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戀的惡魔》第2話 (8.5分)


Share


揭開馬淵的故事,逆來順受的人生看得唏噓,仲野太賀演技爆發,以笑臉來展現壓抑情緒感染力強,為本集加分,案件只是側寫主角兄弟矛盾的工具。整體劇情和案件都比首集更精彩流暢,四位演員默契越來越好,大量無厘頭搞笑梗讓人看得歡樂。可惜收視不成正比。刑事劇只是個幌子,主角們的秘密才是主菜,奉勸大家不要作出錯誤期待!

作者:萍兒
收視:3.9%


劇 名:初恋の悪魔
電視台:日本電視台 NTV
首 播:2022年7月16日
時 間:逢星期六晚10時

編 劇:坂元裕二
導 演:水田伸生、鈴木勇馬、塚本連平
製作人:三上繪里子、次屋尚、池田禎子

音 樂:菅野祐悟
主題曲:SOIL&`PIMP`SESSIONS「初恋の悪魔」

官 網:連結
維 基:連結

演 員

鹿濱鈴之介 — 林遣都 主演
馬淵悠日 — 仲野太賀 主演
摘木星砂 — 松岡茉優
小鳥琉夏 — 柄本佑
服部渚 — 佐久間由衣
口木知基 — 味方良介
森園真澄 — 安田顯
小洗杏月 — 田中裕子
雪松鳴人 — 伊藤英明
出口玲雄 — 西山潤
尾白詠子 — 瀨戶凱瑟琳
野上千尋 — 萩原農
馬淵朝陽 — 每熊克哉


一開場是大型住宅區中忽然傳來有人大喊殺人、救命的聲音,居民聽到叫喊聲紛紛逃走。雖然明知本劇只是掛著刑事推理的頭銜,案件不是主菜,但看來還是會走每集一案件的公式?這集案件比上集有臨場感,而且是殺人案而不是自殺那麼無趣。遇害人是從事剪紙表演兄弟拍擋藝人中的哥哥,被剪刀刺進胸部死亡。

坂元裕二過去的作品,通常都會用開頭幾集,每集介紹一個角色背景,然後才進入主菜,本劇看來也是如此,這集主要描寫馬淵悠日(仲野太賀)逆來順受的性格,還有交代他的家庭經歷,以及透過案件側寫馬淵兄弟之情。馬淵有個漂亮的女友東浦結季(山谷花純)已去到準備結婚的地步,在二人簡單的對話中,我們可以知道女方家人質疑這個男人,連馬淵都有深深的自卑感,不過因為女友喜歡他,滿臉洋溢著幸福的神情,他也甘願辭職做家庭主夫,筆者連隔著屏幕都感受到他的幸福感。

鹿濱鈴之介(林遣都)明明口裡說戀愛沒興趣,實際上最在意的人也是他。他看到馬淵有女友後緊張得坐立不安樣子相當逗趣,跟馬淵一臉幸福淡定地坐著椅上對答拌嘴一幕笑死筆者,無論是對白、角色表情演技都有趣,而且節奏感掌握得非常好。鹿濱也太像小學生了吧,害羞別扭地問人甚麼時候牽手和接吻,然後提出戀愛是痛苦和災難、「戀愛就像醫院的飯菜」,堅持自己對摘木星砂(松岡茉優)的情感是殺意。沒想到兩個大男人在談論戀愛竟然會如此有喜劇感。

至於馬淵跟家人的關係,就在拜祭馬淵朝陽(每熊克哉)一幕簡單深刻地描寫出來,父母馬淵大二郎(篠井英介)和馬淵瑞江(中村久美)僅僅一句「要是兒子還活著,我們也有活下去的動力」,就表現出了他們偏心哥哥而無視弟弟,就算外人雪松鳴人(伊藤英明)幫悠日講好說話,悠日也笑著自嘲跟哥哥的差距是「心臟和盲腸」,父母也同意。這也能比嗎?看著仲野太賀的笑就覺得悲涼,從小活在這樣被人比較的家庭,不帶著甘願做輸家的心態實在難以活下去。

本劇也滿多無厘頭梗,父母都剪同一個髮型然後署長把二人搞混是甚麼玩法?另外署長為悠日忿忿不平而忽然捧起馬淵父母,像哄小孩那樣玩高飛,雖然是為了展現馬淵父母的想法很幼稚像小孩,不過這樣的舉動放在講輩份禮數的日本也太突兀了。筆者覺得署長對著悠日是有點恨鐵不成鋼的感覺,甚至覺得他懷疑悠日殺死哥哥,也只不過是借口希望悠日幫忙查出真相而不再貶底自己,當然這些都只是筆者的猜測。

本集馬淵三度碰到小鳥琉夏(柄本佑)打招呼說「辛苦了」,小鳥回話「不用你說也很辛苦」,又是相當好笑,能玩這種梗就知道他們關係較熟吧。刑事部把偵查案件的工作全都推給服部渚(佐久間由衣),讓她三日沒回家,小鳥看不過眼,又請大家幫忙一起查案,坂元式金句再出現,「甘地和南丁格爾要是被剝奪洗澡和被窩的話也不會關愛世人」,有趣!

最搞笑是馬淵、小鳥、摘木三人拜訪鹿濱時,發現鹿濱竟然在看愛情片,鹿濱飛快把電腦收起來否認,小鳥還說看到他收藏了,無可抵賴。然後鹿濱從小喜歡剪刀,所以聽到是剪刀殺人案就相當感興趣,家中竟然還有個收藏展示各式剪刀的區域,還像數家珍那樣介紹,瘋狂又詭異!摘木問他在街上不會被警察住叫問話嗎?鹿濱的回應也是笑死。

搜查會議繼續跟上集一樣,由馬淵邊顯示簡報邊介紹案件疑犯,簡報還是用免費素材做出來的呢(笑)。鹿濱一口咬定是這兄弟拍擋中的弟弟殺了哥哥,原因是很多殺人鬼把工作工具當凶器,小鳥跟他爭論反駁這論據,對白又是相當好笑,馬淵加入戰場,三人初而動口繼而動手,胡鬧得莫名有火花,筆者覺得連演員都笑場了。摘木抬起椅子阻止他們也好笑,還有三人吃大福吃得滿身都是粉,好像小孩子。應該很少刑事劇的主角們會像他們這樣亂來,根本刑事劇只是個幌子而已,如果抱著想正正經經看刑事推理劇的觀眾,應該會看不下去。

不過在無厘頭的爭論中,小鳥反駁鹿濱時提到「賣場的人用貼特價標籤的機器殺人,要怎麼殺?被貼上降價30日元的標籤只會覺得傷心而已,才不會死掉」,這句台詞也可以讀出深一層意思,在社會裡人們都被貼上各種標籤,例如馬淵兄弟就被標籤為成功者和失敗者,被標籤為失敗者的固然會令人傷心,不過是不是真的不會死掉?也實在很難說。

在街上誤會別人跟自己揮手打招呼的尷尬,應該不少人也試過。一開始摘木遇到此情況也不知用意何在,後面馬淵撞到女友跟別的男人私會時又用了此橋段一次,舖排下令尷尬感倍增。女友問馬淵是否接受開放式婚姻,即使結婚也接受伴侶有其他戀人,如此古怪的價值觀馬淵也只好陪笑同意,繼續展現他逆來順受的性格,越笑越悲,超壓抑。

馬淵呆坐在資料室一角聽哥哥生前打電話給他的留言,看到這裡會發現事情其實不像馬淵跟署長所說的「心臟不會跟盲腸說話」,反而是盲腸拒絕跟心臟說話,不接哥哥的電話。留言內容都是閒話家常和兄弟回憶,收集香蕉貼紙這種事情,沒料到這貼紙是舖排劇情的重大伏筆。



發表留言

Share


瀏覽次數:6,301  |   文章分類: 每周劇評  加入書籤: 永久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