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明大作戰(4) ~ 手術前後




基本上不應該對電腦太久,所以即時寫寫,留言就明天再覆大家吧。

2:00去到養和五樓,因為查回在下戴開的眼鏡和早幾天驗出來的度數不同,故此要求再驗一次眼,而姑娘及視光師也安排了,驗出來右眼加了25度,也沒有大分別。

約2:40就進入病房的範圍,先換上拖鞋,穿上病人的裝束(只是像剪頭髮的圍布差不多的東西),然後就有一個嬌滴滴的姑娘(外表廿八九,聲線十八九)解釋手術的過程,同時也簽了生死狀(不那麼嚴重,只是說明同意手術的風險而已),之後就在等。

和在下同時進入的是另一男士,而很快就見到醫生,醫生先帶在下去一間房驗眼,再滴麻醉藥水(今次滴了很多),之後就轉到另一間大房。

房內有一部大機器,醫生表示要先進行Intralase的手術。手術就是把在下的角膜表面用激光切開一塊薄片,你可以想像就是開罐頭,而不是把整個罐頭蓋切起,而是留一些邊位去隨時開關。

睡在機器之下,又來十幾滴藥水,之後看見醫生用一個圓形的蓋,蓋在在下眼球四周,有一點辛苦但沒有痛。那時眼睛已經看得不清楚,之後再有一大件不知什麼的機器壓在眼球四周,那壓力比之前更大,好像是被人用手大力抓著眼一樣,更辛苦,但又不算痛。

隨著壓力增加,在下的視線進入了奇妙的世界,明明眼是被張大的,但什麼也看不到,黑暗之中看到一些紅點和藍點在眼前飛舞,而由於血管被壓,在下感覺到自己的眼球隨脈搏跳動。

看不見東西的情況維持了一分鐘,接著機器拿開,眼睛重見光明,但非常模糊,接著同樣的事,發生在右眼之上,也是一分鐘過後問題解決。

接著下床,勉強看到東西,被姑娘帶到另一間房,再睡上去。今次就是激光打磨的部分了,不用那麼大的壓力,醫生只是用類似膠紙的東西把在下的眼張開固定,然後就看到醫生用水樽把水滴在在下眼上,進行洗眼,過程中完全沒有感覺,看著一滴滴的水滴下來,倒是有趣。

視線的前方,有綠燈,又有不斷轉動位置的紅燈,似乎醫生是要把在下的眼球固定在適當的位置才進行手術,搞了幾分鐘,聽到機器「嗶」一聲,似乎已經鎖定了在下的眼球,接著就是正場。

看到眼前有一個像鐵線勾的東西慢慢降下來,在下知道那是把剛才Intralase打開的「罐頭蓋」拉起之用,很快眼前的綠燈就散開,明顯地已把角膜打開,很快聽到機器運轉聲,鼻子很快就聞到燒焦的味道,是激光射下來的時間了。

這樣維持了五六秒就完,接著就是右眼,今次似乎沒左眼搞得那麼久,之後再洗眼,醫生把眼罩放在在下的眼上,就下床了。

偷看了一下,雖然有眼罩,但視力明顯比近視的時候改變了不少。接著回到最初驗眼的房間,醫生再Check完眼,就可以換回鞋子離開,此時還未到四點。


回家,睡覺,晚飯時起來吃飯,之後和朋友們通電話,去到十二時許再睡,今早醒來已經是十一點。

一直沒有把眼罩脫下,今早起來是脫下的時間,之後…..似乎有點問題。左眼的視力明顯比右眼矇。以在下近視多年的經驗,右眼大概是完全沒近視的狀態,但左眼就好像有100度散光的感覺。

今天下午回去醫院覆診,很搞笑,檢查出來是右眼零度,左眼50度遠視,在下當然有把左眼看東西朦的情況告訴醫生,醫生說這是正常,視力可能要二至三個月才可以定下來。

然後醫生檢查發現在下的左眼的角膜似乎有一些不規則的情況,檢查了很久,之後還再加多一位醫生多檢查一次,認為只是角膜可能因為眨眼而移位了些少,會很快康服的。或許在下的左眼問題就是因為這個原因吧。

之後姑娘解釋了藥水的使用方法,再外加了一支$90的藥水給左然使用,前後不夠一小時就離開回家。星期五再回去覆診。


雖然現在左右眼的視力不均勻,但絕對足夠應付生活,而不需要再戴眼鏡了。在下看過不少網上文章,最壞的情況,只是左眼再多做一次激光而已(連開罐頭也不用,因為已經開了),所以也不擔心。但還是要看看對工作的影響有多大。

無論如何,多謝大家的關心,明天再回大家的留言了。



     

發表留言



瀏覽次數:964  |   文章分類: 生活點滴  加入書籤: 永久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