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四十》 #10 + 最終回 + 總評




#10 事實婚姻的謊言與真實

日期:2008年6月13日
收視:15.6%

#最終回 40歲,幸福的決斷

日期:2008年6月20日
收視:15.1%

#10 事實婚姻的謊言與真實

聰子的父親病倒了,生命有危險,聰子醒覺到她一直沒有好好結婚生子,沒能讓父親安心而後悔,然而惠太朗一直在旁支持她,讓她好過一點。

就因為父親入院的事,聰子及達也發現了晴子原來沒有和父親友康正式結婚入藉,此時父親醒來了,大家都感到安慰,於是下一個目標就是研究為什麼兩老沒有結婚,而奈央就說,這叫事實婚姻,但他們是一對模範的夫妻,為什麼會這樣做實在讓大家疑惑。

聰子決定兵分兩路,惠太朗去盤問父親友康,而她就去問晴子。兩老都同時回憶起往事,一起認定對方是生命中的另一半,重要的不是婚姻的形式,而是一起生活的事實,而他們不結婚,是因為晴子考慮到結了婚,他去世後,她就會成為遺產的繼承人,那會影響聰子和達也,故此這樣做。

而其實,友康早已立定遺書,會把一部分的財產分給晴子,大家都十分同意,但是他們都知道晴子不會接受,於是在退院的慶祝會上,大家就一起請求晴子接受,而她受到大家的感動,也答應了此事。

同時間,惠太朗感受到緒方家的溫暖,看到友康及晴子這一對互相為對方著想的夫妻,就決定向聰子追問求婚的答案!原來當日在夕陽下送戒指,真的是求婚的舉動,聰子猛然醒覺,而在惠太朗的誠意下,聰子終於答應了和他結婚!

之後二人一起回家,路上,聰子說出她的夢想,是建立一座可以消除所有患者不安的醫院,在她閃閃生輝的眼神中,惠太朗看到了他欣賞聰子的地方。

奈央提出離婚,高文希望她出席完酒會才這樣做,奈央答應了,而之後她發現了原來高文只是欺騙她。另一方面,貞夫再去找高文要他和奈央離婚,而高文只留下了新計劃派對的邀請卡給他,就他去了就會明白一切。

派對當日,高文和奈央以恩愛夫妻的形象出現,到了奈央發言的時候,她覺得這樣說謊話去痛苦,但到了貞夫出現,她才得到勇氣,於公眾場合直接說出她那美滿婚姻的假象,並當場把戒指退回給高文,終於踏出了不可回頭的路。

瑞惠和丈夫的關係變好,但其實他有不為人知的一面,其實他早已被裁員,每天躲在漫畫店扮上班。此時瑞惠的工作良現良好,公司邀請她成為正式職員,而她就決定要和家人先行商量。

就在大家都好像走對了路的時候,事情卻出現了變化…

瑞惠的丈夫,在他們結婚周年的晚餐上,對她提出離婚!

奈央成功離婚,但此時竟然發現了她懷了高文的孩子!

更嚴重的是,聰子和惠太朗的醫院,突然宣佈,一個月後會關門大吉!


#最終回 40歲,幸福的決斷

醫院要關閉了,整家醫院陷入了不安,不只是醫生,而病人也為了將來的治療感到迷惑。聰子全力照顧病人的需要,未有空關心自己的將來之時,惠太朗對她說,他那陶冶心靈的農莊的夢想終於可以實現了,一個類似的地方知道他的理想,而邀請他去那裡當員工。惠太朗更請聰子和他一起去,只是那地方是在遙遠北海道的日高…

奈央證實了懷孕,而瑞惠的丈夫決定離婚,原因是他被裁員,找不到工作,養不起家人沒資格當丈夫,故此離家出走,留下瑞惠及洋介。三個女人再度坐下討論,大家都支持聰子跟惠太朗一起去,並決定在出發前為她開一個送別會。

聰子接受了惠太朗的邀請和他一起去北海道,但此時經濟界名人神林昭三出現了。因為聰子之前治好他兒子的精神問題(詳見第六集),故此他決定資助這一家快倒閉的醫院,而他亦想趁此機會改革及重建醫院,並指定希望由聰子擔住院長!

瑞惠從定食店老闆得知她和丈夫吵架的那天,原來正正就是他失業的時候,她完全沒有察覺到,於是決定放下手頭上工作,四出去漫畫店「尋夫」,終於找到了,但丈夫彰夫卻說,為了養家而在公司受氣,回到家又覺得妻子是領導,所以很嫉妒而失去自尊。瑞惠勸他回家,而他說會考慮,然後就走了。

聰子因為答應了惠太朗而不想接受院長之職,而身邊的醫生及副院長都在勸她為大局著想而接受,然而她最在意的是病人正因為醫院關閉而造成的精神不安。此時副院長召見了惠太朗,希望他勸一勸聰子,而惠太朗此時才知道聰子遇到的問題。

惠太朗始終找不到和聰子開口的機會,而聰子繼續問診,更進一步了解這醫院保留的逼切性。深夜,聰子約了神林見面,本來是想推卻院長的事,但她不自覺地說出了自己的夢想後,卻得到神林的進一步賞識,要協助她建立理想的醫院,這樣她更為動搖了。

另一方面,奈央為了孩子的事而煩惱,而貞夫就對她說起他們少年時代的回憶,原來貞夫之所以叫Macu,是因為奈央喜歡吃芝士焗通心粉,每當她不開心的時候,他都會為她焗一盤,於是他的名字就變成了「通心粉」(MACAroni)。那時貞夫更和她約定:

「不管什麼時候,什麼樣的奈央,我都會是你的好朋友」

而到了此刻,他再一次為她焗芝士通心粉,讓她重新振作起來。之後她主動約了高文,說孩子的事,並說會自己養大孩子,要得到撫養權。而高文就意外地答應了一切,並會為她準備撫養費。最後,奈史和貞夫乾杯,慶祝她的新生活。

聰子回家吃飯,父親及晴子都看出了她有迷惑,於是就叫她知足常樂,走一條不要後悔的路就可以了。很快,就到送別會的一天。另外,瑞惠的丈夫回家了,一家再度團圓,重拾了快樂的家庭關係。

在貞夫的店內,大家先乾杯慶祝,大家準備好結婚証書要惠太朗及聰子填,然而此時聰子動不了筆,並對惠太朗說她決定留下來重建醫院的想法。就在大家勸她要抓緊幸福的時候,聰子說:

「我幸不幸福,由我自己決定」

她細想後,認為她現在最想做的,是救助病人及醫院,故此沒法和他一起去北海道。然而惠太朗卻說他早已經知道,並了解她一定會有這個決定,因為這樣做的她,才是他喜歡的聰子。

他們二人,彼此約定會在自己的地方努力奮鬥,而惠太朗更說,他一定會回來,到時就要聰子嫁給他,然而聰子卻說不能保證,大家談到生孩子的事,聰子說不知道會不會後悔不能生孩子,但就知道現在不改革醫院就一定會後悔。

「與其為了將來會不會後悔而煩惱,不如為了現在不後悔而生活」

這就是聰子認為屬於自己的風格。而當奈央問她是否幸福的時候,聰子想到有工作、有家人、有好友、有了解自己的一個人,故此她說:

「我是幸福的,非常幸福」

結果,聰子和惠太朗明白了彼此的想法後,就此分開兩地,為自己的理想奮鬥。


一年後,聰子成為了醫院的院長,但仍然走在最前線關心病患。

奈央把孩子生下來,貞夫幫忙照顧,而她也重拾編輯的工作。

瑞惠的家庭非常融洽,丈夫在重拾自尊再度工作之餘,更會幫忙洗碗。而瑞惠就繼續工作,並保持優秀的業績。

遠在北海道的惠太朗,和孩子們種粟米為樂,而某天,一個旅客來到了這偏遠的農場,孩子們問她來做什麼,她說:

「來見重要的人」

然後,二人就在孩子的帶領下,走進金黃色的粟米田…

「女人四十」,全劇完。


第10和11集,沒有之前那般有感覺。

第10集的主線在於兩老的黃昏之戀。的確他們那一種不為對方外表財產,一心一意視對方為人生另一半這關係實在很棒,但在下覺得這些的確要去到那個年紀才會感受得到。不要說廿多歲的年輕人,就算是Around 40的,仍然會在意對方的外表、收入、性格、興趣等等,著重的是對方的條件而不是對方這一個人。

對在下來說,這是令人羨慕的一生一世關係,只是在下有排都未去到那個年紀,所以就沒有太大共鳴了。更何況,在下又不像惠太朗那樣有理想的對象,很難把那一對「互相為對方著想的老夫妻」的形象,幻想自己會擁有而加以行動…

而轉頭,劇情帶來小高潮,三個女人都同時各自迎來挑戰,時間真的非常巧。

奈央那一段伏線已久,一直只差在她何時肯放棄一切做回自己而已,加上有孩子實在難搞,結果都是憑貞夫的出現而解決了一切。不過有點可惜的是她和貞夫到最後還沒有突破,在他們二人乾杯的時候,在下覺得奈央欲言又止的東西,應該和貞夫有關。

計一計數,他們二人由小學開始在一起,到劇中的時間應該認識了三十年,要突破關係的機會應該有很多吧,可能是認識得太久,太習慣這一種「朋友以上、戀人未滿」的關係,怕突破等於失去,於是就甘於繼續現時的關係了。

青梅竹馬是在下一直盼望而不會得到的關係,但似乎這是讓二人之間無法進一步的障礙呢!看看「求婚大作戰」,12年的關係搞足12集才搞定,現在「女人四十」,30年的關係看來搞一世都搞不妥…

瑞惠的那一段反而比較實在。男人,特別是日本的男人,要面子要自尊的程度在下都頗了解,而在下也覺得那是日本以至香港很多家庭都出現的問題,男人的確是努力為家忍耐,但卻不會和身邊最親的人分享,到最後承擔不了重壓就會崩潰。

女人也是,自己不出外工作,就不會知道男人工作的辛苦。故此在下一直以來選擇對象的條件之一是沒錯的,就是女友一定要好好工作,就算結婚之後也要繼續不能停,這樣才能讓雙方的水平接近,更易互相了解,是維持長久關係的必要條件。

不過在香港要找個結婚後不想工作的女生可能更難吧,哈哈!所以從來不擔心這一點。

倒是聰子這主線,最後階段卻有點失色。

首先,這劇是走平實路線,奈央及瑞惠的結局都很實在,但聰子身邊發生的事未免太多巧合了。醫院倒閉+聰子要當院長+惠太朗要去北海道,感覺就是為了製造最後分歧而堆砌在一起。

故事發展也很正路,兩個都各有想法,但卻沒有說出來,聰子不想惠太朗失望而不開口,而惠太朗想她跟自己一起走而選擇不去討論。兩個都算是互相為對方著想的人,結果也是未能好好溝通呢!所以說,做模範的夫妻,真的不容易。

結局並沒有驚喜,早就預料到他們會選擇自己的夢想多於和對方在一起,這也很切合他們本身的性格,如果他們其中一個決定放棄夢想,才是奇怪的事。

在下覺得,這也會年齡有點關係,年輕人,對愛情的幻想較多,總是期望兩個人在一起是甜蜜幸福,而隨著年齡越大,就會意識到其他的東西比較重要,漸漸就把愛情的比重降低。又或者,如劇中所說,他們真的可以做到「只要知道在遠方的他了解自己就可以」,所以就能選擇分隔兩地的生活?

而這或多或少是看一個人心中是否有理想,而自己是否有機會去實現。他們二人就是在劇中被安排到一起有機會達成夢想,現實生活可不會這麼巧的,故此,在下會想,找一個理想和自己相近的人,一來會容易讓對方理解,二來可以一起以同一個夢想奮鬥,那就是最好的事。

在下的夢想是什麼?哈哈,不告訴大家。但在下的確認為,有目標理想的女生,的確是較吸引的。

總括來說,是一個沒有太大驚喜的結局,而且夾雜著一點點的瑕疵,而收視也未能再上一層樓,稍為有點可惜。


總評

以前一直都想,一套劇,寫完全部每周劇評後,再多寫一篇總評。

然而發現,因為已為那劇寫了太多,就不想再花更多的時間另外寫一篇,有時間都寫其他的劇吧。

故此,由上季Loss Time Life開始,決定在最後一集劇評之後,再加一個簡短的總評,反正看完大結局就是最想寫的時間,一拖就不會再想寫。

「女人四十」,整個故事就是平實地道出三個「Around 40」女人的生活及煩惱,而三個女人就剛剛好代表三類頗主流的女性。

聰子就是單身專業女性的代表,美麗聰明,工作上很努力很進取,但自己的幸福卻一直猶豫不決,比較像在下身邊認識的女生。奈央就是港女的代表,最注重地位身份及面子,為了在別人面前威及顯出幸福的樣子,會不計較愛情而選擇最有條件的男人。瑞惠就是傳統的家庭主婦,會為家中的事務及師奶間的關係而煩惱。

其實劇集都頗單元化,每集都有不同的探討主題,透過主角發生的事而表達出來。當中包括中年戀愛,男比女年齡細,雙方收入落差大,中年女性因產子困難而在選擇男生時競爭力大降等等,都是很到肉,引起了很多女生特別是接近三十或以上女生的共鳴及反思,因為劇中出現的問題,她們很快會遇到,甚至是已經面對著。而劇中的故事,也帶給她們一些積極的想法,給她們一個希望,就是雖然年齡不輕,但仍然可以抓緊幸福,只需要自己主動踏出一步去尋找就是了。

在下作為男生,因為身邊也有不少這類型的女生,加上自己有興趣了解她們的想法,故此對此劇也有一定的共鳴感。然而在下認為,上述人士以外的觀眾,例如廿多歲的朋友,又或者已有穩定對象的中年男人,並不容易投入於此劇之中,因為此劇探討的問題,對於他們來說是遙不可及的事(雖然很多廿多歲的女生只是沒有危機意識,問題始終會降臨到她們身上)。

而「女人四十」單以劇情來看,其實也真的很平淡,些少起伏,些少幽默,如果沒有共鳴的人去看,大概會抵受不住其沉悶而轉看刺激如過山車的「Last Friends」。最初有人說「女人四十」像「不能結婚的男人」,但在下看完覺得是兩回事。雖然大家都是小品劇,但「不婚」主打是幽默抵死,無論你是男是女什麼年紀都會看得過癮,「女人」卻是主打中年女人的煩惱,於是看得投入的人就局限於此。

而且,主線太著重於聰子之上,本來她是主角無可厚非,但其實另外兩個角色其實型造得很突出鮮明,感覺上有點浪費了,變成了像是聰子故事中穿插的小風波似的,雖然後段她們的故事有了交接點,但也只是輕輕帶過沒有太大的化學作用。於是,她們二人代表的「港女」及「師奶」群眾也因此未必會對此劇產生濃厚興趣。

而聰子這條線,吸引的都是因為天海佑希,她的確是飾演這角色的最佳人選,四十歲仍然外表漂亮,也顯出了專業的風範,最難得的是她裝可愛竟然還有一手,不令人覺得討厭做作,演繹聰子這個四十歲但仍然努力讓自己心境年輕的角色,實在是大成功,本季最佳女主角,個人認為就算有破格的上野樹里,也應該不夠天海的全面及有大將之風。

相反,藤木直人的惠太朗,交出水準但並不是太出色。「環保男」的形象不是太突出,而且相比於天海的強勢,他的弱勢小男人感覺,男生如在下並不是很喜歡。或許女生會接受這樣的一個溫柔而善解人意的男生,但缺乏了男子氣概始終是有所欠缺,特別是去年他在「螢之光」的部長表現出色,有威嚴之餘又搞笑,相比之下在「女人四十」中的小男人藤木,吸引力就有點不足。

始終這是「女人」的戲,要配合聰子這角色,大男人是不行的,於是藤木就要屈就了。他們之間的關係,最重要是帶出了雙方需要好好溝通,表達各自的想法,這一點相信是此劇最讓在下學到的東西。然而,他們角色上雖然合拍,但整體而言火花不足,前段惠太朗和聰子鬥氣尚可,但中段惠太朗「降服」之後,就沒有太多戲可唱了。

另外,中段加插了「舊男友」及「姐姐」的兩條線,個人認為有點唐突。雖然作用是帶出了聰子及惠太朗的過去,但問題是之後他們的過去又對劇情沒有起太大的影響,感覺就像是多出來的番外篇,如果把時間多放在奈央及瑞惠的部分會更好。

說起這二人,瑞惠的部分雖然在下沒有共鳴,但卻覺得很有趣,一個師奶作出如此的改變,的確不同凡響,如果所有師奶都有這毅力,應該會讓很多家庭變得幸福呢!而奈央那邊一直不甚討好,而在下最期待的是貞夫的表現,而結果他除了去找高文講數的幾次之外,其他時間也只是做店長廚師的角色,沒有和其他人有太多太深的交流。

其實例如他和惠太朗的互動,就很有趣,而他對奈央的感情,也只是點到即止。的確他們這樣的關係突破不了會比較正路,但在下想在平凡的劇本中加上少少突破,應該會為整套劇生色不少,無奈到最後他還只是一個配角,浪費了筒井道隆這個曾經是掛居保的演員。

總括來說,此劇是有一定水準的,只是目標觀眾範圍不廣,對她們的確有頗大感染力,但對其他觀眾此劇就缺乏追看的元素。當中的反思位不少,有共鳴的人會很有感覺,只是最後的劇情進展稍嫌有點夾硬,最終編劇選擇了平實而合理的結局,而不是選有戲劇性的發展,是好是壞見仁見智,但算是由始至終都保持相當水平的劇。

評分方面,中段讓在下有反思的時候,曾讓在下有給8.5分的念頭,但結局沒有想像中的好看,就讓在下確實地投下8分這一票。而對於中年女性問題完全沒有共鳴的朋友,此劇大概只得7.0-7.5分左右吧。

總合評分:8.0


聰子在Ending遇上這位探病的女士,原來就是唱主題曲的竹內まりや的說…



     

發表留言



瀏覽次數:2,586  |   文章分類: 日劇總評, 每周劇評  加入書籤: 永久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