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r.倫太郎》第7話 (8.0分)


Share


夢乃和日野的鬥爭白熱化,單元則走溫情路線,而且是生活中無可避免要面對的情況;說教味不重但滿有意味。首集過後沒再提及的權鬥情節再次浮面,但似是為另一個單元作鋪墊的踏腳石。雖然每一集都蠻不錯,可是始終沒有特別出色的一集,我們應該期待往後有高潮位還是穩定落幕?

作者:CK
收視:12.3%


劇 名:Dr.倫太郎
電視台:日本電視 NTV
首 播:2015-04-15
時 間:逢星期三晚十時

編 劇:中園美保
導 演:水田伸生、相沢淳
監 製:神藏克、次屋尚、大塚英治

音 樂:三宅一徳
主題歌:ケイファクトリー 「協力」

官 網:連結
維 基:連結

演 員

日野倫太郎 - 堺雅人 主演
夢乃 / 明良 - 蒼井優
水島百合子 - 吉瀨美智子
桐生薰 - 內田有紀
川上葉子 - 高梨臨
福原大策 - 高橋一生
矢部街子 - 真飛聖
小夢 - 中西美帆
益田伊久美 - 余貴美子
荒木重人 - 遠藤憲一
中畑元佳 - 酒井若菜
宮川貴博 - 長塚圭史
蓮見榮介 - 松重豐
池正行 - 石橋蓮司
相澤琉璃子 - 高畑淳子
圓能寺一雄 - 小日向文世

《Dr.倫太郎》劇集詳細介紹


今集單元故事圍繞本來就有的角色,之前劇情不時會提到桐生薰(內田有紀)有一個兒子桐生深也(平林智志),本集一開始就被發現弄跌自行車而刮花了宮川貴博(長塚圭史)的車子。這下才發現深也也是精神科病患之一,該不會主角日野倫太郎(堺雅人)是病患磁石,身邊人全部要接受治療呢?

深也的出現的時間,與益田伊久美(余貴美子)帶明良(蒼井優)到醫院接受治療重疊。當宮川大鬧深也時,甦醒過來的夢乃正好在診療室搞破壞。由第一集兩個人格互不干涉、中段開始有衝突,到現在白熱化的場面,逐少地加強夢乃的反應是正確的劇本寫法;當然蒼井優的演技也有加分!

本集的單元如何與日野拉上關係?秘密就在於夢乃打翻的動物模型。深也是一個患有學者症候群的自閉症患者(就是與ATARU一樣的癥狀),因而行為上也多有異於常人的地方。現實中有些患者擁有超強記憶力和計算力,也有些會表現出天賦的才華。劇中的深也除了會將模型排好之外,也會有特別的一面。

當然普通人更常認識的是「自閉症」。雖然社會主流想法仍然是對自閉症患者有所排斥(其實對精神科的歧視也是一樣嚴重),然而近年隨著對自閉症的認識日漸加深,也能夠了解到患者並非異於「常」人,只是另一種的不同。希望本集也可以對推廣認識自閉症出一份力就好。

說起來,明良很擅長在醫院拐帶孩子呢,差一點又會出現第四集的事態 ……

宮川在第一集時得到日野和夢乃擁吻的相,又是一件不提不記得的支線。而將相片交給因為夢乃而漸漸討厭日野的圓能寺一雄(小日向文世),二人聯手想消滅日野。不過惡人聯盟中最強的始終是夢乃,一吻止干戈不得已,還偷偷拿走了相。隨著劇情走向改變,日野的氣場開始被比下去呢。

宮川不惜用上黑材料來打擊日野,是要搶到認為「有價值」的病人。深也的母親薰在醫院工作可說近水樓台,罕有病例又是寫論文的好材料,已經值得動手腳去搶病人。(這樣的劇情在《醫龍》等的作品有很多,就不多說了)。過去都有講過真正的精神科醫生是藥物和心理治療兼用,可是日野和宮川在這次的爭論中,真正的核心是我們該如何去看待像深也一般的小眾?即使不是為了論文,是否將大多數人可以輕易接受的療法放在患者身上,解決眼前問題就可以?

當人們都不願意去互相理解的話,即使病治好了也只是治標而非治本。明良帶了粉紅小象公仔到醫院,就是想要去了解新遇到的深也。日野堅持著用心理療法去救助病人,並不是單單想要病「治好」,而是希望患者「變好」;而且在療程之中,不止患者得到治療,醫生也接受到病患的反應,這樣的互動是難能可貴的。

筆者一直讚揚的是編劇如何將劇中的信息協調地展現在兩條主線中。單元藉由深也來表達他人對患者的理解,全劇主線安排明良去參加深也得獎的慶祝會,卻剛好被日野的妹妹中畑元佳(酒井若菜)趕走。這裡是上集彌助被帶走一事所留下「牙齒印」的延續。當人們知道患者有病得治時,有否努力去理解他們的需要,還是自以為是地去揣測對方的目的?

將劇情由深也帶到明良,再回到夢乃以激化兩個人格之間的矛盾。夢乃不惜拉攏相澤琉璃子(高畑淳子)去打擊日野以保存自己,甚至提供黑材料來毀人清譽。全劇主線一步步走來,竟然變了港劇常見的宮廷鬥爭?

單元主線的終結由深也的自白開始。用口將想法說出來是多數人的本能,但對深也來說只能夠默默的去想,卻無法整理好說出來。(碰巧)深也藉著診療室的假名字板將心裡面的想法表達出來,他願意為了未來而付出,希望宮川的研究可以拯救其他人。

方便起見筆者整理了深也的說話。

「我一定會比叔叔們活得更加地長久的哦。等我有了孩子當上爸爸的時候,為了不讓我們的孩子像我們這樣痛苦,我決定進入到機器中去接受檢查。因為這樣子去做的話,非常厲害的醫生們就有可能想出來某一種好方法,來治療這種疾病。」

日野當初不讓深也接受檢查的決定並沒有錯,當患者無法將想法宣之於口時,醫生就有保護的責任。但患者本來也有他們的想法,就如日野所說要去理解病人;深也願意去做的事亦應該給予支持。

本集的單元主線甚至沒有「治療」的情節,編劇希望傳達給觀眾的想法,也不一定是要怎樣去治好病人。薰照顧深也時究竟承受了甚麼壓力、普通人又如何去看待我們並不理解的小眾人士。有時候我們要去幫助,有時候我們要去聆聽,深也的想法缺少的是一個傳遞的方法,和一個願意去理解的人。

單元過後是時候為下一集埋下伏線。蓮見榮介(松重豐)片末稍為出場一下,看來他是眼睛有問題?上集他就差點被花盆拌倒,這樣的他怎樣和日野拉上關係?

最後是琉璃子帶著相片來威脅日野,獅子開大口要5000萬。清高的日野會如何應對,早前被圓能寺游說回院工作的荒木重人(遠藤憲一),是取代有痛的蓮見,還是不聽話的日野?


小評

上集劇評推出後有讀者說媽媽桑久美子多年來都沒有發現明良患病這一點有不合理之處。碰巧本集也有類同的情況發生,筆者就借題發揮一下。

從劇情走向我們可以發現,在初段的數集中夢乃和明良的人格區分明確,基本上沒有出現過在人前轉換人格或者將對話說出來的情況。日野就曾經在這一集講過,是否因為工作時情緒太過高漲,使得休息時表現文靜。

而且相比其他職員,藝伎本來就是和演員一樣的工作。我們也不會期待喜劇演員日常生活時也是24小時搞笑,相反常會有人說喜劇演員平時判若兩人,甚至比一般人還要安靜。而進展到像今集一樣,人格短時間內轉換是日野長期的努力成果。如不經過這個過程的話,一般人不一定可以發現夢乃是一個人格,而不是明良的「工作模式」。

其實情況就像本集的深也一樣。劇初薰曾經說過深也用手掌做出的手勢是在說「對不起」,可見這做法已經是深也行之已久,用來表達自己的行為。可是薰夜以繼日照顧兒子,也只是知其然而不知其所以然,直至深也巧遇寫字板才出現真相。

很多時候以我們的日常認知並不能充分了解,但某一日事情有了改變也許就豁然開朗。如果讀者記憶較好又看過《我存在的時間》的話,就應該記得該劇中也出現過類似用途的字板,不過那是給造了氣管造口無法開聲的ALS病人使用的工具。

小眾的難處我們難以去體會理解,他們的身邊人可能都像薰一樣責怪過自己。而隨著認識日深,我們都可以去理解和體諒不同人相異之處。

近來香港剛好發生了一起弱勢人士被不公對待的事件。就算法律要求、社會規範要人人平等、公平對待,假如這種要求不是基於相互諒解的話,就只能淪為空談和被人利用的藉口。深也希望自己的付出可以幫助後來者,筆者也希望每一次的不幸可以讓人引以為鑑。


發表留言

Share


瀏覽次數:13,806  |   文章分類: 每周劇評  標籤: , , , , , , , , , , , , , , ,  加入書籤: 永久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