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有玫瑰的花店》第8話 再見 父親




《沒有玫瑰的花店》第8話 再見 父親

日期:2008年3月03日
收視:17.8%

汐見英治(30) ~ 香取慎吾

花店「Flower Shop雫」的經營者,性格溫柔,對女兒雫非常關愛。然而受到安西的計劃打擊,失去了花店及女兒,而他愛上美櫻,卻又知道她欺騙他,十分矛盾。

白戸美桜(26) ~ 竹内結子

醫院的護士,因為父親的病要安西做手術因而被威脅,假扮成盲女親近英治,讓他失去一切,但同時卻真的愛上他,讓她感到非常無奈。現正努力化解英治及安西之間的矛盾。

小野優貴(28) ~ 釈由美子

小學教師,是雫的班主任。十分關心學生,特別因為雫的複雜過去及思想而加倍用心,和英治、健吾、直哉之間產生了友誼,了解美櫻的事,也十分支持她。

工藤直哉(21) ~ 松田翔太

被安西安排接近英治,要他協助及監視美桜的行動。他本身是名流大學的學生,卻因窮困被欺負,於是借了高利貸,在任務結束後搶了美櫻的錢,但內心卻很想得到英治的關懷。

四条健吾(45) ~ 寺島進

花店對面咖啡室「コロン」的店主,因「開花店的不會是壞人」的原因而成為了英治的擔保人,也時常幫助他。為人非常健談,對小野老師一見鍾情,現為了英治而奔波。

汐見雫(8) ~ 八木優希

英治的女兒,聰明活潑,在學校擁有超級人氣及支持。年紀小但十分懂事,善解人意,是家中的財務大臣,十分喜歡爸爸,是英治的重要的支柱,但卻不知道自己的真正身世。

菱田桂子(71) ~ 池内淳子

原住在大屋,丈夫早逝兒女獨立,十分孤獨。和英治透過花卉而認識,料理超級不行,在搬往與英治及雫同住,成為一家人後,卻發現了美櫻的騙局,而處處為英治著想。

安西輝夫(58) ~ 三浦友和

東京某大醫院的院長,雫的外公,因女兒的死而對英治抱有仇恨,利用美桜及直哉,誓要把英治徹底摧毀,要他的心一片一片的碎掉。然而他卻漸漸發現一切原來都是錯。

神山舜(?) ~ 玉山鐵二

孤高冷酷的天才外科醫生,錄影帶女主角的戀人,英治的好友,極可能是雫的生父。因為美櫻爸爸的手術而被安西召來東京,是故事謎底的最關鍵人物。


英治收到小野老師的電話,說雫在學校反鎖了班房,要他前來才開門。英治進去後,發現了很多戴上頭套的學生,原來雫要他在當中找到自己,以測試爸爸對她的愛有多深,再決定是否依他所說去外公處生活。

英治憑藉他對雫的認識,逐一把不是雫的孩子認出,而最後更說出「有蟑螂」來嚇她們,因為雫不怕蟑螂,故此不逃開的孩子就是雫。然而,英治連剩下唯一的那個孩子,也認出不是雫。他一直在說著他對雫的認識,一面走到班房角落。小野驚訝他為什麼知道的時候,他說:

「父女之間,就好像兩塊磁鐵一樣,所以當時就覺得她不在我的眼前」

他繼續說著之時,角落的簾打開了,雫哭著走出來,英治把她抱起,雫終於知道爸爸了解她及愛她有多深,之後就會爸爸到河邊看日落,並決定依照爸爸的說話,和外公同住。

美櫻前往花店,遇到菱田,菱田對她冷淡,但美櫻誠心的和她相討,把拍有英治的那段錄影帶拿來放給她看,讓她知道英治不是雫的生父。而同時間,直哉前去了花店偷看,而健吾發現了就追他,可惜還是跑不過他被他逃掉了。

美櫻回家後,直哉竟然來訪,並說已把錢給了高利貸,但心裡卻放不下英治大哥而回來。當直哉上廁所的時候,美櫻把門反鎖了,並說要打電話報警。直哉情急之下,把安西手震不能做手術的事爆出來。

雫在執拾東西之時,美櫻前來,雫對她作出了拜託。之後安西派的車來了,雫要英治多給她發短訊,車駛走了,剩下落莫的英治向遠方揮手。而之後,英治把一束花送給了美櫻,說是給她按摩的「病人」,於是她苦笑地收下了。

美櫻回到醫院看爸爸,知道了爸爸得到了安西的外出批准,再想到直哉說的話,於是就跑去直接問安西,而安西也直說他手震的問題,不能主刀,而取而代之,他會在旁協助手術,而主刀的,將會是一個年輕有為的醫生~神山舜。

在美櫻的家,健吾及小野前來,把直哉拖出來綁住。直哉把他所知的一切都招供了,而健吾就怒火中燒,認為直哉破壞了英治的生活,而要他滾,永遠不要再回來。

英治收到一個陌生的電話,是一個老朋友打來的,英治感到非常在意。之後花店進行清貨,在美櫻的協助下,終於把所有花都賣光。最後英治深深的向花店門外鞠躬,感謝顧客長年來的支持,花店就此結束了。

回到屋內,美櫻得知英治未找到住的地方,於是對英治說,雫要她留在他的身邊,所以她把自己公寓的門匙複製了一條給他,要他搬過來,和她一起生活。而英治也就此答應了。然而英治卻說:

「是有期限的吧,我們兩個」

語帶雙關的一句,讓美櫻感到無奈。

安西帶同雫,把分居的太太叫出來,說因為雫的出現,可以讓大家一起重新來過,然而他的太太卻原來早已和安西的律師走在一起,憤怒的安西因緊張再度手震,然而雫笑著把手按在外公的手上,讓他重現笑容。

回到醫院,美櫻把有英治的錄影帶給安西看,讓他知道了他的女兒的對象不是英治,讓他知道英治不打官司,只是因為不想雫知道他不是她的親生父親。徹底搞錯的安西,再度激動得手震…

同時間,健吾和小野去到直哉借錢的高利貸集團門口,小野叫健吾慢慢想辦法,但健吾卻說時間剩下不多,要在花店賣出之處解決問題,於是就決定直接上去取回金錢,臨行前,他對小野說:

「請你不要笑我,我喜歡家門口有間花店」

英治在家看著錄影帶的時候,同一個陌生電話再度打來,要他現在出去見面。地點約定了在東京鐵塔,也是錄影帶女主角和男友初次約會的地方。英治衝向那人,一手向他的懷裡推過去,而把他的手緊緊握著。

「這世上我們能相信的」

「只有我們自己」

汐見英治、神山舜,兩個「無名戰士」,掌握整個故事的二人,於多年後,重遇了。


充滿張力及感情的一集。

英治找到雫的一幕,讓在下看出真正互相關愛的一對父女,真的做到彼此心連心,看得在下也很感動。他們沒有血緣關係也可以如此,而我們和自己的父母,關係又怎樣呢?

當然也需要一個善解人意而且冰雪聰明的女兒才可以做到這樣。雫作為小朋友,可以說是無敵的了。雖然說感覺太成熟,但年紀那麼小就可以如此堅強,如此了解別人的心,用自己的方法加以安慰,長大了一定是人見人愛的女生。

健吾也開始發揮出他的實力。一個四十幾歲的大男人,還是要這樣果敢用命才會得到女性的欣賞吧。他以「喜歡家門口有間花店」來隱喻他對英治的關懷,也算是一個男人的深層情義了。

英治和美櫻之間,開始了同居的關係,但一句「是有期限的吧,我們兩個」,卻完全道出來他們的未來。總有一天二人要把一切說出來的,到時會怎樣?

安西的世界似乎徹底崩潰了。做不了手術,老婆跟自己的手下跑路,連一直專注的復仇,也發現原來搞錯對象。或許他才是這劇中最悲劇的人物。

而最重要的,當然是新登場的神山舜。

一如在下上周所料,他就是為美櫻爸爸主刀的醫生。而他和英治之間的重遇,也完全表現出野島式的說故事手法。

同一時間互相穿插的劇情,美櫻說「英治可能也在找那個人進行復仇」,錄影帶的女主角說「你用可怕的眼神看著我」,英治一臉深沉,右手插在袋中像是拿東西,然後一手撞向對方,而神山又表現出驚訝的神情…

相信每一個人也會想到是英治拿刀插死神山,但結果卻是握手…認真大整蠱。

既然他們二人都是「無名戰士」,即是二人小時候都是被父母忽視,一起長大作戰的死黨。英治去照顧雫,或許為了神山的可能性更大於為影帶女主角。

下一集應該開始進入高潮。神山及英治及女主角三人的過去慢慢揭開,雫找英治時遇到意外,而美櫻似乎會離開英治,連直哉及健吾的故事也有進展,看來收視會繼續攀升吧!

最後要說,此劇的OST已經推出了,是時候把電話鈴聲改為此劇的主題音樂,每集片頭的那部分了。



     

發表留言



瀏覽次數:1,767  |   文章分類: 每周劇評  加入書籤: 永久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