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是先出生的我》第4話 (7.5分)




不過改革帶來的不只是一、二年級生的正面回應,三年級因為「要高考」所以不在改革之內,結果學生中的老大就跑來訴苦,說自己為甚麼就是被冷落的一群。

京明館高中有不想改變的「資深」教師,也有想要讓學校變好的年輕教師一派,但這只能算是外因;有所變化就必須一視同仁,一至三年級生應常要共同進退,儘管筆者不認為中學生會因為這些小事就到校長室吵鬧,但這種劇情明顯是給鳴海校長「丟球」,讓他又有機會一展抱負。

《只是先出生的我》這樣的劇題一看就明白;鳴海邊做邊學、現學現賣,順便從學生身上重拾被社會磨平的稜角;承受了加賀谷專務的意氣,究竟是可以堅持下去做不被認同的事,還是就這樣屈服?

跟最初兩集相比本劇漸漸找回節奏,找到鳴海那一種作為素人勇於反抗也勇於學習的感覺。雖然本集對學生的反應未免誇張過頭,但的確有表現到鳴海那種作為新任校長的青澀,

不過本劇另一個仍嫌不足的地方,是鳴海的演辭雖長但總覺說服力不足,或是太長或是語氣太過平和,就算是過往筆者真正體驗過的學生生活也不像這般溫吞。如本集鳴海用的例子就總是無法準確針對三年級生感到自己不被重視的意見,反而把餅愈畫愈大,大得找不到主線的癥結。

即使如此,至少劇本上找回正確方向,不會再看到睡著;之後多加點火的話還有得救。






     

發表留言



瀏覽次數:12,808  |   文章分類: 每周劇評  加入書籤: 永久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