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有玫瑰的花店》第9話 震撼!所有的真相




《沒有玫瑰的花店》第9話 震撼!所有的真相

日期:2008年3月10日
收視:17.7%

汐見英治(30) ~ 香取慎吾

花店「Flower Shop雫」的經營者,性格溫柔,對女兒雫非常關愛。然而受到安西的計劃打擊,失去了花店及女兒,而他愛上美櫻,卻又知道她欺騙他,十分矛盾。

白戸美桜(26) ~ 竹内結子

醫院的護士,因為父親的病要安西做手術因而被威脅,假扮成盲女親近英治,讓他失去一切,但同時卻真的愛上他,讓她感到非常無奈。現正努力化解英治及安西之間的矛盾。

小野優貴(28) ~ 釈由美子

小學教師,是雫的班主任。十分關心學生,特別因為雫的複雜過去及思想而加倍用心,和英治、健吾、直哉之間產生了友誼,了解美櫻的事,也十分支持她。

工藤直哉(21) ~ 松田翔太

被安西安排接近英治,要他協助及監視美桜的行動。他本身是名流大學的學生,卻因窮困被欺負,於是借了高利貸,在任務結束後搶了美櫻的錢,但內心卻很想得到英治的關懷。

四条健吾(45) ~ 寺島進

花店對面咖啡室「コロン」的店主,因「開花店的不會是壞人」的原因而成為了英治的擔保人,也時常幫助他。為人非常健談,對小野老師一見鍾情,現為了英治而奔波。

汐見雫(8) ~ 八木優希

英治的女兒,聰明活潑,在學校擁有超級人氣及支持。年紀小但十分懂事,善解人意,是家中的財務大臣,十分喜歡爸爸,是英治的重要的支柱,但卻不知道自己的真正身世。

菱田桂子(71) ~ 池内淳子

原住在大屋,丈夫早逝兒女獨立,十分孤獨。和英治透過花卉而認識,料理超級不行,在搬往與英治及雫同住,成為一家人後,卻發現了美櫻的騙局,而處處為英治著想。

安西輝夫(58) ~ 三浦友和

東京某大醫院的院長,雫的外公,因女兒的死而對英治抱有仇恨,利用美桜及直哉,誓要把英治徹底摧毀,要他的心一片一片的碎掉。然而他卻漸漸發現一切原來都是錯。

神山舜(?) ~ 玉山鐵二

孤高冷酷的天才外科醫生,錄影帶女主角的戀人,英治的好友,極可能是雫的生父。因為美櫻爸爸的手術而被安西召來東京,是故事謎底的最關鍵人物。


英治和舜重聚後,晚上在籃球場聊天互訴往事。而這也是英治花店的最後一天,第二早他把店落閘後,就駕車前往美櫻的家。他雖然有門匙,但還是在門口等到美櫻回來。美櫻先進去,然後再讓英治進來,他對美櫻說「我回來了」,而美櫻就說「歡迎回來」,就像是回到家似的,二人的同居生活開始了。

美櫻在醫院下班時,遇上了舜,他邀她一起乘的士回去,在車上和她討論她爸爸的病情。他直言情況不樂觀,一定要病人有生存的慾望才會有機會。而之後舜打算和她一起吃飯,美櫻感到他有所行動而決定下車,在他的追問下,美櫻承認了她有男朋友,舜就停止行動了。

另一方面,小野老師屢次前去找健吾但不見他,很擔心他被黑社會解決,於是就去找英治相量,而此時美櫻回來,舜看見英治也一起下車,舜不知道他們之間的問題,直接向美櫻說:

「難道護士小姐妳的男朋友是英治?」

至此美櫻對英治隱瞞的東西也全部爆破出來,而英治也把所有人叫進屋內。

在屋內,小野向舜問起他和英治之間的過去,但英治一直在出言阻止,舜提起他們兩個都是「無名戰士」,而當美櫻提起他的花店不賣玫瑰的時候,英治打算終止對話,但舜就說:

「原來如此…因為我們是無名戰士,就是帶刺的玫瑰,而我們是不會出賣自己的」

而英治對此只能苦笑。

安西召來直哉,告訴他害死他女兒的不是英治,害了一個無辜的人而感到十分後悔,於是要他協助找出到底誰才是女兒當年的男朋友。直哉一直為害了英治而愧疚,於是說不用錢也會做到這任務。

英治因為失去了花店,轉到了木廠幹粗活,而雫就偷偷地前來探望爸爸,可惜跌倒了,帶來給爸爸吃的雞腿也跌了在地上。但英治卻把雞腿連泥沙一起吃進肚子裡。二人對著河邊,雫問英治是否已經不掛念她,而英治就說,他已經比媽媽幸運,可以偶然看看她,而不是只能在天國遠望,所以就能忍耐見不到雫的日子了。

英治回到美櫻的家,美櫻知道真相已經因舜的出現而全部曝光,於是主動向英治說出她以往騙他的所有過去,英治默默地聽著,但他的電話響起後,就轉身要出門。美櫻拉住他想他留下聽她說明一切,但英治卻對她說:

「已經夠了,真的已經夠了」

然後就頭也不回的出門。

小野老師再到咖啡店找健吾,卻見到他和一個人妖一起回來。原來健吾找來了那和黑道有關連的人妖朋友,取回了錢,但小野卻一直打不通他的電話,擔心他到睡不著,看見他這樣的神氣,怒得一巴掌打向健吾及他那人妖朋友,之後就走了。

然而,小野回到家,直哉卻來訪了。直哉拿出了一本學校的畢業冊,有安西女兒的同學的聯絡方法,並對她說出雫不是英治親生女兒,希望她一起幫手把她的生父找出來,於是小野就開始幫忙了。

舜在醫院初試啼聲主刀手術,贏得了醫院內眾醫生,包括安西的讚賞。當晚舜就是被英治叫出來,二人在公園裡討論著往事。二人提起「琉璃」,舜說已經忘記了,但英治卻告訴他,琉璃就是安西院長的女兒,但已經死了。

原來,當年舜和琉璃交往,那時他還是醫大的學生,也不知道她是安西的女兒。他把她甩掉,但知道她有了他的孩子,而英治怕琉璃難受,而決定代舜去勸她。可是英治卻沒有辦法開口,等到舜出國留學,英治就一直陪伴著琉璃,安慰她,並讓她接受自己,是故意不說出舜要和她分手的事實,最後琉璃難產死掉,故此英治就自責是他的責任,故此安西見到他的時候,誤認為他是琉璃的男友他也沒有否認。

而舜知道事實後,卻對英治說那樣還好,最重要是不要牽連到他自己,以免被安西趕出醫院。而此時,舜卻看到遠處美櫻的身影,原來她因為英治沒帶鎖匙而出來找他,卻把他們之間的對話完全聽進耳裡。舜要她把聽到的事保密,但美櫻的眼裡,只看著一臉哀傷的英治…

英治到咖啡店,健吾把錢還給他,談起為什麼要騙小野的時候,健吾說是不想她知道自己和黑社會有關係。原來健吾以前是警探,是反黑組的探長,雖然他很感激小野擔心著他,但他自問還是覺得她對他一笑而過比較好。而談到英治和美櫻的關係時,英治說自己不大會表達,而健吾就要他下決心,愛一個人,就要用口說出來,把自己豁出去。

美櫻的爸爸在動手術前,到鄉郊走走,說希望把病治好後,在那裡種田成為了他生存的慾望,但希望美櫻陪她半年助他開展新的旅程。而美櫻想到這關乎於爸爸手術的成功率,還有她和英治之間應該到期限了,於是就此答應。

舜到安西家作客,他偷看到屋內琉璃的遺照,心裡忐忑不安。而同時間,直哉和小野不斷尋訪琉璃的同學,想找出雫的生父是誰,而最後終於給他們找到了。當直哉打電話給安西,說雫的生父是神山舜的時候,安西再度激動起來。

英治駕車回家,遇到執好行李的美櫻,她說因為要陪爸爸所以要搬去醫院,而且之後也不會回來了,因為她知道他們的「期限」已到。美櫻對英治說,琉璃不是他害死的,要他不要自責,而她再問他為什麼不對她說這件事的時候,英治無言以對。美櫻只有說:

「你真堅強,什麼都無所謂不在乎,什麼都可以放手。要是你帶著我及雫遠走就好了」

「其實,你誰都不相信,誰都不愛…..」

「這長時間以來,真的很對不起,再見了,花店老闆」

含著淚的英治,到最後都無法鼓起勇氣對美櫻說出心底的話,結果只能獨自悔恨著,而坐車離開的美櫻,看著手中當日所抽的白珠,也痛哭起來。

晚上,英治駕車回到花店,車尾跌落了一束鮮花。抱著花束的英治,用悲哀的眼神,看著雪花緩緩飄降…

而他手中的,是鮮紅的玫瑰…


真正令人感到傷感的日劇,好像很久沒有遇到過了。

對上的一套,應該是以病催淚的「一公升眼淚」。

以「情」來每人感到悲傷的日劇,應該是很久以前才有的東西。

然而,因為野島伸司,這感覺回來了。

緊密細緻的劇本,加上精妙的佈局,獨特的表達方式,讓這一集的真相大披露,帶出無窮的感傷。

從天而降的舜,就像雷電一樣,劃破了原本的所有平衡。

美櫻和英治之間「不能說的秘密」被他打破,逼得美櫻要向英治告解。

英治的過去被舜一步步的說出來,不賣玫瑰的原因,也被一語道破。

看美櫻和英治在這一集,努力的阻止舜的說話,但卻無力解救這困局,眼白白看著保護自己的最後防線被撕破,很無奈,很感傷。

接著,一舉解開英治、舜、還有琉璃三人之間的過去謎團。

雖然是意料中事,但看著英治為了琉璃原來付出了那麼多,突顯出他的悲哀,也突顯出舜的自私。

但舜其實沒有錯,兩個「無名戰士」,其實應該只協助同伴,不應出賣對方,理論上,是英治出賣了舜對他的付託,所以才造成悲劇。而最慘就是作為一個人,英治是沒有錯的,但卻要背負那麼多的罪,很可憐。

而安排了美櫻無意中聽到這秘密,又讓這問題更加複雜化。

美櫻到最後決定和英治分手,也是因為這個秘密。

「其實,你誰都不相信,誰都不愛…..」

去到這一句,在下呆住了。

曾幾何時,有人也對在下說過這一番話。

某程度上,過去的在下,和英治有某程度上的相近,不信、不愛,只活在自己的世界之中。

在下很辛苦的才走出了那個世界,但英治背負的更重,走不動。

就是因為這個不信、不愛,要自己背負所有的東西,結果讓兩個彼此相愛的人要分離,這可算是最傷感的事。

「沒有玫瑰的花店」,能夠成功營造出這個劇情,讓在下有所感動,已經是成功了。

其實看穿了,這劇還是因為很多巧合而組成的,但編劇及表達的手法,卻讓觀眾欣然接受這些是命運安排,不是夾硬堆砌,這就是劇本的功力。

而此劇一直最喜歡把人和人之間的相遇,細緻的描寫,讓那種命運降臨的感覺加重,也是成功的手法之一。

例如這一幕,舜及雫,兩個應該是陌路人的父女,這樣的偶遇,又帶給觀眾無窮的幻想。

剩下兩集,進度理想,用兩集時間解決一切恩怨,也差不多了。

雖然此劇看來比較適合連續追看,但到了這裡也不能停下來。

一起繼續收看及討論吧。



     

發表留言



瀏覽次數:1,396  |   文章分類: 每周劇評  加入書籤: 永久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