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愛》第10話 (7.5分) + 總評 (8.0分)


Share


潘朵拉黑盒終於呈現在觀眾眼前,卻永遠對劇中人封存。收尾出乎意料,比起兇手是誰,更重要是呈現「最愛」二字的重量,每個人的選擇都令人動容。精彩點題是有,但作為最後一話力道不足,與開劇時的華麗緊湊相比,只能算平穩落幕不過不失。

整體而言《最愛》前6話懸疑愛情雙線並行,敘事節奏穩健熟練、情感豐沛紛呈,但之後劇情鬆散蒼白失去吸引力,頗為可惜;但考慮到爐火純青的拍攝與剪輯、演技精湛的演員與搭配適切的主題曲,仍舊是本季值得一看的作品。

作者:葉奶茶
收視:10.9%


劇 名:最愛
電視台:東京放送 TBS
首 播:2021年10月15日
時 間:逢星期五晚10時

編 劇:奥寺佐渡子、清水友佳子
導 演:塚原亞由子、山本剛義、村尾嘉昭
製作人:新井順子

音 樂:橫山克
主題曲:宇多田光「君に夢中」

官 網:連結
維 基:連結

演 員

真田梨央 — 吉高由里子 主演
宮崎大輝 — 松下洸平
橘しおり — 田中美奈實
加瀨賢一郎 — 井浦新
朝宮達雄 — 光石研
後藤信介 — 及川光博
桑田仁美 — 佐久間由衣
情報屋 — 高橋文哉
真田政信 — 奧野瑛太
渡邊昭 — 酒向芳
渡邊康介 — 朝井大智
山尾敦 — 津田健次郎
藤井隼人 — 岡山天音
長嶋透 — 金井成大
真田梓 — 藥師丸博子


最後的開場是梨央(吉高由里子),不過功能性大於情感面,基本上就是化身旁白的角色在做前情提要而已。作為最後一話的開場,沒有太多亮點,也沒有將設定貫徹全劇,頗為可惜。筆者到寫劇評之前對這段完全沒有記憶,還以為本集沒有開場獨白;不過這段是否算是開場獨白也有待商榷就是了。

接著故事拉回上回劇末,藤井(岡山天音)懷疑大輝(松下洸平)15年前就在命案現場,原因在於他沒有不在場證明;大輝言明自己當日在大阪,而藤井說家人的證詞不能採用。這段似乎只為了引出田徑經理青木(水崎綾女)當年有在現場聽到除了達雄(光石研)外的聲音,還拿出了當年留下的證物。

這段完全證明劇情發展超出編劇的掌握能力,算是本集最大也最難以忽視的瑕疵。首先,藤井的懷疑確實很吸引人,也騙到了不少觀眾,原以為他是以渡邊康介(朝井大智)命案現場發現的御守做懷疑,結果聽他的論點似乎僅是純推測;純推測沒問題,後續他也說了「家人不可作證」這樣強烈的反論,到此都還算可接受。可下一秒他馬上對大輝掀開底牌,告知他與青木所掌握的訊息。所以藤井真的有懷疑大輝嗎?還是從頭到尾都在故弄玄虛?看到這裡筆者覺得編劇把藤井搞得如此神秘純粹只是為了製造懸念吸引追看,但角色真的只是為此而登場,鋪陳方式非常拙劣。

更荒唐的還不僅於此。明明上一秒還在懷疑大輝,大輝也欠有力證據證明自己清白,藤井卻沒有將青木保存了15年的證物給收走自行驗證,後續還流到大輝手中。藤井真的是警察嗎?如果大輝真的是兇手,不就馬上能銷毀證據嗎?筆者覺得這裡的邏輯莫名其妙!藤井好幾話以來各種微妙表情還以為有戲,結果搞了半天似乎只是純粹為自己加戲,這支線完全就是為放而放,恐怕岡山天音也不曉得自己在演什麼。

最後這條支線只是為了引出,會為了梨央與達雄毫不猶豫犯罪的人,除了大輝還有一個人有嫌疑;編劇要引導觀眾將懷疑轉換加瀨(井浦新)身上沒問題,但轉太硬了。唯一值得讚許的是,前幾話也讓觀眾懷疑過加瀨但隔週馬上洗白,讓人卸下心防;最終回又再次反轉,頗為出乎意料。還以為加瀨排除嫌疑了,結果是被誤導了!被編劇用這種方式誆騙反而讓人感覺這手牌打得挺精彩,比先前各種雷聲大雨點小都要好太多了。

案情陷入膠著,自由撰稿人橘(田中美奈實)的喪禮上,梨央與大輝久違地相見,然後兩人又互許了未來,並各自努力。這段同樣功能性大於敘事性。似乎也是為了讓前幾回大受歡迎的初戀組出來放閃一下,畢竟後續的篇幅還要留來交代三個案件的真正解答,以及加瀨與大輝的精彩對戲。

真田企業出現危機,梨央為了延續公司的未來,與加瀨、後藤專務(及川光博)及哥哥政信(奧野瑛太)討論後,決定讓公司由專業經理人掌持經營權,公司危機暫時落幕。這個方式沒問題,也看見梨央的成長;不過政信真的淪為打醬油角色,明明一向瞧不起妹妹,但在事件裡卻說「媽不是讓妳保護公司嗎」這種自貶的說詞。以他的人設,不是應該認為自己比妹妹厲害有經驗,怎麼會欣然接受媽媽將公司託付妹妹,及爽快贊同妹妹決策的行為?這個角色在本劇也是需要時才會被抓來出場罷了。

然後又演了一段梨央、小優(高橋文哉)與加瀨三人在家吃飯的溫馨畫面。三人一起吃飯沒問題,但想想先前幾回初戀組吃飯都沒找過加瀨,梨央吃飯也沒刻意找加瀨,如今忽然安插這一段,很像編劇忽然想起今集最終要著重加瀨對真田的「家人」之情,所以前面就要來個溫馨感才能製造高反差。安排太刻意,筆者看了覺得很微妙。當然三人製造出來的安定感一如往昔,不過現在才想到要鋪陳真的篇幅太少了。

於是,真田一家靠著退出經營權而度過危機,新藥順利送審(已經不想吐槽記者會前梨央與政信竟然互相打氣的詭異人設)。梓則因詐欺罪被捕。而渡邊父子的案件則因苦無證據而陷入膠著。這集到這裡都像是在趕時間一樣迅速交代與過場,邏輯與敘事的節奏明顯簡陋,只為了把篇幅留給故事後半。

唯一亮點反而是桑田(佐久間由衣)仍舊秉持正義,甚至槓上上司山尾(津田健次郎),簡單帶過但仍呈現山尾見風轉舵的性格,這個互動挺有趣。而且山尾的表情非常有戲(笑)。

然後時光荏苒,眾人生活歸於平靜,大輝也被調回搜查一課。並且碰巧遇見了橘的母親,得知橘在死亡之前有換新藥,於是他連同桑田再次進行調查,推算出死亡時間提前,並將嫌疑人鎖定當時沒有不在場證明的加瀨。案件似乎又開始轉動,不過說真的,筆者先前就說過,劇情發展到此已經味如雞肋,兇手是誰的重要性好像只有編劇在乎(他一定想好要讓出乎觀眾意料),大輝與桑田和警察們不願放棄調查似乎也是被設定所驅動,真正的推動立基點很薄弱。所以就算劇情演變到此,筆者都對本話不算期待。

還好後半段揭露真相有將本集的頹勢給稍稍挽回。故事的敘事是同時發生的,梨央發明的新藥順利通過,她的夢想終於達成,眾人正開心慶功,唯獨不見加瀨的身影。

大輝艱難地撥出電話給加瀨,詢問了他三項事件的不在場證明。這段松下洸平的表情令人想到第五話時大輝發現梨央偕同小優企圖逃跑時的心痛與猶豫。大輝發現自己推測正確,但也不願相信這個事實;就算他跟加瀨沒有太多情感(筆者覺得這部分有點可惜,如果能夠將兩人亦敵亦友的連結勾勒得更多些這段會更精采),但同為守護梨央的身邊人,大輝的難受是意識到自己又要將梨央身邊重要的人給推開吧。

接到電話的加瀨,大約也知曉大輝的來意,兩人對話過程中仍在攻防,但畫面上,觀眾藉著加瀨的視角,一起打開了他心底埋藏的潘朵拉黑盒,看見了真相。

原來加瀨早就認識達雄,三宗命案都與加瀨或多或少有關。15年前事發當日,達雄說要參加工會的會議是謊言,他是與加瀨相見並交代梨央未來到東京讀書的事宜。還頗意料之外,畢竟筆者早早排除了加瀨的嫌疑,也沒想過達雄說謊的可能。

兩人可能算不上熟悉,就是一個老父親對於女兒未來生活的託付罷了。但正是那個颱風夜,陪著達雄匆忙回家的加瀨,正巧目睹了15年前的悲劇。加瀨起先還像個正常的律師,企圖報警叫護車、妥善分析案件利弊,小優未成年、梨央是受害者,沒問題的,法律會給予正義。法律會,但社會不會。社會不會放過這些背負案件的人。儘管他們明明是受害者。

達雄:「不要用法律角度來講這件事!我講的是我的『家人』。」也許就是在闔上了手機的那一刻,加瀨接下了「家人」的重擔。成為了達雄之後,守護梨央與小優的角色;仿佛還聽見加瀨第五話末,面對梨央求救時,他對著空中那句既果斷又帥氣的「了解」。其實早在16年前,他就已經下定決心成為他們的家人吧。



發表留言

Share


瀏覽次數:13,919  |   文章分類: 日劇總評, 每周劇評  加入書籤: 永久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