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愛》第7話 (7.0分)


Share


主線案件大概已塵埃落定,雖有自由撰稿人橘生枝節,但鋪陳過久處理過快,吸引力不足;愛情方面梨輝支線上回才說不再相見,這回就迎刃而解,難免弱化上回了淒美感,連萬用的宇多田光也感動不到筆者。整體而言本集沒有太多亮點與重點,淪為平淡過場,更令人擔憂後續編排。

作者:葉奶茶
收視:8.8%


劇 名:最愛
電視台:東京放送 TBS
首 播:2021年10月15日
時 間:逢星期五晚10時

編 劇:奥寺佐渡子、清水友佳子
導 演:塚原亞由子、山本剛義、村尾嘉昭
製作人:新井順子

音 樂:橫山克
主題曲:宇多田光「君に夢中」

官 網:連結
維 基:連結

演 員

真田梨央 — 吉高由里子 主演
宮崎大輝 — 松下洸平
橘しおり — 田中美奈實
加瀨賢一郎 — 井浦新
朝宮達雄 — 光石研
後藤信介 — 及川光博
桑田仁美 — 佐久間由衣
情報屋 — 高橋文哉
真田政信 — 奧野瑛太
渡邊昭 — 酒向芳
渡邊康介 — 朝井大智
山尾敦 — 津田健次郎
藤井隼人 — 岡山天音
長嶋透 — 金井成大
真田梓 — 藥師丸博子


今次的開場獨白為自由撰稿人橘(田中美奈實)。基本上她的故事已經明朗大半,從她的獨白可以感受到她對於發生在自己身上的事情感到遺憾與不甘;留意她有提到「如果我沒有見那個人」,畫面穿插是後藤專務(及川光博),可見兩人在本劇中的關係頗深。

橘主動拜訪梨央(吉高由里子),梨央因為先前的報導對她印象不佳,企圖匆匆打發;但橘卻問她還記得自己嗎?甚至稱呼她為「梨央」。顯然兩人過去可能有短暫交集,只是梨央忘記了。

也許這讓橘感受到自己更加悲哀。她渴望梨央想起自己、或者至少還有點印象,但沒有。遇上了這些事情的她,最終僅是微不足道的沙塵;但梨央的身邊卻有許多人願意守護著她、甚至年紀輕輕就當上了社長。

推測編劇安排這個角色的用意是要讓她與梨央做極端的對照(先前說過本劇熱愛做各種對照),一個在明處一個在暗處、一個光鮮亮麗一個黯淡晦澀。確實這樣的立意良好,但很可惜沒有達到這樣的效果。橘的支線前幾回編排得鬆散、磨人耐性,中段企圖深入描繪但缺乏吸引力,到了本集揭露真相後收得又過於倉促,反而會強烈感受到編劇在後續情節編排上的乏力。原本要營造事件還有未解之謎的亮點,卻因為鋪排不夠精準,反倒淪為未寫而寫、狗尾續貂的結果。

梨央與小優(高橋文哉)終於能夠再次生活在一起。覺得編劇這一筆處理得很細膩,兩人並不是決定要生活在一起就忽然補上這幾年的缺失,反而有很多因為事隔多年鬧出的笑話:比如小優踏入梨央房內後看到整牆的明信片覺得難為情(畢竟是中二時期的作為)、梨央幫小優買的睡衣過短(可能印象裡他還是那個9歲的孩子);但同時也有物換星移都不變的默契,比如兩人猜拳決定睡覺的位置等等。這些日常都很寫實,讓真實感更加強烈。

關於兩次的案件,渡邊昭部分小優不起訴處分、渡邊康介的事件則因年紀過小也無法立案。還以為事件已經落幕,然而對警察而言並未結束,渡邊昭從一個池塘爬起後走向另一個,究竟純粹是恍惚失足、還是有他人插手呢?警察還在這部分糾結著。但上回明明目擊證人就說了現場沒有其他人。總覺得看到這裡沒有那種:「啊!竟然還有其他隱情!」的驚喜感,反而有一種「還沒完啊」的不耐。

可能渡邊昭讓人難以同情吧。作為一個父親,對於兒子的失蹤乃至於死亡難以置信與接受確實令人同情,不過兒子犯下滔天錯誤,做為父親不願面對、甚至還反覆找上受害者(變成二次三次傷害)詢問,多年後還不放過別人,完全只顧自己的感受而不顧他人,只覺得這個父親相當自私。也難怪會教出如此自私的兒子。不過這段也只是為了帶出大輝告知警方自由轉搞人橘與案件的關聯,將案件往她的方向作偵查。

大輝與搭檔桑田(佐久間由衣)開始調查橘,但橘對於各項應對都很有自信,開車離去前還意味深長地看了大輝一眼。可能她仍希望被想起吧?哪怕只有一個人也好。自己沒忘記的事情,怎麼所有人都遺忘了?不過她的不在場證明馬上就被推翻,可惜的是大輝也沒能深入調查就,因為先前對嫌犯太過同情而被迫調職。

梨央建議小優參與臨床實驗,但小優認為自己是背負錯誤枷鎖的人沒有資格。加瀨律師(井浦新)陪同姊弟去購物時,順勢為小優化解了他的不安,小優決心成為幫助他人律師,同時願意參與臨床實驗。

這段可以感受到三人真的如同家人。明明是假日但加瀨卻樂意陪伴兩人,甚至自然地為他們拿著重物,小優也會在決定事情上詢問加瀨的想法。後段梨輝優三人一同吃飯也像家人,不過兩種「家」的氛圍卻又不太一樣,不妨比較一下,覺得非常有意思。

梨央也私下向加瀨提起了自由撰稿人橘不斷聯繫自己的事情,加瀨真不愧是最可靠的律師,他馬上向後藤專務「溝通」。暗示了小優的身分,以及先前他做的骯髒事情自己都聊若指掌,並要後藤好好做後盾不要踰矩。這段真的是快狠準,加瀨的能力不容小覷,與他為敵真的不是開玩笑的事情。

不過後藤為何要託小優給渡邊昭500萬,這裡還是沒解釋。感覺加瀨的性格應當會調查清楚,確保自己握有的籌碼好跟後藤專務談判;但理由依然沒有跟觀眾說,筆者想不透給渡邊昭一筆錢是為了什麼,不曉得這裡是不是刻意不解釋留待後續作為爆點?

大輝因為先前在辦案時失態,桑田舉發後面臨職務異動。桑田約大輝去居酒屋並致歉。因為我們是觀眾所以下意識同情大輝,但以桑田的立場她也只是擔心搭檔與嫌犯走得太近,她沒有惡意甚至可能還是出於善意。而大輝仍舊很溫柔地表示了原諒,並順勢詢問案件後續。

筆者第二次看才發現,同樣說:「這不是妳的錯」,大輝對桑田說與對梨央說的方式並不相同,儘管都很溫柔,但對梨央的語氣與情感都更加柔和飽含情意,甚至用了彼此熟悉的方言。這裡松下洸平做了很精彩的差異。

橘持續追查真田企業內部的問題,甚至鍥而不捨地聯絡梨央但未果,也讓加瀨對此事更加上心。橘發現真田企業似乎藉著企業之便哄騙中老年人捐款福利單位,再以款項中飽私囊。不曉得這是後藤專務個人的非法營收,還是整個企業?先前梓(藥師丸博子)對梨央說過後藤專務會冒生命危險保護公司、後藤獨白中也顯見他對公司的忠誠,所以中飽私囊的應當不是他個人?那就是整個公司囉?還是他因為梨央研發新藥花費過高、為了延續真田企業的營運而走上歪路呢?

後續後藤專務企圖阻撓此事公諸於眾,卻被反將一軍,反倒讓人握住把柄,結果後藤專務又流下了鼻血⋯⋯筆者每次看這個設定就會忍不住爆笑。雖然可能想表達後藤在情緒激動時可能也會像小優一樣有某種自然反應,不過流鼻血真的是一個讓人哭笑不得的設定。橘與專務的支線真的很不吸引,看似與主線無關卻又有點擦邊,讓人看得意興闌珊。

想到首集梨央滿手鮮血地撥動瀏海的畫面,目前還未揭露,感覺梨央還是要被扯入案件中。忍不住希望編劇不要刀,也許梨央只是在幫激動的專務處理血流不止的鼻孔吧(誤)?

另一廂,則感受到小優真的長大了。他主動找到大輝,想要跟他當面道謝,被調職的大輝則在閒暇時間陪伴地方的田徑隊。這部分可以感覺到兩人關係非常密切,儘管15年未見,小優對大輝如哥哥般的崇拜與尊敬都沒有消逝。他甚至還詢問大輝與姊姊目前的狀態,大輝則坦白兩人已經說好不再見面。

小優太了解姊姊了,完全看得出來姐姐對大輝一定還有感情。所以刻意告知她大輝被調職,梨央雖然嘴裡說著彼此不會再聯繫,但工作之餘看著手機撥號鍵發楞的模樣卻騙不了人。她想聯繫大輝,非常非常想。



發表留言

Share


瀏覽次數:4,709  |   文章分類: 每周劇評  加入書籤: 永久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