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陸王》第2話 (8.5分), 第3話 (8.0分)




第二集以接近無法解決的困難為主線,以「信任」和「誠意」貫穿整集,加上日本人獨有的職人精神,讓逆轉意外地合理,細節描寫出色令人讚賞。相反第三集逆轉難度較低而且解決過程較簡單,但寺尾聰和山崎賢人之間意外的關係令人投入,以微妙的方式彼此影響改變,是池井戶劇少見的細膩,也進一步改變我對山崎的觀感。

劇評者:劍心
收視率:14.0%, 15.0%


劇 名:陸王
電視台:東京放送 TBS
首 播:2017-10-15
時 間:逢星期日晚8時

原 作:池井戶潤
編 劇:八津弘幸
導 演:福澤克雄、田中健太
監 製:伊與田英德、飯田和孝、川嶋龍太郎

音 樂:
主題歌:

官 網:連結
維 基:連結

演 員

宮澤紘一 - 役所廣司 主演
宮澤大地 - 山崎賢人
茂木裕人 - 竹內涼真
城戶明宏 - 音尾琢真
富島玄三 - 志賀廣太郎
有村融 - 光石研
飯山素子 - 木村綠子
飯山晴之 - 寺尾聰
坂本太郎 - 風間俊介
大橋浩 - 馬場徹
安田利充 - 內村遙
仲下美咲 - 吉谷彩子
江幡晃平 - 天野義久
正岡明美 - 阿川佐和子
佐山淳司 - 小籔千豊
家長亨 - 桂雀雀
宮澤美枝子 - 檀芙美
村野尊彥 - 市川右團次
小原賢治 - 瀧皮爾
宮澤茜 - 上白石萌音
平瀬孝夫 - 和田正人
毛塚直之 - 佐野岳
吉田 - 山本涼介


大家有看我的Facebook專頁,大概會知道我去了日本賞紅葉大半個月,去旅行時看劇寫評是不設實際的事(畢竟只是興趣又不是受薪工作),但回來後數天我已經追回最新的進度,劇評也會漸漸趕上,以一星期兩話的速度來看,大概下星期就可以。

經過第一集稍為過快的速度,第二集已經回復正常,為了「陸王」的鞋底找輕巧又耐用的材料,小鉤屋眾人投入於尋找「絹黏土」的專利持有者。當然你想深一層就會想到「這原料一定適用於造鞋嗎?」,但作為只有10集的日劇,也不能要求太多。

茂木裕人(竹內涼真)因為看到宮澤紘一(役所廣司)的親筆信終於把陸王拿上手,關鍵是那封信,一直以來「親筆」是誠意的一種,而誠意是日本人重視的一點,這封信也暗暗捲起日式和美式做法的分野。

宮澤大地(山崎賢人)因為求職不順,遇上老爸叫他為家業幫手就大發脾氣,父子差點打起來。山崎賢人演一臉輕佻的角色很有經驗,難得這裡不覺得他是在耍帥,而是帶出年輕人前路茫茫的無奈,演得自然也讓我對山崎的看法漸漸改變。

坂本太郎(風間俊介)出手幫忙下,紘一終於和專利持有者飯山晴之(寺尾聰)見面,看飯山的超級謹慎,加上開口就是大額金錢,成功塑造見錢開眼的形象,而且言語間帶出「信用」的話題,也成為這集以至整部劇的其中一個核心。

飯山的妻子飯山素子(木村綠子)看來是和丈夫同甘共苦也為他擔心的賢妻,然而因為過去木村綠子演白鴿眼女性的機會太多,搞得我一時間水土不服,幸而她的土氣打扮能讓我稍為感受到她和過去角色的分別。

主角對手公司阿特蘭提斯內,選鞋師村野尊彥(市川右團次)一直盡心盡力為茂木的復活而努力,但鏡頭一轉就是小原賢治(瀧皮爾)和跟班佐山淳司(小籔千豊)討論著不能跑的人只是蛀米大蟲。導演明顯刻意營造兩方面的對立,也就是半澤系劇集「忠奸分明,觀眾易懂」的手法。

有村融(光石研)的角色除了為主角提供知識和協助,更重要是向觀眾提供關鍵的資訊。由上集介紹「跑法」,到今集「鞋底材料」,他的目標都是讓觀眾漸漸認同「主角努力的方向是對」,減低對其勇往直前是否亂來的質疑,這一點比之前半澤系劇做得更用心仔細,要讚。

在飯山的專利上,主角面對的競爭對手是美國數一數二的化工企業,而且對手能付出紘一無法承擔的專利費,看上去主角根本沒有勝機,看到這段我開始擔心劇情無法為必定會出現的逆轉自圓其說。

演主角女兒的宮澤茜(上白石萌音)其實戲份不多,都是家庭衝突中的緩和角色,再加上言語中稍為引導哥哥大地多想自己的前途。

大地向父親提及自己打算隨便找工作的原因反而令人印象深刻。誰都曾經有志氣想發揮自己所長,但多次被人否定後,變得消極也是很正常的事。我在大地那樣的年紀也有差不多的想法,真正做到有自信已經是近年的事了。更想不到的是,說出令我信服對白的,竟然是山崎賢人。

回到阿特蘭提斯那邊,茂木因人傷病,似乎要被這贊助商放棄,回憶起當日小原部長對他說「阿特蘭提斯為了你什麼都願意做」,和現在相比完全是兩回事。導演還在此時加插小原對如日方中的跑手毛塚直之(佐野岳)說同一番話,是露骨,但對比力度的確強大。想深一層,在只重視實績的美式管理之中,放棄沒用的人卻是理所當然的事。

因為我有考取清酒唎酒師資格,所以對於飯山在便利店兩次選酒的畫面特別在意。他第一次選的是被通稱為「ONE CUP SAKE」的揭蓋式清酒,因為品牌「大關」用這方式推出小量裝清酒「ONE CUP OZEKI」而讓很多品牌跟隨,這類酒重點是「廉價」,是低收入大叔的最愛。飯山第二次選的是較高級的傳統樽裝,用以顯示他即將有錢所以出手更闊綽,但其實在便利店買得到的清酒基本上說不上是高級……

紘一行「三顧草蘆」之禮,終於因為身上的工作服引起飯山的興趣。之前已經有鏡頭舖排飯山曾是投入於手藝的專才,看到走差不多職人路線的紘一,產生共鳴是很合理的事,特別是他們都是上年紀的日本人,上一代重情義重傳統的心,正是讓他們接軌的關鍵。

飯山應邀到小鉤屋參觀,從他對機器的興趣,以至動手修理機器的能力,都帶出他一直把職人能力的自豪感藏在心底。他也想發揮所長,只是時不與我,所以有機會的時候就會露一手。這一點和在找工作的大地想法相似,劇情安排這兩個角色遙距呼應,到之後二人關係變得密切互相影響,是很細緻而用心的安排,是原著還是編劇之功?

一般日劇到了此刻應該都是主角感動所有人然後合作,但《陸王》卻在飯山受感動後繼續讓他拒絕,立即讓劇集的合理度上升!一個正常人怎會放棄垂手可得的大筆金錢,而選擇加入別人看起來無謀的冒險?

當然這情況必須要逆轉才能讓故事延續下去,美國化工企業因為飯山曾經破產不值得相信而合作告吹。看起來是很突然,但論合理性卻找不到太大破綻。特別是這一集不只一次強調「信任」的重要性,飯山曾覺得紘一信不過他,今次也只是別人信不過他而已。雖然我是覺得合作告吹的部分可以加多一點時間去描寫,以在「合理性」之上追求「流暢度」。

失去靠山的飯山,決定抓住小鉤屋這最後救命草,讓主角的危機逆轉,劇情就很合理了。另一方面茂木也是因為失去阿特蘭提斯這靠山,才把陸王穿上。一個人在失意之中,「信任」及「誠意」的重要性就會提升,說到底這也是「雪中送炭」的成語故事而已,受送炭者感召,很合理吧?





     

發表留言



瀏覽次數:5,581  |   文章分類: 每周劇評  加入書籤: 永久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