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族募集》第5話 (8.5分)


Share


至今寫得最好的一集!以「虹屋祭」為舞台交代黑崎父女線的結局,及處理禮的婚姻關係。親情課題是「已有隔閡的家人如何面對彼此」。之前集數的問題得到改善,整體情節趨向平淡樸實,沒有過分的煽情,沒有太聖人化的行為或矛盾人設,反而更接地氣並貼近現實。比較令人擔心的是下集正式開啟大人們的戀愛線,或將讓這親情烏托邦的故事走味。

作者:呓卓恩
收視:5.4%


劇 名:#家族募集します
電視台:東京放送 TBS
首 播:2021年7月9日
時 間:逢星期五晚10時

編 劇:MAGY
導 演:福田亮介、村尾嘉昭
製作人:佐久間晃嗣、岩崎愛奈、那須田淳

音 樂:河野伸
主題曲:ジャニーズWEST「でっかい愛」

官 網:連結
維 基:連結

演 員

赤城俊平 — 重岡大毅 主演
桃田禮 — 木村文乃
小山内蒼介 — 仲野太賀
橫瀨愛生 — 岸井雪乃
赤城陽 — 佐藤遙燈
桃田雫 — 宮崎莉里沙
橫瀨大地 — 三浦綺羅
中里隆志 — 金子大地
枕崎由多加 — 小松和重
佐山圭太 — 福山翔大
伊野三鈴 — 丸山禮
赤城綠 — 山本美月(特別出演)
野田銀治 — 石橋蓮司


延續上集,伊月(板垣樹)離家出走來到「虹屋」。大家都很擔心她的狀況,桃田禮(木村文乃)甚至還問她是否受到家暴。伊月否認還說是自己不想待在那個家。隨後趕到的赤城俊平(重岡大毅)表示必須得到家長的同意才可留宿,所以他會負責去向其父說明。

這集是黑崎父女線的結局篇,同時也是禮下定決心面對過去的一集。整集都以「虹屋祭」為舞台,探討的親情課題是「已有隔閡的家人如何面對彼此」。筆者覺得編劇把這集寫得很「平衡」,沒有過分的煽情,沒有太刻意的聖人行為,全部情節都是在平平淡淡中度過,但這反而更接地氣且貼近現實。甚至能說,這是目前問題最少且寫得最好的一集。

俊平去工地找伊月的父親黒崎徹(橋本じゅん)說明情況。黑崎大發雷霆,想要衝去接女兒回家。俊平希望黑崎可以同意讓伊月留宿,因為她可能是獨自在家太寂寞了,才會想和其他孩子們一起玩。而且那裡有兩位母親,伊月無法對父親說出口的心事,或許可以找她們傾訴。

黑崎向俊平述說起家務事。原來黑崎與前妻已離婚五年,伊月一直跟著前妻生活,但是因為對方要出國工作,就把女兒交給多年未見的他照顧。只是如俊平所見,他就是一位大嗓門的粗人,根本不知道該如何與女兒相處,更何況他看得出女兒很討厭他,兩父女常常無話可說。

筆者在上集的劇評有簡略提到「鑰匙兒童」的社會現象。顧名思義,鑰匙兒童就是年紀很小卻身上帶著鑰匙的孩子。由於現在有很多雙薪家庭,父母都因為工作而長時間不在家,以致孩子們放學後得獨自回到空無一人的房子。久而久之,缺乏親情溫度的家令他們心生反感。

上集的幾句臺詞也有提到,這些鑰匙兒童的年齡層越來越小,像伊月這類的小學生也不在少數。幸好現在的孩子都對科技很上手,懂得用手機軟件叫外賣而不至於餓壞。但小小年紀留在家中還是存在隱憂,像是不小心煮東西造成火災,或是被不法之徒盯上而遭到盜竊等等。雖然送孩子去托兒所是最好的選擇,但那也僅限於幼稚園時代,所以也沒地方能照顧這些小學生。「大家的家」作為實驗性質的烏托邦,此時就能派上用場。試想,如果現實中真的有這種富有甘榜精神的地方,是否就能改善這個問題呢?

另一邊,伊月也和其他大人說起父親的事情。她覺得自己是父母的累贅,或許消失更能讓他們開心。自從她來到父親的家後,一次也沒見過他的笑容。伊月說兒時與父親的照片,全部都被母親給丟掉了,以致她對父親感到非常陌生。

雖然只有8歲,但是伊月與愛生之子大地一樣,都有著超齡的成熟。可見離婚對孩子的影響深遠,其中之一就是讓他們變得很早熟。他們未必能真正明白父母分開的理由,有些甚至會怪罪自己是否不乖,才會害他們的家支離破碎。如果離婚後的父母撕破臉,或是把孩子當成皮球一樣互相推卸責任,勢必對他們幼小的心靈造成傷害。伊月就是如此,才會說出如果自己消失就好的喪氣話。或許夫妻終究走向離婚,但是筆者覺得給孩子心理建設尤其重要。就算孩子還是懵懵懂懂,但還是要和他們對話,向他們保證永遠都是他能依靠的雙親。

俊平回家告知伊月,黑崎答應讓她留宿一夜。伊月為只能呆一夜感到失望,橫瀨愛生(岸井雪乃)要她享受當下。大家一起上陽臺烤肉與玩煙火。禮對於伊月的事仍有所顧慮,愛生鼓勵她偶爾該順其自然,這樣活著會比較輕鬆。禮有所啟發決定不再杞人憂天。俊平向小山内蒼介(仲野太賀)提起黑崎父女之間的誤會,他希望可以讓伊月看見父親的笑容。俊平靈光一閃,決定邀請黑崎參加「虹屋祭」。

在面對煩惱時,你是深思熟慮派還是樂天知命派呢?禮與愛生就為我們展現了處事態度的不同。禮容易鑽牛角尖,所以容易陷入負面的情緒。愛生提倡順其自然,明天的事就留到明日再煩惱,逃避雖可恥但有用。筆者很羨慕愛生活在當下的原則。因為世事難料,我們都無法估計生命的長短,或許笑看人生才是最明智的吧。

這一天是舉辦「虹屋祭」的日子。店主野田銀治(石橋蓮司)一早就準備許多美食。禮與愛生換上浴衣,俊平看得入迷稱讚她們漂亮。黑崎來了卻感受到不被歡迎而想離開。俊平讓小陽(佐藤遙燈)分發三重五戰士的面具,大家都很配合地戴上擺姿勢,只有黑崎拿著面具感到格格不入,但最後還是戴上面具加入他們。俊平為自己的自作主張向禮與愛生道歉,還說今天的秘密任務是讓伊月看見其父的笑容。

自從上集俊平開導禮後,編劇就有意無意通過愛生來暗示兩人之間的可能性。尤其是在禮處理完婚姻關係後,下集就要正式展開戀愛線。俊平與禮互相有好感,未來極有發展可能。但是筆者上回也提及過,俊平喪妻不過三個月,就與剛正式離婚的禮產生感情,觀眾在心裡上可能會接受不了。而且筆者看了一些網友的感想,都反對這部劇讓大人們湊對戀愛。就不知道讀者們喜歡本劇加入戀愛元素嗎?

黑崎父女被派去發傳單和顧店外的攤子,卻因為他天生的惡人臉而趕客。「虹屋」的生意還是沒有起色。蒼介拜託愛生唱歌吸引路人,她於是隨性創作「虹屋」的主題曲。客人們陸續上門,店裡終於高朋滿座,野田讓蒼介幫忙拍照。蒼介到處拍,還說俊平父子與禮母女很像真正的一家人。言猶在耳,禮尚未離婚的丈夫三沢芳樹(橋本淳)卻突然來訪,還幫忙一起顧攤子。

雖然本劇已過半,但仍然有許多副線劇情尚未處理。例如愛生在第二集說單親媽媽也有追夢的權利,甚至不惜鬧出棄子風波也要外出唱歌。可是之後除了看見她送外賣,在家裡彈吉他以外,就再也沒看見她晚上出去當街頭藝人了。就算現在日本疫情嚴重,很難得到批准去拍外景,但起碼給個她拿著吉他回家的畫面吧。野田老爺爺的故事線也有待擴充,他不上二樓的原因是什麼?還有之前「虹屋」高朋滿座為何如今生意慘淡?照片中的家人又去了哪裡?

最後還有蒼介的故事。蒼介是謎一樣的男人,突然造訪這個小鎮的原因是什麼?從這集野田拜託他拍照,還有俊平稱讚他的攝影水準高超,感覺他有可能是專業級攝影師?還有遭到母親拋棄的劇情也是很好發揮的點,希望編劇不要寫過就算了。仲野太賀的戲份越來越少,不知是否與他之前確診有關,以致編劇調整了他的戲份。老實說,感覺本劇有點浪費太賀的實力。同樣是當男配角,但他在本劇的發揮空間可能連在《短劇開始了》的三分之一都沒有。



發表留言

Share


瀏覽次數:4,524  |   文章分類: 每周劇評  加入書籤: 永久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