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島診療所2006 ~ 最終話「逃れられぬ、医師の宿命」




孤島診療所2006 ~ 最終話「逃れられぬ、医師の宿命」

播映時間:12月21日.晚上10時
 收視率:25.9%

五島向鳴海提出由他主刀彩佳的手術,而且打算不切除淋巴組織以避免有後遺症,但鳴海的回應是請他去見一個人。到了鳴海的家,五島見到的原來是在床上昏迷不醒,鳴海的妻子涼子。五年前鳴海一意孤行,親手為妻子做心臟手術,結果造成了這個結果。鳴海希望以他的經歷,去忠告五島為親人做手術,會有因不冷靜而帶來的風險,請他重新考慮為彩佳做手術的事。

而在志木那島,島民對於三上醫生採取抗拒的態度,不肯讓他看病,但三上並未介意,因為他就是以五島醫生為榜樣努力中。而另一邊昌代問正一是否要去東京探望女兒,正一口說不去但彩佳不高興,但心裡其實也很想看看彩佳的。而昌代卻靜悄悄的為正一執拾好行李…

彩佳手術的時間快到,而握著護身符的彩佳,有剛洋前來探望。手術前,彩佳向五島表示不做乳房再殖,用以警惕自己將來不要忽視癌病,可以親眼證實自己體驗過的痛苦,五島答應了,於是手術開始。剛洋陪彩佳前往手術室,臨進入前彩佳向剛洋展出勝利的手勢。

穿著從志木那島帶來的草鞋,五島進入手術室,首先為彩佳切除部分淋巴組織作化驗,心急的五島在催促護士,鳴海就即時勸止他說焦躁的話只會適得其反,五島回復平靜,取出組織後,五島準備乳癌切除手術,他因為彩佳不做乳房再殖,而打算盡量減少傷口的面積。

同一時間,診療所擠滿來為彩佳打氣的島民,而和田及美奈就為三上醫生解釋彩佳受島民愛護的原因。而在島上其他地方,其他島民全都坐立不安,為彩佳擔心著。




手術途中,五島得知化驗結果為正常,癌症沒有轉移不用切除淋巴腺,喜出望外,但之後手術部位突然大量出血,鳴海建議擴大皮膚切開範圍以作保險,但緊張的五島,為了不讓彩佳傷口增大,一意孤行進行危險的止血工作,逼得鳴海在現場大聲喝止五島,要他忘記患者是星野彩佳,要冷靜的判斷並進行手術。五島慢慢後退,一面想起鳴海昏迷的妻子,一面看著彩佳,心亂得連手術工具也跌在地上。

鳴海打算接手主刀的工作,但五島很快就回復理智,以堅決的語氣說出繼續由他主刀,看到這情況,鳴海也把手術鉗交到五島手上。回歸冷靜的五島,以其高超的技術,很快就解決問題,並成功完成了彩佳的手術。離開手術室,向趕來的正一夫婦說明手術成功後,就在椅上休息。


之後鳴海經過,五島向鳴海感謝他及時把他喚醒,而鳴海就對五島說出,因為他從妻子的事件中領悟到醫生不能帶著私人感情進行手術,故此一直反對五島視島民為家人的治療方式。他認為如果作為家人,就是要背負那個人的一生,那是非常沉重的,特別是最深愛的家人。他認為,醫生和病人是不會,也是不能成為家人的,像五島那樣做,只是偽善的表現。

手術成功的消息傳回了島上,診療所的眾人都高興得跳起舞來,漁會那邊一眾漁民舉杯慶祝,剛利和茉莉子就在海邊靜靜的坐著。

在東京,五島想著鳴海的說話,不自覺地打電話給母親,而他的母親卻說柏木醫生,即是當年救五島一命,而讓五島立志行醫的那個醫生,剛剛去世了,並說柏木醫生到最後都記掛著五島,還希望可以像五島那樣去小島行醫。五島雖然十分難過而痛哭,但聽到後也讓他重新認清楚自己應走的行醫方向。

五島到病房探望彩佳,彩佳說要努力拿取資格,回到島上,回到診療所,再為五島縫扣子,感謝五島給她最好的聖誕禮物。雪夜中的二人,靜靜地手握著手,一起執著那個有紐扣的護身符,互相微笑著。

五島起程時,再見到鳴海,並回答鳴海之前問過他「你認為我的妻子是否活著」的問題:

「如果作為一個人回答的話,你只要覺得她還活著的話,你太太就是活著。如果作為一個醫生來回答的話,只要你在繼續治療,你太太也是活著的,我是這樣想的,然後,某一天可能會有奇蹟發生,我想這裡面也沒有”絕對”」

之後五島謝過鳴海,就離開醫院,雪夜中踏上回志木那島的路途。

剛利送五島回診療所,雖然只是離開了一個星期,但五島卻是十分懷念這個小島及這個診療所。入去後發現一個老醫師坐在他的椅上,原來是重雄穿上白衣假扮的,嚇得五島以為是柏木醫生再世。之後和田、美奈、三上,與及一眾島民,都陸續出現歡迎五島歸來,場面感人。



看到五島這樣受島民歡迎,三上也開始掛念自己行醫的小島上的眾島民。他問五島,為什麼他們會是醫生,對於這一點,五島也未能答出醫生到底是什麼,但他會努力去追尋作為醫生的意義所在。三上也決意追隨五島的步伐,並感謝五島對他的引導。

島上回復原有的面貌,大家都快樂的過日子,準備迎接2007年。這時正一也回來了,向重雄道謝,重雄不好意思地接受了。

和田邀請美奈在元旦上山頂看日出,美奈爽快地答應了,反而和田有點不知所措!

剛利向重雄說讓邦夫乘他的船,說希望幫助培養新一代的漁夫,重雄也十分高興。

在東京的剛洋,收到五島的來信,請剛洋在假期時回島上再聚。最後,五島再一次把柏木送給他的那句「Boys be ambitious」轉送給剛洋,並會同時一起尋找這句話的意義。

而彩佳,就一邊看著和田給他的特製年曆,一邊回憶起島上眾人的臉,揭到封面,是她和五島的合照,彩佳開心地笑了。

五島把診療所的旗幟,重新掛上,望著它隨風飄揚,而準備繼續他的小島醫生生涯,也繼續尋找作為醫生的真正意義。



終於完結了。在下不打算在此就整套劇仍評論,這個會另外再寫。

最終話的前半段是彩佳的手術部分,說實在不算驚險,或者看過「醫龍」,又或者玩得NDS「超執刀」太多,這些小型的出血對在下完全沒有緊張感,而且根據鳴海及五島的對話,問題只在於「傷口有多大」,對於彩佳的生命並沒有什麼影響。

其實整個彩佳篇,除了讓五島及彩佳培養感情以外,就是五島及鳴海的角力。到底醫生是要投入感情,以家人去看待病人,還是要冷靜無情,避免感情影響手術的發揮?二人極端南轅北轍的想法,在最終話就以鳴海的妻子進行解說。但在下覺得突然搬出這個角色來表達,實在有點唐突,不是不夠說服力,但就是無法好好引導觀眾去深入鳴海的思想中。

上一話已經說過,在下是比較認同鳴海的想法的。如果個個病人都是家人,他們每個有病有死都要付出感情,就如鳴海所說,就等於背負那個人的一生,非常沉重。當然在下不是認為五島是鳴海口中的「偽善者」,但的確五島在這兩輯的故事中,未有真正經歷過真正的痛苦,到了病人無法挽回的情況一一出現之時,他的精神能力,是否可以支持得住?

在手術中看出的答案,是未必可以。在手術當中如此失態,對於一個外科醫生來說是不合格的。今次有鳴海及時喚醒他,但下一次呢?在志木那島只得他一個醫生,除了他自己以外還可以靠誰?

在這迷惑中,柏木醫生的死訊給了五島一盞明燈。可惜的是,兩輯的故事完全沒有實際表達過五島和柏木的過去,當觀眾連柏木的樣子也不知道的時候,又如何去輕易信服及投入五島的選擇?這連帶柏木給五島再給剛洋的名句「Boys be ambitious」也有點虛幻。

至於後半段,可以說是島民生活的綜合寫照,淡淡的交待了眾人的去向。最值得留意的當然是和田向美奈初次提出「約會」!明顯地二人將會有發展,而且看來會很順利。但參照設定,二人的年齡相差了19年…到在下41歲的時候可會遇上22歲像蒼井優的人?

至於五島和彩佳,其實雙方也非常了解對方的心意,只不過以五島的性格,可能要搞到第六輯才會正式去馬吧?嘿……

雖然五島對三上及剛洋說他仍然在追尋作為醫生的真正意義,但他明顯地是選擇了把病人作為「家人」的模式做下去,對於病人來說這也是一件好事。提到三上,很可惜這一輯完全沒機會讓他發揮,難道要到第三輯讓他像漫畫中那樣……?

結局篇沒有想像中那樣出現真正的高潮,仍然是以淡淡而溫暖的感情掛帥,但卻打出了25.9%的高收視,難道說日本人開始著重感情?還是有什麼吸引力是在下太遲鈍而感覺不到?

無論如何,以這個卡士達到這個收視,第三輯應該會繼續吧,繼續期待!



     

發表留言



瀏覽次數:1,457  |   文章分類: 每周劇評  加入書籤: 永久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