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家的故事》第3話 (7.5分) + 第4話 (7.5分)


Share


因為經濟因素,壽一開始兼職摔角賺取生活費,能樂與摔角身分界線逐漸模糊同時,竟間接得到了父親對於自己的讚賞。此外「我家」二字意涵擴大,原本的養子實際上是私生子,不過無論有沒有血緣,眾人早已如家人。壽一過程中再次省思自己與父親的關係,同時透過兩代間對照令人反思天賦與能力之間的取捨。此外宮九的美麗人生梗及獨有的浪漫也讓人驚喜。

作者:葉奶茶
收視:8.9%, 8.2%


劇 名:俺の家の話
電視台:東京放送 TBS
首 播:2021年1月22日
時 間:逢星期五晚10時

編 劇:宮藤官九郎
導 演:金子文紀、山室大輔、福田亮介
製作人:磯山晶、勝野逸未、佐藤敦司

音 樂:河野伸
主題歌:

官 網:連結
維 基:連結

演 員

觀山壽一 — 長瀨智也 主演
志田櫻 — 戶田惠梨香
觀山踊介 — 永山絢斗
長田舞 — 江口德子
Pretty原 — 井之脇海
優香 — 平岩紙
觀山壽限無 — 桐谷健太
觀山壽三郎 — 西田敏行
末廣涼一 — 荒川良良
堀コタツ — 三宅弘城
O・S・D — 秋山龍次
長田大州 — 道枝駿佑

壽一(長瀬智也)為了賺錢而去兼職摔角,沒想到壽三郎(西田敏行)因而送醫,還好沒有大礙。開場壽一的奔跑還以為是他要趕去醫院找父親,才發現原來他只是在回想上一刻的摔角表現,下一秒才接到父親送醫的電話而聞訊趕去。這種小小戲弄觀眾的路線非常宮九。

眾人質問該照顧壽三郎的壽一到底去了哪,已繼承能樂的壽一實在不敢坦承,引起身為護理師的小櫻(戶田惠梨香)責罵。筆者身為觀眾都覺得壽一如此行徑雖然情有可原,但實在缺乏責任感。結果小櫻反而被踊介(永山絢斗)諷刺更沒資格。沒想到歷經上一回,踊介對於小櫻還是不信任。

住院期間眾人反思了老爺子如廁問題,踊介對眾人依賴小櫻感到嗤之以鼻,不過大家也清楚壽三郎對小櫻的執著,於是小舞(江口德子)心直口快提議不如「在爸還活著的時候」請小櫻繼續假扮未婚妻。

話一出口,空氣直接凝結。這點描繪地也好寫實。對於家屬而言,所有關於生死的話語都讓他們如驚弓之鳥。有些事情其實想放在心底深處,或者刻意忽略,不提起就不會發生。一提起就會強烈感受到難以接受的現實近在眼前。

最終決定聽取照護專員末廣良一(荒川良良)的建議,買一台老年人助行器。但又擔心壽三郎反彈,於是眾人還精心演出了一場戲。結果被壽三郎直接駁斥,作為女兒,小舞感受相當受傷。

完全可以預料。家中若有長輩,或者說有一天待我們都逐漸老去,可能也會一時無法接受自己變成行動難以自如的模樣吧!面子也好、內心害怕自己被世界淘汰也罷,這都是很真實的情感。這種害怕羞恥不願承認的情緒最終就會被成一把利刃,以銳利的言詞保護自己,卻傷害了他人。

最終靠著小舞的丈夫化解了尷尬,小櫻帶著壽三郎去散步。但壽一卻很在意父親寫下的遺願清單,雖然洋洋灑灑列了一百條,但其中一條「家族旅行」明明寫了卻被畫掉。感覺蠻微妙的,如果不想讓人看見應該會直接塗掉吧?壽三郎應該是很期望可以有,卻又沒有自信能夠再次擁有家族旅行,反而讓人在意。

壽一非常想達成父親的願望,事實上他在能樂跟摔角界線逐漸模糊,結果練習的時候竟然把與他練習的壽限無(桐谷健太)像摔角一樣勒住;這段接得太順,筆者看了哈哈大笑。壽一也把自己想在繼承能樂同時持續摔角活動的想法告訴壽限無,但壽限無認為獻給神的舞蹈:「能樂」是觀山家的命運,摔角這種會讓自己受傷的活動不應該與能樂並存!

這裡筆者覺得有趣的是,壽限無到底怎麼想的呢?也許他在講述的同時,是否會因自己只是養子而對有優先繼承權的壽一感到不悅?下集我們可以知道他確實是壽三郎的親兒子,那麼他會想要爭取繼承嗎?

接著摔角界也來攪和了。原來壽一離開後一切看點降低,所以他們懇求壽一回來摔角界協助。這部分可見壽一很幸運,無論能樂還是摔角都相當有天賦。原先想說為何會執著在沒有切的年輪蛋糕,結果壽一拿著刀子同時正好眾人低頭懇求他回歸,還被剛返家的小櫻撞見,乍看之下就像他拿刀威脅眾人一般;小櫻回想先前壽一還錢的紙袋也充滿血痕,頓時驚恐萬分地離去。筆者再次大笑!雖然年輪蛋糕來得莫名其妙,但一切實在太好笑。

總之壽一回歸摔角界,為了不被發現還扮演成「世阿彌」。結果才出場就因緊張而難以動彈。這時蔚然不動的他竟想起了父親對自己的能樂教誨「軀幹」!軀幹相當重要!能樂與摔角的畫面與動作忽然錯視與重疊,完成了一場精彩的摔角!超爆笑!而且意外爆紅,再次寫下摔角界的新篇章!

收入穩定後,壽一向小櫻坦承想完成父親家族旅行的願望,並以支薪方式請求她協助扮演父親的未婚妻。因緣際會下換小櫻講起了「我家的故事」。原來小櫻的家庭破碎、甚至經濟困難,所以壽一所謂的「我懂,就是錢的問題」,這樣的說詞說者無意聽者卻有心,對小櫻而言,雖然收錢做事光明正大,但還是會讓她心底一陣刺痛。

這段的情感很細膩,但表現方式很有趣。畫面又忽然回到片頭「我家的故事」,還刻意用「能樂」方式演出,演員甚至還是同樣一群人,又鬧又惋惜小櫻的身世。

結果奇蹟發生。壽三郎的狀況好轉,甚至主動說要帶著小舞買的老人助行器出門。果然他對子女的情感還是很強烈,雖有反彈但最終還是願意接受子女的善意,甚至還可以自我調侃;這大概就是老年人的最高智慧了吧!這點看了很溫暖,感受到這一家其實還是很愛彼此。畢竟不是每個家庭都有這樣美好的結尾。

但關鍵的是後續。沒想到壽三郎記得很多事情。其實他都清楚小櫻只是作為看護而順著他扮演未婚妻、清楚女兒小舞購買老人助行器的心意、清楚孩子們對自己的擔心,可畢竟長輩拉不下顏面,只好傲嬌地、扭捏地接受這些。雖然是很簡單的對話,但這個從出場就很隨興又失控的壽三郎,在此展現了細膩的智慧、身為長輩令人尊敬的一面,以及身為父親必須站在子女前面遮風擋雨的驕傲自尊心。是自尊心,也是父愛。

可愛的是後續壽三郎與小櫻一起去看摔角,持續完成遺願清單。結果正好在洗手間遇到準備上場的壽一,還好已經帶上面具;其實戴上面具的彼此,說不定更能夠拋開舊有框架互動?

這天正好是壽一準備晚餐的日子。於是他在場上動作迅速,快速完成了一場比賽還衝回家處理。這段超爆笑,看長瀬智也各種浮誇顏藝實在很有趣,不時還穿插他的內心話,明明手忙腳亂還在最後假裝很悠哉!超有趣!

結果爆笑過後又越發感動。壽三郎在壽一幫自己洗澡時提到了今日觀賽的事,還特別提到有一位選手「軀幹」特別強,甚至希望他放棄摔角來做能樂。雖然壽一裝作不知情,但對於一直渴求被父親誇獎的他,這也許就是最美好的讚賞了吧!

先前幾集可以知道壽三郎本來就默默有在關注壽一的摔角活動,所以這裡合理推測他看「世阿彌」的動作應當有猜到那是壽一,但能樂是不能鼓掌的、作為父親也不習慣誇耀兒子,只好透過這樣委婉的方式,達成多年來兒子的期待。



發表留言

Share


瀏覽次數:3,319  |   文章分類: 每周劇評  加入書籤: 永久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