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成為F》第8話 (8.0分)




第一個可以被評為滿意的故事,雖然沒有高深的理學知識但情節充滿張力,亦有好好利用次文化的獨特性,營造一個少有聽聞的推理世界。劇中兩名演員的表現值得讚賞,彌補了本來未算精彩的推理部份,為劇集的可看性劃上濃重的一筆。最後兩集與最後的案件,希望能帶起本劇的高潮吧!

作者:CK
收視:7.7%


劇 名:すべてがFになる
電視台:富士電視 CX
首 播:2014-10-21
時 間:逢星期二晚九時

原 作:森博嗣「すべてがFになる」
編 劇:黑岩勉、小山正太
導 演:城寶秀則、小椋久雄
監 製:小椋久雄、貸川聡子

音 樂:川井憲次
主題歌:ゲスの極み乙女。「デジタルモグラ」

官 網:連結
維 基:連結

演 員

西之園萌繪(21) - 武井咲 主演
犀川創平(32) - 綾野剛 主演
西之園捷輔(54) - 吉田鋼太郎
真賀田四季(28) - 早見朱莉
喜多北斗(32) - 小澤征悅
國枝桃子(29) - 水澤惠麗奈
鵜飼大介(43) - 戶次重幸

《全部成為F》劇集詳細介紹


這個案件應該是筆者近年看過最「非主流」的故事,不過新穎得來挺有趣,效果反而比之前幾個案件要好。筒見紀世都(中島歩)將西之園萌繪(武井咲)帶到自己的私人工作室,參觀他獨特的藝術創作,但更可怕的是工作室裡有一個與無頭死者筒見明日香(山川紗彌)等身大的塑像。

故事最大的謎團當然是凶手的身份和動機,但今次案件令人眼前一亮的是筒見這個角色的張力成功帶動氣氛。他為萌繪留下了一封書信,當中的內容著實難以理解,唯有從字面上猜測是在說頭顱的收藏處。

[推理過程和線索:筒見的書信]

嫌疑人之二寺林高司(山本耕史)說擔心筒見的安危,就從監視病房中逃走,找到萌繪去查看一下。早前真賀田四季(早見朱莉)已經說過萌繪對自己的生死一無所懼,即使前一天才被筒見嚇過半死,現在又奮不顧身去查案,實在難以用常理猜度。

來到筒見工作室時,除了萌繪和寺林之外,又多了大御防安朋(小松和重)和喜多北斗(小澤征悅)兩個。萌繪早前看過的藝術品又一次啟動,但這次水瓶中的血紅色液體換成了透明的液體,又如上筒見的旁述。筆者看劇時聽到的是一首法文歌,也推薦讀者可以多看一次這一段;其實作為一個藝術裝置確實是不錯的。

但接下來劇情瞬即轉向;藝術裝置中的是酒精,四處噴射後引起大火,萌繪和喜多發現筒見死在內室的浴缸,缸中還有接了電的水。早就死去的筒見是否這場大火的元凶?還是說真凶布置了這一幕來毀屍滅跡?

[推理過程和線索:工作室大火、筒見的死]

事後趕到的犀川創平(綾野剛)認為真凶一直在幹不合邏輯的行動,既有可能犀川面對的是一個瘋子,或者缺少了關鍵的拼圖才看不到當中的邏輯。筆者則是認為,可能、或許是兩個凶手分別做了甚麼,才會出現前後不一的情況吧。(其實筆者很想在劇終之前猜對一次 ……)


循例的笑點:女裝打扮的大御坊和男裝打扮的國枝桃子(水澤惠麗奈),各自腹誹對方的異相。然後由這裡開始解答整個案件,同時展開的除了犀川在辦公室的推理外,還有萌繪寺林二人到河嶋慎也教授(近江谷太朗)處所的探險。

在大御坊提到筒見屍首通體灰白,以及發現錄像中的白色閃光後,犀川又一次進入他的「解謎模式」,當然此刻只有他一個人能夠理解真相。當看到寺林與萌繪待在一起的信息後,犀川二話不說跑離開,看到這個景象已經可以猜到真凶是誰了。

從另一個角度也足以揭破真凶是寺林,屋子裡的都是河嶋討厭的人型手辦,甚至還有一個真人般大的陰模(劇中前段曾提到,製作模型用的模版)。說這裡是河嶋的物業實在說不過去,即是說謊的是寺林,而代價就是萌繪再一次落入魔爪。

犀川和寺林的當面對質就像前一個案件般,其實是單純地揭曉一切。不過今次這場景拍得比較有味道,寺林的演出也帶有恰到好處的瘋狂,側面為他的作案手法和動機賦予說服力。

一言以蔽之,寺林是為了製作完美模型而殺人。對他來說,筒見的完美身驅就是終極目的,不惜一切都要將這身體化成模型。明日香的頭只是寺林的實驗品,這也能解釋砍頭這一個不合邏輯的行為;不合理的真相是理由超脫了一般的想像。

更令一般人摸不著頭腦的是筒見捨身成為寺林作品的一部份。當然如他所說,明白香的死令妹控失常,但筆者認為藝術家之間的互相理解也是一個重要原因。

真相大多已經解釋清楚,犀川救下萌繪的部份倒不必細表。可能對綾野剛有愛的觀眾會迷倒在他捨己拯救女學生的一幕吧;對筆者來說還是推理比較吸引。


事後也對前段提及的線索作了解釋:錄象中的白光是不可見紅外線透過攝影機具現化,灰白屍體是因為造模時需要使用的剝離劑。這些遠遠超出普通人學識深度和廣度的知識,看看就可以不用深究。

至於上倉裕子(ハマカワフミエ),一半是筆者猜中了她的凶手身份,但她的死還是要算到寺林頭上。殺害裕子的詳細過程也不重要,當中的細節就留待有看劇的讀者自己想想吧。


《無頭女屍》 – 推理筆記

在上一集的劇評曾經提過,本次案件比較貼近正統的推理故事,而加入次文化的決定也做得不錯,令劇集變得好看。本集則是突出了筒見和寺林兩個角色,二人都恰如其份地演活了變態非同一般的世界,同樣為劇集加分;反而真正推理部份只是略比前三個案件優勝,只能說是不過不失。

真要雞蛋裡挑骨頭的話,筒見竟可以在深夜和逃走期間兩次完成殺人和制模等的工作,其實並不能算是嚴密的解答,另外一些微枝末節,例如陰模竟然只得一半、筒見留著頭髮被製成模等,這些弱處也是值得商榷的。然而同樣和前面的案件相比問題較小,筆者姑且放他一馬。

另一方面值得表揚的地方還是有的,例如上一集片末,筒見工作室的冰箱上有彷如血跡的紅色,沒有細想就會被誤導,但配合當時筒見展示的藝術品,就可以充分解決這一個疑點。同樣本集中藝術裝置被替換了酒精,如果從筒見的角度想就會知道這一著很有問題。又例如劇中多次提到模型,雖然多數人一生不會接觸這個世界,但不斷深化這一點其實是暗示其為重要的線索。

反而這次的推理筆記筆者想集中討論寺林和筒見作為藝術家的世界觀。筆者絕對認同對大多數人來說,殺人製成藝術品當然不可以接受,甚至如劇中不少角色般沉迷於二次元文化也是難以接受的。但不去管「殺人」的部份的話,用人體製作藝術品又是否合理,或者說是可被接受?

劇中製作陰模的講法當然是超現實,但過去曾經有與此非常相像的藝術創作。曾經人體雕像盛極一時,這種作品就是為了展現人體的絕美,甚至曾有藝術家說「他所做的只是將完美的作品從大理石中取出來」(大意如此,筆者找不到原文)。與此相對的是筒見找到了他眼中的完美,就一心一意想將完美製成永恆的作品。筆者認為當中的精神是一樣的,只是將雕塑取出來,還是放回去的分別。

事後毀去筒見的身體又是否合理?同樣以雕像為例子,就有過羅丹親手將自己製作的「巴爾扎克的雕像」中過於完美的手毀去,以保持整個作品的完美故事。為了達成藝術家心中的目標,大概其他事物都只是阻礙吧。這種思想在第二個案件中也有所涉獵,但更加隱晦。

最後是筆者完全想不通的地方,筒見的信和他留給寺林的遺言究竟有甚麼意思呢?可能原著有提及,但在劇集則無緣得見了。




     

發表留言



瀏覽次數:5,326  |   文章分類: 每周劇評  標籤: , , , , , , ,  加入書籤: 永久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