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lent》第1話至第6話中期評論 (8.0分)


Share


按常理第5集會直接交代紬和想發展戀情,卻沒想到編劇竟然會以一整集整理紬和戶川湊斗(鈴鹿央士)分開後的情感。紬和湊斗在一起後感受到他的溫柔,已經視他為生命中的另一半,然而他們的關係卻因為想的出現而出現暗湧,甚至無法共同走過人生路。

有留意我寫劇評的讀者也知道我最不喜歡的就是這類讓愛的劇情,始終我覺得這太不符合現實,愛情是要爭取的。第5集中編劇要帶出的是紬和湊斗兩人透過溝通和相處,來面對終究需要分開的事實,他們雖然沒有情侶般應有的花火和默契,但能像家人一般,會互相依賴和提點,相比分開前的相處更自然舒服。

我最喜歡的是最後湊斗主動打電話給紬,因為這是改變兩人關係的精髓,兩人的對話從最初的尷尬到選擇釋放,沒有花俏的包裝,全靠兩人的演技和對白。湊斗或許由始至終不想放棄紬,因此才藉故打電話給她,這裡令人覺得他拖泥帶水,不夠豁達,可是仔細再想,我們不也是會如此嗎?

始終每個人都會投放時間和精力在感情上,試問有誰未曾對感情拖泥帶水呢?紬可能在分開後思前想後,明白他們原來不適合以情侶關係相處,從電話中似乎覺得他還未能完全釋放,因而直接把自己的想法說出來以安慰湊斗,展現出角色成熟的一面,使他們的分開變得有說服力,不得不稱讚編劇細膩的筆墨!

原本以為編劇以「聽到」和「聽不到」來表達紬和想的區別,但在第6集內,編劇還區分了想這類「介乎聽到和聽不到」的人。「聽不到」的人就像桃野奈奈(夏帆)那樣,他們想做的事被聽覺障礙局限了,例如打電話和在街上呼叫對方的名字,這些看起來對健全人士理所當然的事,對他們而言是遙不可及的事。

「介乎聽到和聽不到」的人就是曾經聽到聲音,但現在失聰的人,最痛苦的是失去了曾經擁有的東西,呼應了當初紬和想的關係——要是當初沒有遇見大家,現在就不會那麼痛苦了。

演員

川口春奈上一齣劇集《打扮的戀愛是有理由的》巧合地也是由我負責劇評,還記得當初我覺得她演繹角色時十分有自信,這次也如是,但我覺得有點過分自信和用力,演繹紬對於想突然失聰時的反應略嫌不夠失望,是她暫時唯一的不足之處,不過之後演繹努力去理解想的世界時很不錯,她樂觀的氣場說服觀眾角色有這種魄力,整體來說她的角色看得令人舒服和自然。

紬喜歡想的其中一個原因是他的聲音,我認為目黑蓮的聲音是舒服但不是特別出色,他可以再把聲音壓低一點來呈現出他聲音的獨特性和辨識度,說服大家他的聲音確實有一股魔力吸引紬。另外看到網上貼文都在吹捧他的神演技,我認為是及格但不是這麼誇張啦,而且我覺得他剛開始時和川口春奈一樣,演得有點用力,隨後才看到他慢慢演繹得自然起來,期望下半部分能繼續看到他的進步。

當劇集公布鈴鹿央士會演出男二時,我心想他是誰?翻查紀錄我幾乎沒看過他演的劇集和電影,我覺得他有一幅童顏的外貌,和川口春奈像姐弟多過情侶,可能這就是選他演這角色的原因吧,告訴大家他們終究只能以「家人」的關係相處。雖說他是男二,不過光芒其實不輸目黑蓮,童顏外貌辨識度相當高,容易吸引人去注意他。

劇集有篠原涼子這個大卡士引起話題,不過我覺得夏帆也不遜於她,和一眾年輕演員最大的分別是她善用面部表情來表達情緒,第6集看到自以為同一世界的想選擇丟棄她,進入健全人士的世界生活時,她的絕望演繹得使人動容,連小弟也忍不住流下淚來,相比目黑蓮這才算是神演技!

暫時就這6集而言是有驚喜的,而且劇情走向和感覺和《戰鬥之歌》截然不同,是一齣有深度的愛情劇,不至於神劇的高度,但屬於水準之上,劇集還有更多值得討論的地方,例如配樂、畫面、另一個象徵物SPITZ的歌曲,如果我有時間精力的話我會繼續每集劇評,不然的話請大家多多支持這個「中期檢討」和總評吧!



發表留言

Share


瀏覽次數:7,395  |   文章分類: 每周劇評  加入書籤: 永久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