泡妞夜生活「BARCODE」 ~ 台北單飛旅記 (5)




1/12 22:00 – 01:30

誠品信義店 (步行) -> 酒吧「BARCODE」

「泡妞」,或者叫「把妹」,就是「溝女」的意思。阿竹帶大伙兒一直向101大樓前進,經過NEW YORK NEW YORK時轉了一個彎,在後方的華納威秀影城的轉角位,穿過一道像是走火通道的鋼門,下了樓梯,就是另一個世界~「BARCODE」。

根據在下從那裡帶回來的介紹小冊子,說明BARCODE是「把雞尾酒及吧台藝術從倫敦引進台北,獨一無二的貴族Cocktail奢華enjoyment,讓國際時尚客不需要言語都可以在夜後成為親密摯友」。

如果覺得這些是廢話的話,阿竹給了大家另一個簡易的版本,就是「要在台北晚上看最好的美媚,就要去BARCODE」。


去台北總要影一張101大樓留念    「BARCODE」不似門口的門口

我們一行八人,包括在下,阿緯、小楓、阿竹、京一及其朋友、大老闆志明及他的太太,10時就到了BARCODE,因為時間尚早,我們找到了近門口的一張台,坐下開始暢飲。因為隊伍中有不飲酒的女生,而在下也不想第一晚就去到盡醉死台北,故此大家也只點了啤酒,在下點的是德國啤酒「Erdinger Weissbier」,台譯「艾丁格香草啤酒」,還不錯,不會比Heineken差。

我們的重點當然不是飲酒,雖然有兩位女士在,但不是她們另一半的我們,包括在下、京一、阿竹,作為血氣方剛正值盛年的男生,當然開始眼看八方。起初的時候還沒有什麼客人,但隨著夜更深,也就有更多的人來到。

酒吧右邊是吧台,主要是兩三個一群的客人,這邊的女生大多都穿得比較性感,最激的去到比堅尼的程度,而且老外也集中於此,算是「打獵與被獵」的主要場地,中間部分是大伙的一般客人,就像我們,都是看上去比較正經,玩得比較斯文,純粹把酒談歡的一群。而左邊就是包箱,明顯地是身份打扮都高人一等的上流人士集中地,女生全部都是Model級的身形配上Model級的衣服飾物,會覺得是另一個世界來的。


用盡相機最強功能而影的吧台照     另一邊就是包箱

由於我們坐在門口附近,故此所有進來的俊男美女都逃不過我們的眼睛。而此時在下和旁邊的京一談得很投契,因為他本身在大學有學英文,故此抱在下練國語他練英文的想法下大家都在不斷的溝通,話題除了語言上(例如問廣東話「把妹」「美媚」怎樣講之類),還有就是大家對單身男生的看法,談著談著,出奇地發現有點「他鄉遇故知」的感覺!

有這感覺,全因為當中發生的一件事。話說到十二時許,場上已經完全沒有位子,大量美女都要站在吧台旁邊。這時我們坐位旁邊有一堆女生在聊天,在下也聽得出當中夾雜了一些日文,而在日本留過學,也在夜場修練多年的阿竹,這時就一躍而起,直接插入那群女生中間,發揮其超凡的日文及搭訕能力,迅間就和她們打成一片!

(天啊,那是在下現在最渴望得到的兩種超能力,他在在下面前發齊兩種神功,真的讓在下想拜他為師)

而阿竹也沒有忘記我們這一群呆坐看著他表演的男生,也把給那群女生介紹我們,那麼巧,那群日本女生當中,竟然有一個是在香港工作多年,懂講廣東話,最近才辭職去台灣學國語的……


佐酒小食…誰理會好不好吃!      右邊的黑影是老外情挑華人辣妹….

中間部分…..略過……總言之到最後她們在另一台找到朋友,就離開了BARCODE,什麼事都沒有發生。回歸平靜後,阿竹開始對我們表達不滿,就是他已經為我們爭取了機會,但我們仍不夠主動,不夠大膽,說話時的動作及語氣不夠大方,沒有好好掌握機會等等。其實他說得很對,在下是百分百心悅誠服的。

在下和京一於當中,其實一直都表現得有點戰戰兢兢,遇到有什麼事情就不敢再前行一步,過一會就和他一起概嘆「我們真的未夠LEVEL」。那個LEVEL,不是外表打扮,事實上我們這方面都不會輸給阿竹,不過就是「膽大心細」方面完全被比下去。

在下認為結識女生,其實就等於學游泳,沒有人天生就懂,總要一直學一直練習,才能越游越遠。讀書時的結識,就像是在游泳池,可以慢慢來,也不會輕易遇溺,最多只是喝兩口水。到了在網上或朋友間結識,就像在海灘游泳,難度高些,也會危機一些。

要在差不多全台北最頂尖的PUB結識女生,差不多就等於在太平洋中心跳下海,膽大固然,懂水性也是必要,不在大海游個三五年是沒有那個「LEVEL」的。就算被說是不夠膽不夠水準也沒辦法,在下自認現在最多只能游到浮台而已。

後來在閒談中,知道了阿竹在十七八歲已經跟打工的同事去酒吧,還要是在女生出名難搞的台中,就像和鯊魚搏鬥了十年八載而得到的功力,在下根本就無法可比。不過也沒什麼,他是於另一個圈子生活的,在下留在自己的圈子也就好了,也不用強逼自己去追求不屬於自己的世界,今日在下游得出浮台,慢慢的應該可以游出南中國海吧,雖然去太平洋是不大可能的了。

接著阿竹也努力地四周去搭訕,有成功有失敗,而在下及京一都是在旁邊看著,由於在下和他的能力及想法都差不多,自然又更投契了。其實言談間在下認為阿緯的經驗及功力不會比阿竹差多遠,但他整晚就是乖乖的陪著小楓,所謂「浪子回頭金不換」,小楓妳真的是太幸福了,哈!

結果大家玩到半夜一時許才離開,在下乘出租車回酒店,就完成了第一天的台北之旅了。

在下雖然在香港及其他地方,去過的夜店不多,但可以說這一間「BARCODE」內的美女質素是在下見過最頂級的,加上有大量英語國語兼備的老外參戰,懂英文的華人也沒有什麼的優勢,要在那裡「覓食」真的是極高難度,如果你自認是「蒲王」,有機會不妨去那裡挑戰一下。

雖然這一晚並沒有什麼,但可以在異鄉如此的深入當地的夜生活,是在下的第一次,如果是跟旅行團或自助遊,恐怕是永遠不會有這個機會吧!能在不熟悉的地方,操自己不大流利的語言,去一些本來不會去的地方,做本來不會做的事,說本來不會說的話,這對於決心走出原本生活圈子的在下來說,就像是努力的踏出了一小步,希望可以展開步伐繼續前行吧!

在此感謝帶給在下這麼精彩一夜的各位。

待續…



     

發表留言



瀏覽次數:3,184  |   文章分類: 台灣, 縱橫四海  加入書籤: 永久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