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r.倫太郎》第4話 (8.0分)


Share


轉折非常大的一集,將單元主線視為輔助全劇的手段,一舉推進夢乃與日野的劇情。兩條主線仍有相當實力,整體可看性力保不失,但單元主線的情節愈發飄渺,必須加把勁去理解故事,相信對觀眾來說是一個負擔。與夢乃的交流是精彩所在,下集起日野將開始與她的正面交鋒,期待!

作者:CK
收視:13.9%


劇 名:Dr.倫太郎
電視台:日本電視 NTV
首 播:2015-04-15
時 間:逢星期三晚十時

編 劇:中園美保
導 演:水田伸生、相沢淳
監 製:神藏克、次屋尚、大塚英治

音 樂:三宅一徳
主題歌:ケイファクトリー 「協力」

官 網:連結
維 基:連結

演 員

日野倫太郎 - 堺雅人 主演
夢乃 / 明良 - 蒼井優
水島百合子 - 吉瀨美智子
桐生薰 - 內田有紀
川上葉子 - 高梨臨
福原大策 - 高橋一生
矢部街子 - 真飛聖
小夢 - 中西美帆
益田伊久美 - 余貴美子
荒木重人 - 遠藤憲一
中西元佳 - 酒井若菜
宮川貴博 - 長塚圭史
蓮見榮介 - 松重豐
池正行 - 石橋蓮司
相澤琉璃子 - 高畑淳子
圓能寺一雄 - 小日向文世

《Dr.倫太郎》劇集詳細介紹


近年較為常聽到的沙盤庭景,是藉由遊戲形式來揭開患者的潛意識想法。除了沙盤外,也有著患者以繪畫方法來表達自己的做法。雖然多數人感覺上會較為相信精密儀器的檢查,然而運用沙盤、繪畫等同樣是精神科醫生可以使用的檢查手法。用藥方面分歧可能較大,但精神科醫生的專業性是沒有區別的。

明良(蒼井優)獨獨在沙盤中放了一匹馬,除了如日野倫太郎(堺雅人)所說她是一匹脫韁野馬不應該去追逐外,會否也表現出她想要擺脫束縛自在地跑的想法呢?

上集沒甚麼表現的宮川貴博(長塚圭史)總算有發揮的機會,全因為這次的單元主線是從他而起。前芭蕾舞首席三浦牧子(マイコ)是宮川的病人之一,觀眾第一次詳細觀察宮川診療的場面,可以了解走另一極端的他是如何看待與患者的關係。牧子聲稱自己的膝蓋在抖(但其實根本沒抖),宮川則從不正眼去看,貫徹他不被患者欺騙的作風。

感到不被重視的牧子,「不慎」跌倒而被宮川扶起,一個不經意的動作就被解讀成性騷擾,才有了之後整集的單元主線。

畫面一轉,明良在醫院的便利店遇見可愛小女孩三浦千果(井上琳水)。說實話一個小學生年紀的小女孩會獨個兒在醫院走動已經奇怪,被明良因一個麵包拐走就更古怪;不過此刻解不通的劇情在後面又可以合理地銜接,就不是誇張出奇而是精心雕琢的伏線。

片刻之後就解釋為何有這麼一個小女孩的出現。正在接受診治的牧子將女兒千果放在外頭,結果被明良帶走。女兒不見了的她大發雷霆,但感覺是在演戲給觀眾看而不是真正憂心女兒安危的母親。之前連番的做作舉動還有現在的演技,已經幾乎可以確認牧子所患的病症為何。

大費周章地寫一大一小兩個單元主角,還有多重含意在內。其中之一當然是再造一個將明良和日野拉在一起的契機。此外「牧子、千果」這一對母女也會跟明良互為鏡像,透過本集開始帶動夢乃的主線加速發展。這部份比較難解釋,還是留到小評去講吧。

雖然筆者過去曾說過夢乃不是人格分裂會更好,但看過編劇似乎還是會用此法來解釋夢乃的情況,只要寫得出色其實也沒有問題。解釋何為人格分裂的一幕,筆者好像還沒見過有醫生用食物來解徵病徵……蛋包飯看來都很好吃,不過沒有更好懂,看起來比正常的解釋還要難明白。

人格分裂病名正稱是「分離性身份識別障礙」,可能因為小時候受虐和缺乏關愛而產生。從夢乃過去與謎之女相澤琉璃子(高畑淳子)接觸的經過,多少可以明白她小時候是有怎樣的童年。但在這一幕同時加插日野孩提時的回憶,似乎小時沒有得到愛的不止明良一人。現在日野走上精神科醫生的路,沒有患上嚴重的疾病,代表二人的過去有著相似的同時,也有著決定性的分別?

回到單元主線。遭受挫敗的宮川本身好像沒有朋友,只得助手矢部街子(真飛聖)相伴。不過筆者一直以為矢部是信奉宮川那一套的門徒,但她又私底下將鎮靜劑換成比較溫和的維他命。想必除了是試以安慰劑效應來協助宮川外,也是希望保護他不要過份濫用藥物呢。講到底,用藥也好用心理療法也好,始終還是要有一顆關愛病人的心才會做得好。

日野與宮川也有了鬥咀以外的初次認真對談。可能宮川沒有發現,但他已經切切實實地在被日野治療著。筆者當然不知道宮川設定的學術素養有多高,但理應不會搞不懂牧子的病情。只可以說他是一葉障目,被性騷擾指控分了神就忘了專業。這就是為何日野才需要定期去找他的前輩荒木重人(遠藤憲一)確保自己精神健康,並不是說精神科醫生的抗壓能力就是舉世無雙的。

(筆者按:這處又用上荔枝來解釋病症,編劇果真深明美食、寵物和堺雅人都是收視保證。)

(劍心按:本集突然大幅加入美食元素,還讓堺雅人下廚,怎看都似是參考了《I’m Home》而作出的微調)

雖然過去琉璃子一直與明良保持著僅僅的金錢關係,但觀眾都足以猜到她是明良的母親了吧!那她就與夢乃這一人格的出現脫不了關係。明良對琉璃子摸頭的動作帶有明顯的恐懼,想必是小時的創傷,而對金平糖的鍾愛則是對母親依思戀的投射。這些存在已久的習慣都有可能是往後支線劇情的觸發點,預先挖坑就可以避免劇情出現太過突兀。

同時藝伎屋的媽媽桑益田伊久美(余貴美子)也不像以前猜測般對「明良」的存在一無所知,反之她才是一直保護著明良免受侵害的人?而且她與琉璃子好像還是舊識……

講完夢乃主線後才驚覺已到故事的後段,單元主線今集佔戲實在很短,取而代之是將時間配给日野和宮川,藉他們之口來說故事。此外隨著全劇主線漸入佳景,也將重心移到這方面。一如既往單元的背景並未有清楚交代,只憑著斷斷續續的資訊足以令觀眾理解牧子走到今時今日结果的原因。

即使因為抑鬱症而不得不黯然退出舞壇,牧子依然懷念鎂光燈照射備受注目的好日子。在遇到唯一願意接近她的宮川時,「表演」自己就成為滿足的泉源。雖然這只是筆者的猜想,千果這幾年間應該一直看著母親沉醉在舊日浮華中,時間長得足以學會那一套雙人舞。可是就如牧子永遠失去了她的舞伴,千果也一直失去她人生的旅伴。


單元主線算是倉促收結後,當然是回到比較重要的主線去。第一次到訪日野家的是夢乃,第二次則是中途轉成明良不辭而別,這次明良冒著大雨而來,是要續之前看病的約定吧。體貼的日野特地為明良做三明治,這裡吸眼球的目的比劇情需要大得多。不過既有美食又有彌助看,倒也是賞心悅目。

過去幾集中慢慢藉日野與夢乃的互動來揭開彼此的過去,本集前段發現日野母親曾經是身穿和服遊走於男人間的女子,這裡就正好與夢乃的存在相對應。而這一塊的記憶和事物又成為現在勾起夢乃回憶的按鈕。從處就可以見到劇本的鋪排實在精細,每每可以前後呼應。

明良的母親琉璃子也是曾經風韻的女性,周旋於男士之間不亦樂乎。但明良就是在這樣缺乏愛和關心的環境下長大,只有時而關照一二的母親和自己心愛的金平糖。上圖的一幕又是琉璃子去摸明良的頭,那反射般的一縮(這動作看圖可是看不到的)在之前幾集都有出現。細心留意到的觀眾可以開始猜猜,過去的明良受到怎樣的傷害呢?


從這一集初識,然後慢慢接近,到今集的最後明良才第一次在日野面對主動「現身」。日野所說的「聆聽病人的說話」就是細水長流的功夫,透過不斷了解和推敲才得以見到真相。可能每一集單元都有點急促的感覺,但夢乃主線則是貫穿全劇的大長篇。接下來就要看日野如何去開解夢乃,就像前段的荔枝般,將夢乃這一層的心防破開。

(筆者按:蒼井優在這一幕中無縫地將夢乃轉換成明良,神情、語氣等一瞬間變化;高手!)


小評

本集單元不算特別,而且確實是描寫得較少,即使藉日野之口來代替單元的一部份,再加上宮川首次有所發揮,仍能看到與夢乃戲份之間的相當差距。不過筆者也說過,看本劇的重點是日野如何去觸碰人心,並不是花大量時間在單元主線就是好事。而同時也要著眼於單元主線與全劇主線之間的關連;聯繫之大如本集者,不妨將單元視為全劇主線的一部份,即可看出其相輔相成之處。

(不過總覺得本集的兩個單元主角好可憐,才得到這麼一丁點的戲份 ……)

首先最基本的一點當然是單元主角是母女關係,此處與日野和他的母親,以及明良和琉璃子,這三對親子是要一起分析的。三個母親都有各自的問題(琉璃子是否病患仍不清楚),千果被日野及時拯救,日野則是自救,而明良沒能得到幫助,因而衍生出夢乃這一人格。

此外日野的母親和琉璃子是相似的角色,此處應該也是編劇故意為之,來突顯兩個主角的相似之處。上集筆者也講過,接觸病患的同時也是在反映自身,就像今集明良穿了日野母親的和服,就同時觸發兩個人的往事。

本集首次用上了比較深奧的精神疾病,雖然加了解說但效果不怎麼樣。幸好實踐上仍然容易明白,而且演員演技「搭救」(包括會做戲的彌助),還是可以讓觀眾樂在其中。不過單元主線整體其實寫得相當隱晦,始終不如全劇主線般易入口。希望這個問題可以得到解決。


發表留言

Share


瀏覽次數:14,660  |   文章分類: 每周劇評  標籤: , , , , , , , , , , , , , , ,  加入書籤: 永久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