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愛》第1話 (8.0分)


Share


令人感嘆的是在梨央意識到自己必然要一夜長大、必然要拋下一切遠走高飛的同時,正好大輝向自己告白。這裡可以留意吉高的演繹:要是沒有發生那些,她必定欣然接受,但她沒有。她早已在那一夜後失去了青春特有的清澈眼眸,神色間沒有接收到喜歡之人告白的雀躍,反倒是閃過一絲不安,然後倉惶地到處盼望,最後仍舊因被告白而浮現笑顏,但那笑中、噙著淚。

所以她沒有回應他的告白,反而轉身緩步離去,但回應她的卻是一個真切紮實的擁抱。她仍舊是笑著哭了出來,但這次是終於找到依靠後的情緒安放:我還是可以擁有幸福吧?我可以依靠眼前的這個人吧?但就在她舉起手回抱對方後,左手上的傷口卻再次提醒著她:一切不一樣了、妳已經不再是那個梨央了。
此刻的幸福那麼近、卻又那麼遠。

她沒有正面回應,反而選擇與母親梓(藥師丸博子)派來致意的加瀨律師(井浦新)前往東京展開新的生活。離開時正好田徑隊正在比賽,她忍不住還是下車看了大輝跑步的模樣,然後悄悄地在遠方向他道別,這點可以發現她對大輝絕對還相當在意,但現實讓她不得不選擇離開。而且她這一走就是完全斷了聯繫,也呼應了她父親曾說的:「她一旦認準了自己的目標就不放棄。」

大輝接到消息的時機已晚,梨央留給他的是沒有道別的遺憾。明明比賽才剛結束,卻還是喘著氣拚命想追上梨央,最終剩下不甘與懊悔。這段松下洸平的表現讓人眼前一亮,再配上宇多田光的歌聲,是本集筆者最被觸動的一幕。

時光快轉到15年後,大輝在東京成為搜查一課的刑警,昔日田徑隊友人藤井(岡山天音)則在家鄉富山縣擔任刑警。15年前失蹤的渡邊康介屍體被找到,而15年後一直苦尋兒子下落不著的渡邊昭(酒向芳)也離奇死亡。康介屍體證物中有當年大輝送給梨央的御守、渡邊昭也在前些日子才與梨央見面,種種關聯使大輝必須再次與梨央相見。

此刻的梨央已是一間公司的社長,大輝求見卻是加瀨律師先出現。這段兩人對立的火花相當精彩,松下洸平的氣場一點也不會輸給井浦新,在如此大軍壓境之下,筆者終於開始感受到松下演技的魅力。

井浦新也值得一提。15年前他明顯做事情丟三落四,神色間還偶爾會與《如果當時吻了她》的唯月巴重合;但15年後,他眼神銳利而堅定,亦足見這個角色的成長與轉變。先前官方簡介是他會成為守護梨央的騎士,雖然不認為會有三角戀(頂多是他個人喜歡梨央?),但想必他會為了梨央而涉入當年的案件中。

梨央與大輝終於相見,從梨央神色閃過一秒驚訝就可以證明她仍沒有忘記大輝;但下一刻她卻以「初次見面」劃開了兩人的關係。是否是為了保護大輝呢?也許後續會有答案吧。大輝也在那一刻才真切感受到一切早已回不到當初,兩人的立場從初戀變為對立(刑警與疑犯)、陌生變為熟悉。這段震撼感是有,但老實說惆悵感沒有想像中強烈,只能說企圖心有但鋪排不夠吧。

同時,劇情中梨央身邊也有多方勢力圍繞,因為過於瑣碎這裡就不多提,等後續有比較明顯的支線再詳細分析。值得一提是筆者鮮少看田中美奈實演戲,印象一直停留在綜藝節目,但這裡竟意外覺得她此次演繹非常帥氣,讓人期待。

另外讓人無法忘懷的還有開場梨央被警察護送離去,她手上染血卻神態自若的撥髮,畫面非常迷人、也相當吸引。吉高真的非常適合這種有點魔性又充滿魅力的角色。也讓人不禁好奇到底發生了什麼,使她手中染血。

而且預告中她似乎有向大輝卸下心防,那個噙著淚的笑容恍若當初,她會與大輝「共享犯罪」達成極致的愛嗎?故事似乎還會回溯過去,可見15年前的故事不僅僅只有那晚,還會在後續持續與此刻交錯。

考量到本劇卡司與製作,首集收視確實不如預期。一方面應當是情節掌握尚有進步空間,另一方面可能懸疑愛情劇會讓人想一次追完、或者確定沒有爛尾後再追看,畢竟沒有原著加持,難免讓人擔憂虎頭蛇尾,觀看跟播的人數較少似乎也可以預料。期待後續能夠有更多吸引力,不僅是案件能夠完美解釋,人性人情面的探討若能夠如湊佳苗那般細膩深刻,至少能成為叫好不叫座的作品吧!

真相推理

至於當年事件真相,雖然如今線索不多,筆者也在此不負責任推論一下;之所以放在最後,是希望劇評能夠單就劇情本身做評論,也擔憂有些讀者不喜歡看到推測。

湊佳苗的套路大多是意想不到又符合人性情理,因此推測殺了渡邊康介的人應當不是父親達雄,很可能是梨央或者弟弟小優(小優機率尤其高),而父親只是為了掩蓋真相而將康介埋葬。畢竟先前曾提過小優興奮起來會忘記事情,梨央則是被下藥而記憶斷片。

之所以推測小優在場是因為父親達雄曾說過無論如何會保護「梨央和小優」,而非梨央一個人;且小優的手機在那一晚後失蹤,很可能他拍到了關鍵畫面,因為梨央看台告白時小優有錄影,推測他有錄影習慣。

康介的屍體在骨盆處有傷痕,梨央的上衣也是腹部處染血,很可能當時康介壓在梨央身上並被「某人」從背後刺傷,因而康介骨盆有傷但梨央卻沒有,僅有手部有疑似掙扎的痕跡。

另外達雄蛛網膜下出血應當是當下發生爭執後的隱性傷痕,所以沒有當場死亡;如果要傳達更悲劇的人情,八成姊弟兩人當下的掙扎或失序行為才是造成父親的死亡關鍵。

康介父親渡邊昭尋找失蹤兒子的時候,長嶋與球隊經理菜奈明顯神色怪異,很可能他們在過程中有被樓下動靜驚擾,甚至目睹了一切,卻因為害怕被滅口而選擇緘默。說不定康介在被殺害時還有與兩人對上眼?這樣這兩人就會因為這份見死不救而被痛苦不斷折磨著。

真相可能只存在兩人的記憶,以及小優的手機裡了?

不過洗衣機內的旗幟與圍巾(?)又是如何染上血漬,在劇情中又該如何解釋,則不得而知了。這段僅是筆者看完以後的胡亂推測與腦洞,不必過於放在心上(笑)。劇評還是會比較專注於後續人情人性的分析。



發表留言

Share


瀏覽次數:12,730  |   文章分類: 每周劇評  加入書籤: 永久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