失。請示新陽藥品的進藤社長(中丸新將)後,亦加入了負責人望月貴子(中山忍)協助調查。


危機對策室到項目工作室查看,發現那裡的防範措施太過薄弱;同時財部(志賀廣太郎)與結城(森田剛)便裝混入新陽藥品,發現董事會會議室藏有竊聽器。至此,已確定新藥製作是內部洩漏。

西行寺與財部負責調查五年來的藥品資料,而神狩與結城則負責將針孔攝影機安裝在項目工作室內,以防犯人再次偷取資料。

安裝針孔攝影機時木村室長忽然回到工作室,神狩來不及阻止但結城仍機警躲過。筆者總覺得此段稍微有點多餘,感覺為了製造緊張而刻意為之,且令觀眾對神狩處理事件的能力再次懷疑。

財部與西行寺發現4月10日負責開發的10人都在外出差研修,於是嫌疑指向唯一不在名單內的原田。結城的話語刻意強調是「某人的男朋友」,總覺得本集編劇不斷刻意強調兩人關係,企圖修補無CP感的問題以及前幾回原田完全消失的空洞。

同時神狩與望月對談,望月似乎欲言又止,令人懷疑她是否知道內情;並透過望月之口牽引出原田對於神狩的情感。雖然此段安排有些怪異,畢竟望月的話語令人以為她受到威脅,不過筆者倒是非常喜歡每次神狩與關鍵人物的對談,這大約是神狩在對策室中最合適的職務。

西行寺則從原田那邊打探,得知新陽藥品的近藤社長與大鷹董事(筒井真理子)似乎有些不和。同時大鷹董事也知曉專利被搶先的事情,除了大發雷霆外,近藤社長則順水推舟暗示大鷹需要負責。

種子島(古田新太)則發現HUMAN藥品的石森教授去年在研究上忽然豁然開朗,且大鷹董事與HUMAN藥品的立石社長關係密切,且結城亦發現非法下載數據來源是大鷹董事的電腦,所有的矛頭皆指向大鷹董事。

望月將事情報告給新陽藥品的近藤社長,而近藤社長也收到匿名告發狀;接著近藤社長召開偷竊的記者會及公開懲處大鷹董事。

此舉導致對策室的為難,但同時神狩也質疑西行寺為何不隱瞞望月數據遭下載的事情,西行寺則未多作解釋。雖然僅是一個小片段,但可發現神狩非常細心,專注於學習、企圖融入危機對策室。

危機對策室也找上近藤社長,西行寺甚至暗示此種行為可能導致社長自己陷入麻煩中,同時周刊上也出現大鷹董事與HUMAN的傳聞,危機越演越烈。

木村室長竟在項目工作室的監視畫面中出現,令人懷疑他才是真正的犯人。不曉得筆者是否有漏看,這樣的安排確實會令人感到撲朔迷離,只不過木村室長究竟為何會到項目工作室中,直到最後都沒有解釋。

本劇常出現類似的情況,專注在「呈現」處理危機的推測過程與盲點,然而對於事件盲點的「解釋」卻常一筆帶過,雖不是必要知道卻常讓觀眾覺得摸不著頭緒,感覺好像不夠清楚。編劇對於留白的安排,可能還需拿捏。

種子島發現4月10日的研討會上木村室長並未住宿,但情報洩漏時他還在場,而另一不在現場的則是望月!望月已向近藤社長遞出辭呈,神狩回憶早前與望月的對話,在機場找到她。

望月坦承自己洩漏情報的經過,並說明對於大鷹董事的怨恨。總覺得用一集來鋪陳似乎理由有些薄弱,沒有東野圭吾推理裡的溫情故事,亦沒有湊家苗的人性省思,稍微可惜。

不過筆者卻想起了上季的《歡迎來到我家》,同樣也是用許多集去堆疊,理由卻微不足道,儘管以戲劇而言少了點可看性,不過卻反映了現今社會人與人之間連結的脆弱與各種心理問題,筆者認為這樣的理由雖不戲劇化,卻絕對現實。

最後神狩的說教技能再次開啟,雖然有種聽膩的感覺,然而此回似乎功力才用2成望月就決定回頭,稍微讓人有些抽離。

相比上季《Mother Game》主角希子每回稍有創新的說教,本劇似乎糾纏在相似台詞毫無進展;不過對於編劇將神狩安排成「動之以情」的角色筆者倒是很樂見。

最後神狩再次反思這次事件,發現西行寺早已掌握一切;兩人的互動一向微弱且微妙,不曉得編劇想傳達什麼,是日劇一貫似有還無的羈絆?還是純粹只是想表達西行寺的洞察能力與善良?

最終日升與新陽奪回專利,大鷹董事與近藤社長也都以辭職落幕。原田與神狩則難得出現約會場景,原田雖讚許她在危機對策室的表現,卻又提到她還得變回原來的樣子,令人不解。

種子島則向西行寺提到藥品部原田在處理訴訟等糾紛時,顧問費用異常地高而且公司名稱古怪,似乎為原田黑化埋下伏筆。

最終則再次出現西行寺與其父親的相處,西行寺的獨白表達出他自身的矛盾與苦惱,問父親「究竟想在那家公司幹什麼」又是什麼意思?難道他父親進入公司心態並不純粹嗎?此伏筆令人摸不著頭緒。

本集拋卻了上回交錯的突兀安排,只不過故事上逐漸過分推理、過分萬能,有些分不清到底在看推理劇還是危機處理,故事未見動人也不特別;另外,幾條支線有些散亂,無論是日升內部鬥爭、原田清志支線、神狩家庭與西行寺背景都顯得過於片面且並非每集都有,不只觀眾容易忘記還難以投入。只有西行寺與父親的互動總在每集最後出現,然而伏筆過於冗長實在也是令人失去耐性。


發表留言

Share


瀏覽次數:10,470  |   文章分類: 每周劇評  標籤: , , , , , , , , , , , ,  加入書籤: 永久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