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戀的惡魔》第9話 (8.0分)


Share


本集以劇情主導,聚焦追查連環殺人案及揭開真凶,整集充滿緊張感,雖然殺人案說穿了沒太特別,但表現方式挽回分數,尤其幾幕對話雖然偏靜態卻能讓人捏一把汗,導演功不可沒。鹿濱和蛇女間的愛情線寫得含蓄動人,比案件更吸引。步入尾聲尚有多條伏線未解,期待結局。

作者:萍兒
收視:3.6%


劇 名:初恋の悪魔
電視台:日本電視台 NTV
首 播:2022年7月16日
時 間:逢星期六晚10時

編 劇:坂元裕二
導 演:水田伸生、鈴木勇馬、塚本連平
製作人:三上繪里子、次屋尚、池田禎子

音 樂:菅野祐悟
主題曲:SOIL&`PIMP`SESSIONS「初恋の悪魔」

官 網:連結
維 基:連結

演 員

鹿濱鈴之介 — 林遣都 主演
馬淵悠日 — 仲野太賀 主演
摘木星砂 — 松岡茉優
小鳥琉夏 — 柄本佑
服部渚 — 佐久間由衣
口木知基 — 味方良介
森園真澄 — 安田顯
小洗杏月 — 田中裕子
雪松鳴人 — 伊藤英明
出口玲雄 — 西山潤
尾白詠子 — 瀨戶凱瑟琳
野上千尋 — 萩原農
馬淵朝陽 — 每熊克哉


馬淵悠日(仲野太賀)和小鳥琉夏(柄本佑)監視雪松鳴人(伊藤英明),最後卻變成跟蹤他的兒子弓弦(菅生新樹),劇情上明顯有把凶手導向弓弦的跡象。這集馬淵和小鳥跟蹤期間的互動和台詞都帶來不少有趣的火花,例如「去一下便利店」的拌嘴、跟蹤差點被識破時互相讓對方的身體掩藏自己、在車廂等候時畫耳朵形狀等,還有在家中,小鳥把馬淵和自己的鞋子整齊放好,種種都帶出兩人關係更親密,小鳥成了家人般的存在。

鹿濱鈴之介(林遣都)去監獄見淡野理沙(滿島光),只是短短幾秒,理沙甚麼都沒說。筆者當初知道滿島光參演還以為她的戲份會像《大豆田》一劇中小田切讓那麼多,但目前看來只是客串幾幕而已,沒甚麼發揮,有點可惜。沒用上滿島光的演技,劇中交代理沙屈打成招的過程也頗為間接,是透過鹿濱向摘木星砂(松岡茉優)轉述理沙的代理律師所敘述,刻意淡化了當事人被嚴刑銬問的臨場感和壓迫感,但對話側寫帶出理沙會放棄自己是真的受到很恐怖的對待,劇中沒揭露是甚麼對待,等觀眾自行猜想,比把事件過程全部拍攝出來呈現在觀眾面前更引人暇想。

鹿濱和摘木、雪松及其妻子,都分別在臨出門前於玄關中跟對方再三確認,有甚麼事馬上聯絡;森園真澄(安田顯)的妻子野上千尋(萩原農)甚至擔心他而不讓他走。這三幕戲放在一起出現,更增添了劇情走向危險緊張、臨別可能成為永別的感覺,到底誰會遭遇劫難?

在警署中,口木知基(味方良介)一方面跟服部渚(佐久間由衣)表明讓案件往前推進是他們的工作,然後又馬上因小鳥詢問他的美甲店帳單報銷而被打臉,呈現懷疑案件但上頭推進案件的矛盾立場。服部提出「只顧往前推進的話會出錯吧」,也跟後面鹿濱提出連串犯罪就像衣服扣錯鈕一樣會一直錯下去,互相呼應。

鹿濱去馬淵朝陽(每熊克哉)失足死亡的酒店調查,一位清潔工告訴鹿濱事故發生前雪松署長曾經來過天台。大家本身就鎖定他是凶手,現在更有了證人,大大加強了雪松是殺朝陽凶手的嫌疑。不過筆者的疑問是,既然他是凶手,最一開始卻跟馬淵說懷疑這不是意外而是殺人事件,不是很奇怪嗎?想找回手機可以編個其他理由,沒必要透露這是殺人案而把矛頭指向自己。

另一邊廂,森園到三宗案件的死者家中查看,最後他查出三位死者原來有共通點,在12歲時曾參加過同一個野外俱樂部。過程細節加入笑點,明明只是作家卻如此自然就進入死者家中,看到他拿出名片自稱縣警,然後趕在對方拿名片時收起的動件如此自然,真的讓筆者笑了,騙徒手法層出不窮啊!此外,在公園吃東西時被嗆到,追著其他人的舉動怪異得嚇跑大家,也很好笑,安田顯的發揮超好,存在感也很強大,不遜於四位主要角色。

眾多證據指向雪松署長,但他為何要殺害3位年輕人,怎麼想也想不出動機。森園把他視為享受殺人所帶來的快感的殺人魔,不需要原因;反而是本劇上半段執迷連續殺人魔的鹿濱,在這裡提出必須了解凶手行凶原因以免出現下一次犯罪。劇情上下半部的鹿濱不但衣裝、連價值觀都判若兩人,這點筆者不太明白編劇用意。是不是披上了警察的衣裝身份,就必須要有相對應的思維和行動?



發表留言

Share


瀏覽次數:5,752  |   文章分類: 每周劇評  加入書籤: 永久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