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合適也要有個限度!》第7話 (7.5分)


Share


不過快樂的用餐沒有持續太久,兩人在海邊玩耍時把手機弄丟了,直樹身上也沒有現金,結果兩人變成吃霸王餐,並被送入警局;這裡是想暗示現代人太依賴電子支付了吧?不過直樹身上一張實體信用卡也沒有,也是有點浮誇?

最終通知了焦急的眾人前來警局並了解事情始末,只有純子被關在監獄裡,是因為她太妹性格顯露,吃霸王餐還不服管教並企圖傷害員警;有趣的是直樹看到純子的家人來了以後,一點留戀也沒有就準備要走。行為是真的有點無情,不過以他的立場確實待著也很奇怪?畢竟他也沒有想要對純子負責。

反而是小川因女兒被這樣對待而有些氣憤,並且拿劇本來譬喻,認為直樹只看了中間一集,不會想繼續翻閱下去嗎?直樹卻率真回答自己就是無法從頭到尾看完一部劇的人,只要有一段精彩,他就覺得這是部好劇。雖然筆者的追劇習慣並不認同這個觀點,但也讓筆者反思這樣的心境也是存在的;甚至更廣義來看,也呼應了網路評論,就算有很多人並不喜歡,但只要能夠感動一個人、為一個人帶來快樂,也具有價值不是嗎?

面對江賢的創作,小川倒是比較清明。認為老師不必想到結局再回收伏筆,有時候正是沒有答案寫著寫著最後才知道答案;這也很像坂元裕二先前說過的創作邏輯,事先設定出角色,然後讓角色的性格去帶動劇情的發展,有時候連作者都不清楚故事會往哪裡去呢!

另外節目製作人羽村原先因為江賢各種脫線行為而生氣,但在家訪並看了老師的創作後大受感動,再次體認到這樣的作品必定要讓世人看到;她的轉變讓筆者深刻體會到,編輯之於作家的重要性,唯有他們才能夠看見作者故事裡的動人、還有那些為了創作故事幕後的努力,並且正確地用自己的方式引導作者走向創作的道路。

純子心裡這趟旅程最美的風景,原來並不是江之島的夕陽,而是監獄裡、隔著牢籠的鐵網,她與直樹兩人情不自禁的接吻。很喜歡這個轉折,或許最美的風景並不是先設定好的,而是在意想不到的拐彎裡,留在回憶裡的東西。

最後第三條支線是向坂(吉田羊)與兒子清(坂元愛登)的班導師安森(中島步)在咖啡廳相見,兩人原先只是類似家庭座談,但昭和與另和思維差異太大,向坂受不了安森各種發言與思維,兩人起了爭執;最後安森崩潰告白。

向坂陷入天人交戰,令和女性無法接受安森的昭和思維,但又很喜歡安森的外貌,究竟喜歡一個人真的要如書上所言應該更重視內在、忽視外在嗎?這部分也值得思考。本集的歌舞意外出現在這段,難得吉田羊有歌舞可以唱,前幾回好像都著重在小川身上。

當然這個問題沒有絕對解答。筆者一直思索這段為何會安排在這裡,似乎與主線並不是這麼直接相關,若說純粹是為了推進劇情似乎又不是這麼高明;本集主題是:「不能不回收(伏筆)嗎?」,直樹也向小川言明自己是個只要一個片段快樂就認為「整齣劇」都好的思維的人,筆者感覺也許只要有一刻感到快樂,就可能足以帶給他人喜悅與回憶,也許向坂面對安森也應該是這樣的心態。不要去顧略後果與結局,就專注在當下是否能夠得到快樂吧?當然這只是筆者的腦補。

這部分不禁讓人想到宮九同樣身為編劇的身分。不能說他沒有在回收伏筆或者沒有呼應,但他的作品裏頭確實常有某種讓人意想不到的恣意揮灑與轉彎,有時候劇本結構也會在途中更換主題與方向,身為宮九粉自然很習慣這樣的行文邏輯,也時常感到驚喜萬分。但對於戲劇結構重視的人或許會認為他不夠嚴謹、沒有架構。但,觀賞戲劇有些人是因整體結構完整而快樂、也有些人僅僅會因為某集的某個片段而獲得喜悅,編劇或者說任何工作的價值,或許都不應該以偏概全去論定的吧!

昭和睦實(磯村勇斗)因為找不到純子而發狂,甚至跑去找向坂與清跳針,兩人誆騙他穿越時空的公車;沒想到第二次真的讓他搭上了車來到現代,還遇到了跟自己一模一樣的人(就是他兒子),這集磯村勇斗戲份偏少,但看到兩個長得一模一樣但性格打扮、走路習慣都完全不同的人,對於他的演技再次讚賞。

不過先前井上(三宅弘城)不是說過穿越公車需要臉部辨識嗎?為何昭和睦實可以穿越呢?這算不算是編劇忘記的設定?但總之還是期待下回囉。



發表留言

Share


瀏覽次數:3,031  |   文章分類: 每周劇評  標籤: , , , , , , , , , , , , ,  加入書籤: 永久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