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約會SP ~ 2015夏 秘湯》(8.5分)




今次SP巧與依子更進一步,順理成章地由二人的進展帶出一般人結婚前後大多會遇到的麻煩。例如同居和出軌問題等。二人性格鮮明不用多說,今次SP劇情編排自然流暢十分不錯,當中包含的現實中大家都有機會遇到的各種問題非常寫實,相信曾經遇過相似情況的觀眾們會看得很有共鳴。

作者:Seth
收視:9.5%


劇 名:デート~恋とはどんなものかしら~
電視台:富士電視 CX
首 播:2015-03-19
時 間:逢星期一晚九時

編 劇:古澤良太
導 演:武內英樹、石川淳一
監 製:山崎淳子

音 樂:
主題歌:chay「あなたに恋をしてみました」

官 網:連結
維 基:連結

演 員

藪下依子 - 杏 主演
谷口巧 - 長谷川博己
島田佳織 - 國仲涼子
鷲尾豐 - 中島裕翔
島田宗太郎 - 松尾諭
藪下小夜子 - 和久井映見
谷口留美 - 風吹純
藪下俊雄 - 松重豐
橋本彥乃 - 芦名星

《約會》杏、長谷川博己 2015冬季日劇詳盡介紹


雖已事隔半年,但那令人熟悉的輕快配樂一響,便立即將觀眾再次帶回故事,感覺不俗。看著巧與依子各自整裝待發,想必是準備約會吧?巧的房間內的「人造人003」與「人造人009」的手辦模型擺放得相當顯眼,難道是二人關係進入穩定期的象徵嗎?


然而與依子碰頭的竟不是巧本人,而是一路以來都在她身邊默默支持著的鷲尾君。看著依子與鷲尾摩拳擦掌,再看著巧與一名神秘女性在花前月下笑意盈盈,絕對是出軌與捉奸的節奏!

故事回到最初一切發生之前,巧與依子結伴看完煙花大會後,再為那份能讓共同生活變得有意義的指導手冊(結婚契約書)作最終調整。內容細緻到連每日什麼時間要幹些什麼也一一列明,對依子來說是理所當然,但對巧來說應該是個新挑戰呢。

有趣的是依子亦準備向巧求婚,內容為絕密。女性對男性求婚的例子雖少,但作為現代人或多或少都總有聽過,筆者對依子準備向巧求婚一事,只當作是為了戲劇效果,合理性之類的亦不用深究。

筆者思想比較古老,總覺得求婚就要有求婚的格調才成。那格調是什麼呢?便是當結婚對象還未百分百答應跟你攜手度過下輩子,所以才要以求婚來表達誠意。但看著原來有很多人連酒席也訂了,囍帖也派了,大禮也過了,卻仍未求婚……當然「求婚」這動作最終都會做,但大局早已定下,這樣的求婚便失去了應有的誠意與感動。

巧與依子要走到如今這步真的得來不易,但鷲尾竟然臨場來個大爆發,再次打算發起挑戰。畢竟已經過半年,亦難得作為當事人的巧與依子都已決定結婚,作為他們的朋友,無論自己怎樣想也不可能在此時此刻搞亂吧?鷲尾的出發點雖是為依子好,但未免太煩人了吧。

經過鷲尾君那麼一搞,依子也產生了相應的煩惱,依子繼而受到公司女同事們的小道八卦消息影響,最終決定要與巧來個半同居試婚。

就如依子的同事們所說,若果能在結婚前知道結婚對象的本性的確是件好事,只是婚前同居分開時很麻煩,當然也少不了更為現實的金錢問題,因未必全部人也有相對的經濟能力負擔起自己獨居的一切洗費,結果半同居就成了最好的折衷方法。

看著巧在弄飯時如弄化學工程般的戰戰兢兢,每天活動也在限時限刻,像巧說的一樣,那只有監獄的感覺。加上依子作為一家之主(賺錢養家)的角色,作為在家中支援的巧在簡單爭吵上的底氣已明顯地比以前弱了。

在東方社會,大多會以賺錢能力來衡量夫妻間於家中的地位,兩者不相上下還好,一旦其中一方賺得多很多,甚至是整個家庭經濟支柱的話,很多時其氣焰也會令家人不太好受。聽說很多的出軌例子也從這種前因而衍生呢。


依子對半同居的計算方法亦令人拍案叫絕,習慣了高等遊民生活的巧卻是叫苦連天,慘過入獄。當巧一回到自己的房間時,猶如放監一般,充滿著對自由的眷戀。

在巧與依子為其母親小夜子拜祭時,巧邂逅一名貧血的淚痣美女橋本彥乃(芦名星)。彥乃雖初次與巧相遇,但她對巧所流露出的眼神確夠深情曖昧,如果筆者是當事人的話,早已被她勾走魂魄了。

(稍為說兩句提外話:聽聞淚痣又名美人痣,是桃花痣的一種,不論男女皆電力十足,常會惹來一大群狂蜂浪蝶。記得松嶋菜菜子以及剛於日前摔破萬千師奶心的福山雅治都有這顆淚痣呢)


當彥乃問依子是否巧的妻子時,巧連忙否認,而且因為這事實太重要,巧還說了兩次,依子頓時大感不悅。相信若果對方是一名老婆婆或其他男性的話,就算巧答同樣的答案,依子也不會那麼大反應,甚至還會認同。可惜對方是一名比自己更有魅力的女性,依子心深處的競爭之心早已不知不覺地燃燒起來,巧那樣的答案更是火上加油,結果當然是回家後被依子大興問罪之師。

女性還是比較細膩,在看到巧遇上彥乃之後,依子亦提高警覺,還是覺得為他們的結婚契約書加上有關出軌的條目才成。

然而怎樣為出軌定下界線?拖手,親吻算不算出軌?與異性朋友二人獨自吃飯,獨自上異性朋友家之類算不算?身體上十分規矩,但心理上早已見異思遷,這算不算出軌?更現實點的,明明有了另一半,卻仍暗中在網上或其他地方認識異性卻什麼也沒做又算不算?這題目實在是剪不斷理還亂,恐怕只有當事人才知道自己的心到底怎麼想。

其後巧稍為將聖域(他的房間)的一部分帶到依子家作為他的心靈支柱及寄託,看著依子拿出呎子來限制聖域的面積,相信香港的朋友們定必會心微笑。

當然被對方個人物品「入侵」亦是同居過程的其中一環。幻想總是美好的,但往往在同居之後,你最喜愛的私人空間都會受到外來勢力的入侵而變得面目全非,甚至會堆積成一個令你覺得慘不忍睹的黑暗角落。


相信巧也萬萬想不到竟然在附近的超市再次遇上彥乃。但超市和郊外的組合,未免太有「晝顏」的節奏吧?害得筆者在看到這段的時候,腦海中自然奏起「never again…」那不倫劇集的相關配樂。


順理成章,彥乃採取主動邀請巧一同吃飯,席間二人談笑風生,巧亦露出與依子在一起時難以看見的溫暖笑容,令到整個空間充滿著情侶拍拖前那種甜美氣氛。彥乃更主動邀請巧去自己的家,因彥乃快要離開這地。無論橫看豎看也只能是出軌的發展吧?然而巧仍保持著一絲理智,斷然拒絕彥乃的邀約。

不得不說,飾演彥乃的芦名星雖算不上是大美人,比起便服她確是十分適合穿和服,穿上後吸引力大大提升,令筆者再次看到選合適衣著的重要性。


事態急轉直下,巧明顯已厭倦家庭主夫的工作,很多家務也得過且過,有些更是錯漏百出,完全打亂了依子規律的日常生活。依子一怒之下,決定把讓巧沉淪的聖域掉進垃圾袋。相信大多數情侶/夫妻的吵架都是從這種小事化大的節奏開始,最後巧與依子亦鬧得不可開交,不歡而散。

從第三身的角度去看,其實巧與依子也有為彼此努力付出,只是自己所付出的努力與真心,不單止不被對方認同,相反更被對方狠狠地否定,所以依子便因而受傷,心痛落淚。



與依子大吵一場後,巧最終也難敵空虛、寂寞及美色嗎?他竟再次找回彥乃,更單獨到對方家中赴會,這畫面剛巧被鷲尾撞破,結果他就在住宅外待到巧與彥乃於晚上分別。

依子似乎仍為與巧的相爭煩惱不已,父親俊雄開解她,並解釋其實很多夫妻也經常那樣爭吵,然後慢慢的互補價值觀的不同,逐漸互相認可,這便是夫妻間一起生活的意義。

可是當俊雄及依子收到鷲尾的通風報信之後,故事就急轉至捉奸的方向。依子不單動用了國家級的戰力(同期的警視廳公安部精英),更以巧的母親留美及好兄弟宗太郎作為線眼,最後更使出碇司令的招牌動作,恐怕這已不是土下座便能解決的狀況吧?

依子原本打算讓巧在彥乃家中留到超過晚上11時而觸發出軌條例,無奈巧8時多便與彥乃分別。依子一計不成再生一計,決定設計令他踏進陷阱,似乎非要令巧踏上出軌這條不歸路不可。

依子先與巧約定一起去短途旅行,卻在出發前推說有公事無法抽身,為巧製造相約彥乃的大好機會。然後再派宗太郎暗中監視巧的一舉一動。

宗太郎見巧獨自前住,便立即向各人匯報。正當眾人都鬆一口氣時,彥乃卻突然現身迎接巧。

巧這種出軌行為是依子絕對無法饒恕的,向來冷靜的她最終也失去理智,在大庭廣眾下舉刀對準巧。

照劇情來看,出現以上畫面實在十分合理,只是原來所有事都是一場誤會,以上畫面亦只是依子暈倒後的妄想片段。


原來彥乃雖然丈夫早歿,但現在已有新的未婚夫,正是溫泉旅館的老闆。彥乃對巧那種曖昧的眼神及,邀請他到她家中作客的原因,全因為巧的氣質與其過身的丈夫十分相似,所以彥乃想帶巧給奶奶看看,對彥乃來說,也算是一盡孝道。

這段解畫筆者十分欣賞,是情理之內意料之外,十分出色。而之前的誤會,要怪就怪彥乃實在表現得太嫵媚了吧?那種犯規的眼神到底想叫人怎麼辦啊?

在鷲尾與宗太郎所製造的機會下,巧與依子終於在獨處時間中和好如初。果然愛上一個人,就總想佔據對方心中所有位置,連一絲邊沿的空間都不能被第三者佔有。


以往小夜子就因俊雄與一名女性部下的事而大鬧一番,但轉眼間又和好如初。小夜子曾對依子說過,雖然愛與恨是截然不同的情感,但有愛才有恨,愛越深,恨亦越深。道理大家一早就懂,但當親歷其境,當事人又能否保持清醒?這令筆者更加感到婚姻絕對是一門知易行難的大學問啊。

最後是依子的突擊求婚,巧欣然接受,大家繼續努力,重寫新的結婚契約書吧。




     

發表留言



瀏覽次數:12,074  |   文章分類: 日劇總評  標籤: , , , , , , , , , ,  加入書籤: 永久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