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戀的惡魔》第4話 (7.5分)


Share


三人來到犯人所指的地點,小鳥攀爬圍欄進去時,摘木跟馬淵在旁邊輕輕推門就進去,笑死我了。三人走到陰森廢棄的建築物內,被幾架無人機追著跑,無人機上是連環傷人案的同款飛鏢,原來犯人是用無人機作案。三人被無人機追殺逃命的一幕拍得甚有緊張感,最後被一身邊黑衣的鹿濱救了他們!鹿濱口嫌體正直,過去三集怪裡怪氣,今集竟然有如此帥氣出場一幕,林遣都粉絲不要錯過。不再穿短褲拖鞋的鹿濱,怪咖感消失,看來漸漸回復正常,不過為何鹿濱會有謎題紙呢?劇情上沒交代過。

犯人又再出題,還是鹿濱旁觀者清,阻止他們繼續玩犯人設計的遊戲,這樣才可避免中犯人圈套。「犯罪的主角不只是犯人,犯人、刑警和被害者三方都必須平等地擔任主角」,又是富深意的台詞。

每集例牌的案件重組部分,今次是四集以來最可有可無的,模型不知甚麼時候就做出來,四人置身案發現場看到了無人機,甚至拍下來查它的型號和最遠飛行距離,這點就說不過去了,一直以來模型的作用就是讓人看到現場佈局和視野,但靠模型絕對不可能看到無人機的型號,推理中出現BUG。靠發生案件的位置加無人機的最遠飛行距離,推斷出犯人所在的位置,這是可行,然而這個位置只代表犯人案發當時遙控無人機的位置,也不能代表他以後每次都會在這個位置犯案,這又是可圈可點之處,以此鎖定犯人的家在這個位置實在有點武斷。不過,案件推理過程問題百出都不成問題,因為到最後四人只是徒勞無功,警方通過視頻網站的情報找到了犯人。

案件繼續用作側寫主角們的情況,小鳥猜測犯人宣揚扭曲的正義感,覺得警察靠不住而自行制裁壞人,是社會邊緣人所為,鹿濱一語中的,揭穿四人一直躲在這裡查案的行為,與這次的犯案人無異。這集案件帶出四人一直作為警隊邊緣人的身份去查案並沒任何作用,只會讓他們繼續被邊緣化。上文提到這集幾位主要角色正在去邊緣化,看到這裡鹿濱的台詞帶出的訊息,更確定了故事企圖把邊緣人帶回中心的走向。

此外,查案過程中,鏡頭多次特寫鹿濱留意到馬淵和摘木的肢體和眉目之間的交流,也相當在意,在推理後他端出茶來,這次換馬淵和摘木的是對杯,摘木也沒坐在那個高級椅子上,這些細節也呼應了前幾集,帶出三人之間的感情關係轉變。鹿濱祝福二人,所說關係喜歡的台詞很有意思:「喜歡別人,就是製造傷口,喜歡和疼痛沒甚麼分別,只是雙方負負得正,在互舐傷口時疼痛被抵消而已。」馬淵和摘木的關係完美地符合這樣的描述。

小洗杏月(田中裕子)戲份仍然少得可憐,每集只短短一幕幾句,她這次似乎變成「閨蜜」的角色,摘木諮詢還手機給馬淵的事,手機竟然是放在小洗這邊也奇怪。太浪費了田中裕子。

最後摘木把手機還給馬淵,決定離開馬淵家,並說出了馬淵哥哥死時她中搶,估計自己應該跟馬淵哥哥的死有關,這都是之前的伏筆可以推測出來的走向,並不意外,連哥哥的舊手機依然有足夠電源打開我也不意外(畢竟《最愛》那台十年沒開的電腦都能打開,這不算甚麼)。

本集多次拍到馬淵家門口的鞋擺放的樣子,摘木那雙鞋一直都是鞋頭朝裡放,這代表了她是客人的意思;而在最後一幕她離開時,赫然發現雙鞋是鞋頭朝外放(家人才會這樣放),應該是馬淵幫她放好了,是代表了馬淵把她視為家中一分子的細節位。馬淵拉著她向她表白挽留的一番對白也動人,但不知怎的,筆者覺得就是缺了點CP感。

署長出現撞破二人,莫名其妙的偏執地抓住摘木,雙方糾纏下署長在樓梯間滾下來。感覺很怪異,即使二人交往,也不由得署長干涉吧?看預告又有署長出現,這樣應該沒事。

最後的爆點,森園發現鹿濱家即使關了電閘電錶還在動,懷疑屋中有其他人用電,真是神級觀察力。鹿濱家裡竟然還有一扇自他搬進來從沒打開過的門,整個氣氛夠靈異,森園用力把門撞開,到底裡面有甚麼?森園為何看來如此熟悉這個房子?實在太惹觀眾好奇了。正讓觀眾期待的時候,鹿濱竟然問森園有多少個妻子,喂!是問這個的時候嗎?(笑)這條線像擠牙膏般每集都這樣爆一點點,實在太吊人胃口。第一章在此結束,下回進入故事第二章,看慣坂元裕二作品的觀眾對此格局應該都不陌生了。



發表留言

Share


瀏覽次數:5,767  |   文章分類: 每周劇評  加入書籤: 永久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