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彼得的葬禮》第7話 (7.5分)




同樣是平衡的一集,但相比上星期的精彩,本集卻顯得左支右拙,雖然幾條主線都有涉獵,但總感到搔不著癢處,沒有善用這一集的時間。從劇情發展的角度看,可以加以描寫之處還有很多,但從上一次的高潮後要再作積累,中段過渡就顯得有心無力。

作者:CK
收視:7.2%


劇 名:ペテロの葬列
電視台:東京放送 TBS
首 播:2014-07-07
時 間:逢星期一晚八時

原 作:宮部美幸
編 劇:神山由美子
導 演:金子文紀、岡本伸吾、竹村謙太郎
監 製:鈴木早苗、橘康仁

音 樂:橫山克
主題歌:近藤晃央「心情呼吸」

官 網:連結
維 基:連結

演 員

============ 杉村家 ============
杉村三郎 - 小泉孝太郎 主演
杉村菜穂子 - 國仲涼子
今多嘉親 - 平幹二朗
杉村桃子 - 小林星蘭
============ 広報室「あおぞら」 ============
間野京子 - 長谷川京子
手島雄一郎 - 室剛
園田瑛子 - 室井滋
============ 今多コンツェルン関係 ============
橋本真佐彥 - 高橋一生
森信弘 - 柴俊夫
水田大造 - 本田博太郎
============ バスジャック関係 ============
柴野和子 - 青山倫子
阪本啟 - 細田義彥
前野メイ - 清水富美加
田中雄一郎 - 峰龍太
暮木一光(佐藤一郎) - 長塚京三
迫田とよ子 - 島かおり
============ 其他 ============
椎名遙 - 岡本玲
高野 - 映美本山
早川多恵 - 富士真奈美
井手正男 - 千葉哲也
野本 - 犬飼貴丈
足立則生 - 涉川清彥
高越勝巳 - 水橋研二
井村繪里子 - 入山法子
迫田美和子 - 安藤玉恵

《彼得的葬禮》劇集介紹


承接上回,以杉村三郎(小泉孝太郎)為首的巴士騎劫事件人質經迫田とよ子(島かおり)女兒之口知道了事件背後的秘密。看似毫無關連的犯人暮木一光(長塚京三)與迫田之間本就相識,而且迫田被詐欺案所騙的事實亦為暮木所曝光。本集開首正是從二人的相遇開始。

迫田自從受騙後就有著精神問題,始終記掛著母親夢想的她時常到海風市的安老院去。暮木則是不知為何地經常到去流連。風馬牛不相及的二人在巴士站遇上,暮木作為害人的一方聽見迫見述說自己受騙的遭遇。從他的反應已經可以發現,暮木此時已有後悔自己所為的心,迫田的「現身說服」促使他作出後來的決定。

在案件中最早得悉暮木身份的要數迫田母女。迫田可能因病沒有記住曾經發生的事,但女兒迫田美和子(安藤玉恵)則是早早聽聞暮木要做一件事。然而美和子沒有留心暮木所說的話,所謂能上新聞的大事件,還可以給迫田錢,大概沒有人會將此事放上心。

經過騎劫事件後,錢確實送到迫田手上。有趣的是受騙的迫田對此沒有太大反應,倒是美和子因為母親的病承受更大的壓力。上幾集足立則生(涉川清彥)和井村繪里子(入山法子)在他們的事件裡有意識地斬斷了惡的連鎖,迫田被騙後雖然患上精神問題,卻還活得比較快樂,也沒有變成行惡之人。

一直以為是天降橫財的美和子至此才知道暮木可能是「彼得」,不是好心而是彌補自己的過錯。究竟暮木是臨時起意的悔悟,還是早就希望贖罪,只是單純的緣分將眾人連在一起?「睡蓮」老闆說「一點小契機也能讓人改變」,還是如手島雄一郎(室剛)所言,是騙子間內亂的餘波。

上回除了騎劫案有急速發展外,杉村菜穂子(國仲涼子)和間野京子(長谷川京子)間也展開了第一次杉村三郎攻防戰。向來相安無事的杉村夫婦之間漸見縫隙,菜穗子也試探和表達自己的不滿,不過杉村還未察覺有異,甚至將別人提議哄妻子的方法和盤托出,真是啼笑皆非。

美和子企圖說服眾人收下賠償金不要聲張,從各人對待這筆橫財的態度就能知道他們的心思。一直貼身攜帶的田中雄一郎(峰龍太)自不消說,阪本啟(細田義彥)也開始對錢數了又數;前野メイ(清水富美加)依然克制自己去接觸這筆錢。倒是巴士司機柴野和子(青山倫子)也將錢從信封中取出來看,莫非又有一人改變主意?

因間野而起的除了感情事外,還有商場上的爭端。因丈義執言被誣告的杉村迎來工會的審查。井手正男(千葉哲也)明顯衝著杉村的女婿身份,工會也將這敏感角色說得很重。從過去《青空》眾人就有意防備著杉村,在本劇這種壓力更為明顯。

不過井手引起的事件還沒有一個結論,反而人質們對賠償金的所屬又有新看法。田中一反之前的決定,竟將錢全部轉交迫田。劇中沒有明示田中和兒子的對話,但筆者猜測是親人動搖了他取用這筆橫財的決心。當本來心意最堅定的人倒戈時,同時有人補上原來田中的位置。

廢青阪本取代了田中,極力支持「袋住先」,不過相比田中本來的強勢,阪本著意的是找到志同道合之人,大概是害怕自己成為小眾,或是自知有違常理而想有人支持。

另一個倒戈的則是柴野,就她的言談可以見到態度更堅決,頂多是美和子之前的發言推動她作出決定。柴野願意相信暮木支付賠償金的真誠,和背後可能存在的善意。當然對柴野而言,接受這筆錢同樣包含著巨大的利益,並不是一個簡單的感性決定。

暫時有二人改變立場。假如從暮木的角度看,最基本迫田得到金錢的目的已經達到,如果他企圖讓其他人質也得到賠償的話,目的也算是成功了一半。如果暮木派錢真的有著更深入的理由的話,從現在眾人對這筆橫財的爭論看,暮木作為「引導者」依然很成功。

故事又回到感情線上。間野之前斷續被人跟蹤,到現在跟蹤者已然登堂入室,還留下令人倒抽一口涼氣的相片和字句。不過看間野表現得相當鎮定,難道她早就知道跟蹤者的身份,或是將計就計想達到一些目的?

杉村似乎下定決心要脫離今多集團自立,但妻子與岳父唇舌相依,而且家裡與今多家的關連也很緊密。他對菜穗子說的一句「你能離開那個家嗎?」,我們當然理解他的意思,但菜穗子的驚訝表情完全是不安和不理解的混合。希望離開今多嘉親(平幹二朗)影子的杉村和菜穗子會否因為這一句說話而產生裂痕?

後宮起火的杉村沒有意識到自己正在溫柔鄉中,間野是否刻意製造這個畫面還是兩說,但當菜穗子遠遠地看到這一幕時……筆者肯定杉村往後的日子不會好過。不過在溫室長大的菜穗子也不太懂得處理這種情況,當以為丈夫出軌時竟然是聯絡橋本真佐彥(高橋一生)!

雖然看不出喜怒,但橋本秒速致電菜穗子,可想而知他對杉村家分裂的想法。橋本,努力把菜穗子搶過來吧!




     

發表留言



瀏覽次數:3,850  |   文章分類: 每周劇評  標籤: , , , , , , , , , , ,  加入書籤: 永久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