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準時下班。》第8話 (7.0分)


Share


持續偏離「準時下班」主題,更關注結衣的感情。可感情線鋪陳顯然沒有前半段點到為止來得精彩,硬是分化諏訪與結衣穩定的情侶關係,卻在推進種田同時強烈切割,沒有女主情歸何處的懸念與期待,只有意味不明的疑問。故事走向越來越難理解,虎頭蛇尾近在眼前。

作者:葉奶茶
收視:9.1%


劇 名:わたし、定時で帰ります。
電視台:日本電視台 NTV
首 播:2019年4月16日
時 間:逢星期二晚10時

原 作:朱野歸子
編 劇:奥寺佐渡子、清水友佳子
導 演:金子文紀、竹村謙太郎
監 製:新井順子、八尾香澄

音 樂:平野義久、新屋豐
主題歌:「Ambitious」Superfly

官 網:連結
維 基:連結

演 員

東山結衣 — 吉高由里子 主演
種田晃太郎 — 向井理
吾妻徹 — 柄本時生
来栖泰斗 — 泉澤祐希
三谷佳菜子 — 宍戶Kavka
賤岳八重 — 內田有紀
福永清次 — 中山裕介
諏訪巧 — 中丸雄一
愁 — 櫻田通
王丹 — 江口德子
戶塚學 — 梶原善
篠原友之 — 酒井敏也


本集有兩大重點,一是星印案子、一是結衣的感情線。首先部長福永(中山裕介)透過拉攏丸山常務(岡部崇),強行通過低價的星印廣告案,還指派給賤岳(內田有紀)負責,眾人莫可奈何,種田(向井理)則在僵局中嘗試與業主做計劃的交涉。

這部分感受到種田雖然是個工作狂,但從不勉強其他人加班,甚至常肩負解決問題、主動交涉、扛起責任的角色,這點來看他真是個很值得尊敬的上司。

對於強行通過,結衣(吉高由里子)實在無法接受,於是詢問了前上司石黑(木夏隆行)。這段值得留意的是石黑大加讚揚工作認真的種田,可見工作狂也是有人欣賞的。

但這次星印案子遭殃的還是賤岳,儘管工作能力高,但一方面這是一個低價又急迫的案子,另一方面她還有家庭要顧。果不其然,家裡馬上出了狀況,丈夫趕回老家,賤岳既要工作又要照顧幼兒,馬上就左支右絀。

種田雖想幫忙,不過顯然星印公司刻意逃避問題。開會時總是派出沒有實權的牛松(金井勇太)出來推託,恐怕該公司也清楚他的家庭背景,藉此來佔便宜吧!

不過賤岳的危機還不僅於此,丈夫提出想搬回老家照顧父母,星印案子日程嚴重延遲,同時前一負責項目又有狀況,她顯然有些筋疲力竭。結衣主動協助時,種田倒是要她不要勉強自己,這句話自然是表示他會全力協助,但是否也是對結衣的關心?

不過不僅賤岳有危機,結衣感情上也有點狀況。首先她和諏訪巧(中丸雄一)對於婚禮的安排想法似乎有出入,儘管這部分還算寫實,但對照先前兩人的互動,總覺得編劇有點沒事找事。筆者倒是想起他與結衣明明是同行,應該有很好的劇情發揮空間,怎麼幾乎未有著墨?

但後續諏訪的母親(清水良子)忽然到訪,結衣看似不擅與其相處,可最後卻又與其母相談甚歡,加深關係。

後續結衣偕同諏訪去賤岳家幫忙,諏訪外出時,結衣與賤岳的談話中,又引起諏訪的不安。不過賤岳的推測也頗有可信度,種田確實還是相當關心結衣。不過感情線的安排反反覆覆,實在難理解,甚至有點令人煩躁。

令人煩躁的還有福永部長,好像嫌事情不夠多似的,又想說服種田推動新的辦公室活動,實在莫名其妙。同時星印公司各種逃避討論也造成賤岳行事上的困擾,身為部長的福永不僅不挺身解決,還想提議賤岳周末加班陪對方打高爾夫?

先不說要求周末加班本就不合理,加班理由也是莫名其妙,再說賤岳還有家庭,福永是否一點同理心都沒有?



發表留言

Share


瀏覽次數:5,585  |   文章分類: 每周劇評  加入書籤: 永久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