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四十》#7 第四個女人四十




《女人四十》#7 第四個女人四十

日期:2008年5月21日
收視:14.9%

上回提到,聰子提起結婚時,惠太朗的反應很奇怪,但雙方結果都是沒有說下去。之後惠太朗要離開,聰子說飲多杯咖啡想他留下,但他卻堅持要走,聰子感到些微的失落,想再開口留他又說不出口,結果只能看著他坐過的椅子沉思…

惠太朗回去後,發現大姊和子(片桐はいり)在他的家中,為他做飯。之後她更倚著惠太朗,要他結婚,但惠太朗卻沒有那個打算。

在醫院,聰子很小心不讓別人發現她和惠太朗的戀情,而為了對惠太朗單戀的瑞惠,聰子決定請他去貞夫的店說明一切。在她回去的時候,給侄女買了禮物,路上看到婚紗就看得入神,而此時她巧遇了和子。

本來,和子就是她之前去婚姻介紹所的負責人,聰子對她說已經找到比自己年齡小的男朋友,和子就衷心恭賀她,然而當時她不知道聰子的對象就是她的寶貝弟弟…

大伙兒於貞夫的店聚會,就在瑞惠大談她和惠太朗的「命中注定」之時,惠太朗出現了,瑞惠十分興奮,然而此時和子跟蹤前來,結果聰子以前去過婚姻介紹所,與及她和惠太朗拍拖的事,就在大家面前完全被爆出來!

而和子就因為之前和聰子談過結婚的問題,就一口咬定她是為了想生孩子而和惠太朗交往,覺得她是在利用他。然而惠太朗此時卻來了一句:

「我沒打算結婚!」

就讓大伙兒都呆住了。之後剩下三個女人在聊,聰子說她不在乎能否結婚,最重要的是一起共同歡樂,但她回家後,卻是頹然倒下,完全沒心機…

第二天聰子向惠太朗表明了她不在意結婚的事,那天晚上惠太朗到她的家,並說明了他是因為不明白家庭的意義,所以不會和任何人結婚。之後他就離開,聰子再一次想留他而說不出口…

之後,和子偷偷的去找聰子,和她說起她家的事。原來岡村家一直很有問題,和子因為要離開家,早早就結婚出走,留下了惠太朗,對此她很悔疚,故此希望他好好結婚得到幸福以作補償。

聽到此事的聰子,決定帶惠太朗去她的家,和侄女慶祝生日。就在緒方家一眾人一邊吃飯一邊快樂地聊天之時,惠太朗卻表現出不安的神情。之後她和繼母晴子討論惠太朗的事,晴子說到惠太朗的問題,是需要有人在旁協助才能跨過的,這樣聰子想得更多。

一天,聰子把門匙留給惠太朗,要他在家裡等著,自己就去貞夫的店吃東西。期間瑞惠因為工作上有進步,把惠太朗的事拋開了,而此時貞夫就自爆曾去找高文講數,讓奈央爆發了,遷怒於聰子,說她只是一個裝懂事的女人。但聰子卻說:

「這樣不好嗎?經歷一次又一次的起跌,到了39歲也就會讓自己不去受傷。裝作沒受傷,很快就可以忘記一切,只要懷著喜歡的心情就夠了」

聰子回家和惠太朗飲酒聊天,惠太朗提到他的家吃飯時都不說話,所以很難接受其他家庭快樂的聚餐,並說明不會再去聰子的娘家了。此時惠太朗要走,聰子再一次沒開口留他,但之後當她想起晴子和奈央的說話,就不顧一切,衝下樓,追趕惠太朗!

她跑了很遠路,終於追到惠太朗,並說:

「別回去!我想和你一起!」


另一邊,奈央被貞夫強行留下,雖然結果掙脫了,回家後都在回憶這件事。此時她的丈夫回來,想和他討論生孩子的事,但他卻急著說有關生意的事。而她在出版社的工作,漸漸發現地位被人架空了,她變成了一個可有可無的人物,在她氣憤追問的時候,老闆對她說明,讓她做總編,只是因為她是新庄高文的妻子!

高文為了生意,把客戶一家帶來家裡作客,奈央看見客人的小孩子,想到自己想生也生不了,心中感傷,就此詐病引退。她的丈夫說她不給客人面子,而奈央就把她的心情說出來,反而被丈夫冷言對待…

之後一天,貞夫突然去找高文,教訓他為什麼冷待奈央,然而高文卻以那是他們夫婦的事而反擊,貞夫本來就沒有立場去說話,結果只能握拳忍下來。


而瑞惠開始了銷售的工作,首先成功推動了丈夫倒垃圾,但在行銷的過程中,她完全得不到成果,都被店家拒絕。而有次她因為太累,走入一家沒人幫趁的店,發現料理很好吃,於是就熱心的以個人的心得,向老闆說明招來客人的方法。

數日後,她再到那店,發現了該店的生意好了不少,全因為老闆實行了她所介紹的方法。而老闆因為知道了生意是可以靠改變而變好的,就決定訂購瑞惠公司的餐飲指南服務,瑞惠終於成功得到第一張訂單了!


好,劇情終於轉變到以藤木直人為主角了。他姐姐的出現,帶出來他一直以來的心結,就是不相信家庭能帶來幸福,所以就選擇不結婚!

很明顯這是童年陰影,看來劇情之後的發展會圍繞他們二人怎樣克服這個問題,到最後(可能)拉埋天窗。心理醫生遇上了自己有心理問題,又可以發揮他們角色的專長了。

然而,更進一步的是,他的問題,也讓聰子得到突破。

的確,在下認為無論男女,年齡越大,就越保護自己,越不想受到傷害,為此會不惜忍住不去說不去做很多事情,就算有問題也當作沒事發生,這就是聰子一直的做法,也是奈央罵她的事。

但是,這一集說明了一個人一直這樣做,只會越來越封閉,因為付出越少,得到的就更少,到最後會變成一無所有。

故此,聰子就決定衝破自己,為了惠太朗的問題,為了自己的幸福,奮勇的追出來,冒受傷的危險,主動要他不要走而留下,其實是真的充滿勇氣的行動。

在此想起昨天的一個故事。

昨天和一個女性朋友討論女生的戀愛問題,她提到,好些女生在廿多歲的時候,覺得自己還有大把本錢,找到不錯的,會覺得還有更好的在前面。

就如去百貨公司買手袋,三樓看到一個不錯的,但心想五樓可能會有更好的貨色,就直上五樓了。去到五樓發現一個更好的,又會想八樓是否會最好的,但上到去的時候卻發現沒有好選擇。

回到五樓的時候,剛才看上的袋已經被人買了,到三樓又覺得既然曾經有機會得到五樓的袋,沒理由屈就於三樓那貨色,結果就空手而回了。

就這樣,一直選不到手袋,就去吃個下午茶,又去做個SPA,來來回回幾次,就發現自己的銀包內的金錢越來越少,有些袋已經買不起了,但因為在緬懷曾經可以買到最好那個袋的日子,繼續想找最好才買,到最後發現了已經沒錢之時,就高呼「我不需要手袋!」,悻悻然離去。

「女人四十」中的聰子,大概就是處於吃完Tea再做完Spa,回去選袋的時間。雖然她選中的手袋款式太Young,帶出街可能會有人覺得不襯,也因為保護環境的關係不是用上真皮,但她覺得這個袋是適合現時的自己,就決心付款購買。

39歲,可以主動告白,又可以主動要男朋友留下來陪自己,其實真的不容易。不過如果她這樣做的話,恐怕惠太朗一世都不會在她的家過夜,永遠都被童年陰影籠罩,故此要為她的勇氣致敬。

現實中,個人認為很多人,不論是男是女,都不能像聰子那樣,突破自己去追尋幸福。不要說39歲了,有些人就算是29歲也沒有這個勇氣,不去爭取,任由時光飛逝。

雖然在下不是女生,也未到39歲,但看到聰子那樣做,自己也會得到點點的勇氣,去為自己的目標加倍努力,不怕受傷地向前行,因為再退縮,只會什麼都得不到。


覺得天海佑希越做越精彩了,今集在下覺得好笑的地方,莫過於她在醫院和藤木並排而行之時,細聲用喉嚨說:「不就是結婚之類…」,在下完全爆笑出來了,感覺就像廿多歲人會做的事,她卻可以有趣的做出來!

而她最擅長的,還是睜大眼但一臉無奈的表情,還有那露齒扮笑但卻是強顏歡笑的樣子,真的不用說話,就完全流露出39歲女人的心態,個人覺得比起「女王的教室」,更討好自然,表現得更出色。完全想不到有那一個「Around 40」的女星可以做到這水準,果然是名劇團出身,而且今次絕對找對了角色來演,比起那什麼演歌皇后好太多了。

另一個笑點在於瑞惠的的丈夫不想倒垃圾之時,突然全條街都是拿著垃圾的男人…很明顯是專登搞笑,但在一套算是正經的劇中,偶然這樣惡搞也不失為好點子。

至於其他支節也開始豐富起來,奈央方面貞夫開始行動了,他最終怎樣搶奪這個青梅竹馬回來?而瑞惠得到了工作上的進展,又會對她的家庭帶來什麼衝擊?

開始找到了像當日「不能結婚的男人」的看劇感覺。不覺得很突出,故事有點平凡,但細微的地方及淡淡的人際交流,卻會產生微小的火花,不斷燃燒著觀眾。可能會是兩年內最好的小品式生活劇了。



     

發表留言



瀏覽次數:1,289  |   文章分類: 每周劇評  加入書籤: 永久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