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遺產爭族》第6話 (7.5分)


Share


劇中某些對金錢的看法實在發人深省;育生的父親肇的出場亦增添了新氣氛;育生依然意向不明;一眾角色因金錢而逐漸人格扭曲,夫妻姐妹間更現出裂痕。育生最終真會黑化嗎?

作者:Seth
收視:9.9%


劇 名:遺産争族
電視台:朝日電視 EX
首 播:2015-10-22
時 間:逢星期四晚9時

編 劇:井上由美子
導 演:松田秀知、常廣丈太
監 製:服部宣之、峰島步、霜田一壽、池田禎子
音 樂:澤田完

主題歌:生物股長「ラブとピース!」
官 網:連結維 基:連結

演 員
============ 主要 ============
佐藤育生 - 向井理 主演
河村楓 - 榮倉奈奈
============ 河村家 ============
河村龍太郎 - 伊東四朗
河村恆三 - 岸部一德
河村陽子 - 余貴美子
矢幡月子 - 室井滋
河村凛子 - 板谷由夏
矢幡正春 - 鈴木浩介
============ 佐藤家 ============
佐藤華子 - 岸本加世子
============ 其他 ============
吉澤貴志 - 渡邊一慶
龜山丸未 - 堀內敬子
金澤利子 - 真飛聖

《遺產爭族》詳細介紹


承上集,育生的生父肇的現身令華子大吃一驚。肇想見育生一面,華子想到肇以往拋妻棄子因而斷然拒絕。其後華子亦告訴了育生有關肇再出現一事,更叮囑育生千萬不要告知肇關於河村家遺產的事,因為肇極有可能因有利可圖而在闊別廿多年後再次現身。

另一方面,恆三收到正春的請辭,但作為母親的月子卻沒有收到正春的半點消息,頗受打擊。死神恆三對正春的請辭沒太大感覺,只公事公辦。


龍太郎知道之前所立的遺囑內容已經曝光,家人因此而爭吵不休,便想可能正因立遺囑是秘密進行,才成為家族爭執的源頭,於是便決定叫大家來到醫院,推心置腹的說出心底的不滿。女兒們固然感到不滿並要求龍太郎重新立一份遺囑。

不過龍太郎說了一段話很有意義:一說到不會將遺產交給女兒們,女兒們第一個反應是不能接受,不能饒恕等,覺得得到父親的遺產是理所當然的事。但那可是龍太郎用血汗賺回來的金錢,要怎樣用亦確實有他的自由。況且一旦為子孫留下遺產,子孫們便會因此而耽於逸樂,反而適得其反。

龍太郎希望能將他的財產用在真正有需要的人身上,並想著以金錢買來名流青史也不錯。這樣卻被育生說為是龍太郎過於傲慢,等於看不起病人。

筆者當真想對育生大喝:少說漂亮話了!金錢就是金錢,不論出發點為何,以龍太郎的豐厚家財去幫助一些有需要的病人,確實是件功德無量之舉。先不論該不該將遺產留給三名女兒,筆者是十分同意龍太郎的決定。


龍太郎表明不會改變主意後,陽子再次變得神經質,終日患得患失,明顯情緒出現問題。凜子則開始搜掠已過世母親留下的珠寶首飾等名貴物品,似乎已決定夾帶私逃,遠走高飛。

值得注意的是,陽子與恆三在家中花園對話時,肇就在門口鬼鬼崇崇的躲了起來,遺產分配出了問題一事應該已被肇所耳聞,只不知他到底所為何事。

育生忽然去找利子,正是想詢問一下關於遺產分配一事究竟有沒有轉彎的餘地。基本上除了育生與楓離婚或育生犯了法,變成不再適合當遺產執行人之外便再無他法。於利子反問之下,原來育生因為童年陰影所致,令到他長大後不想被金錢束縛,只想要個氣氛和諧的家。對金錢有著這種觀念的育生,卻偏要被指名來當遺產的管理人,這對育生來說可能是個考驗。

老實說,育生對金錢的觀念實在過於煽情。的確金錢亦被稱為萬惡的根源,它令無數家庭因它而破裂,朋友因它而反目。沒錢萬萬不能,可它卻不是萬能,簡單點來說,它亦只不過是人們為了達成各種目標的工具吧。

那麼武器的屬性又是好是壞呢?它能傷害無辜、但亦能保家衛國,是好是壞是看使用它的是什麼人,卻不是武器本身。筆者相信金錢的道理也是一樣,它能令人變得貪婪墜落,無惡不作,亦能救人於水深火熱,為人雪中送炭。對金錢作出復仇……雖有點不好意思,但這應該是中二病的設定吧?

凜子收拾好行裝,準備返回美國。陽子依依不捨,凜子亦裝得十分灑脫。只是在凜子外出後,陽子卻在凜子的行李內嗅出端倪。這令筆者實在忍不住要吐槽:這梗這到底是源自神犬拉西還是龍崎郁夫啊?

肇數次在河村家外徘徊仍過門不入,這次終於一鼓作氣直接來找楓,並順利見到育生。其實早前育生明明跟楓說了肇隔了廿多年再來找他們,目的大多是為了錢這事。但楓本身就單純,沒有什麼機心,還邀請肇到家中坐坐,令到育生十分為難。


肇來到河村家後表現得十分興奮雀躍,原來肇一直以來以當補習老師為生,並說出來東京其實是為了在靜岡那邊建一幢三層高的補習社而集資(果然是為了錢而來嗎?)。然而陽子與凜子卻恰好在這時為凜子私下帶走過身母親的遺物而爭吵不休,甚至大打出手。其後凜子更在一怒之下,將育生將成為河村家遺產管理人一事當面說給肇聽,遷怒於肇。場面十分尷尬,育生最不想肇知道的事也從凜子口中說出,最後育生亦請肇離開。

育生終忍不住,要與肇說清楚,並打算用錢將肇打發離開。但肇卻表明,他來找育生並不是為了要錢,反而是在交待後事,說現在靜岡那邊他那幢房子大概值500萬日元,以後也打算將它交給華子。令到育生與在一角偷聽的華子到感到有點錯愕,亦有點感動。

肇更說出:自己有錢了,就會覺得家裡的人也是貪自己的錢而過來。

這話正正是育生當初對河村家眾人所說的話,但這次卻正好應用在育生自己身上,感覺十分諷刺。育生似乎也漸漸變成自己曾看不起的那種人。


育生與肇一席話後,立時豁然開朗,決定相信龍太郎,欣然接受遺產管理人一職。陽子本寄望恆三能幫得上忙守護遺產,但最終卻仍一事無成,令到陽子終於爆發,要與恆三離婚。本來恆三連怕也未曾怕過,但當陽子指出,沒有了「河村家女婿」這頭銜的他什麼都不是。細想之後,恆三心知不妙,態度開始軟化,然而日夜受盡恆三氣的陽子似乎真要來個玉石俱焚。

看盡河村家內人人因金錢而變得扭曲,令到育生心灰意冷,他竟然直接去找龍太郎,要求龍太郎重寫遺囑,將所有遺產全給育生他一人。看到這幕,筆者實在擔心,劇情千萬不要變成育生為了金錢而黑化,但到最後水落石出時,原來育生是為了平分遺產而這樣做……如果是這樣實在太無聊了。


下集預告的主要戲碼為育生的黑化與恆三受河村三姐妹所託要守護遺產。

來到第6話,劇集的優劣之處逐漸變得明顯。優點在於編劇對金錢與人性確實有著很深的體會,時常透過旁白與劇中對白,說出一些關於金錢意味深長的道理,確會令世俗中的我們有所反思。

可是作為戲劇來說,最致命的決點是觀眾們實在難以投入主角的視點,無法被捲入劇集氣氛之中。當中最主要的原因,是主角育生的意向不明,他的舉動時常令人無法理解其目的到底是什麼,因此觀眾們只能猜測,卻難以代入。

先不論劇種與劇本的精彩程度,同季的《下町火箭》內的佃社長,目標就相對地十分清晰明確,讓觀眾們很快便能投入到其中,高下立見。


發表留言

Share


瀏覽次數:5,914  |   文章分類: 每周劇評  標籤: , , , , , , , , , , , , ,  加入書籤: 永久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