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愛》第5話 (8.5分)


Share


令人心碎的發展!梨央與小優終於姊弟相認,小優卻成被警方追捕的嫌犯。梨央想幫助小優逃跑、小優想看一眼故鄉後自首,大輝則在公務與私情中不斷掙扎並逐漸傾斜;三人事隔多年後再次踏入故鄉,卻是蒼涼卻又無能為力的拉扯,讓人不勝唏噓。吉高由里子崩潰的哭戲仍舊極具渲染力,但松下洸平不遑多讓,極有層次地演繹角色的掙扎苦痛乃至於後段的情緒失控,讓觀眾與他的情緒同步,恍若心臟被狠狠輾壓過而窒息與心疼著,難以自適。

作者:葉奶茶
收視:7.9%


劇 名:最愛
電視台:東京放送 TBS
首 播:2021年10月15日
時 間:逢星期五晚10時

編 劇:奥寺佐渡子、清水友佳子
導 演:塚原亞由子、山本剛義、村尾嘉昭
製作人:新井順子

音 樂:橫山克
主題曲:宇多田光「君に夢中」

官 網:連結
維 基:連結

演 員

真田梨央 — 吉高由里子 主演
宮崎大輝 — 松下洸平
橘しおり — 田中美奈實
加瀨賢一郎 — 井浦新
朝宮達雄 — 光石研
後藤信介 — 及川光博
桑田仁美 — 佐久間由衣
情報屋 — 高橋文哉
真田政信 — 奧野瑛太
渡邊昭 — 酒向芳
渡邊康介 — 朝井大智
山尾敦 — 津田健次郎
藤井隼人 — 岡山天音
長嶋透 — 金井成大
真田梓 — 藥師丸博子


今次的開場是小優(高橋文哉)。應當也不意外,畢竟上回停留在姊弟再次相見,這集以他開場算是毫無懸念。獨白中描繪了他對姐姐的感激,可見對小優而言,姐姐就是他人生中的「最愛」;某個角度而言,筆者覺得梨央(吉高由里子)其實很幸福,對很多人而言都是第一順位想要守護的人,父親達雄(光石研)、弟弟小優、加瀨律師(井浦新)以及大輝(松下洸平)。

讓人有點在意的是他說從來沒有夢見過長大後的姐姐,是純粹的描繪還是日後的伏筆?是因為長大後就再也沒有見面過了嗎?可能有些腦補,但筆者覺得或許是因為從前是姐姐高大的身影保護著他,但長大後(看到影片後)則反過來由他守護姐姐,因而姐姐再也不是記憶中那個高大的身影吧?

頂樓見面後,梨央約小優半小時後在旅館內見面。她與加瀨上演了一齣極有默契的戲碼;後續可發現加瀨並不曉得梨央的意圖,但還是陪著她做了這些,可見他對梨央的信任與兩人關係的深厚。不過前述沒有鋪陳,忽然上演躲避警方的戲碼雖然看得懂但難免有些突兀,身為嫌疑人被警方監視在意料之內,但這段讓人不免想到上回狂奔至頂樓見面時為何沒有警察監視?不過這段節奏營造得極好,細節瑕疵尚可忽略。

兩人終於在飯店內相見。梨央真的是很愛弟弟的姊姊,她沒有多問渡邊昭(酒向芳)的事情,甚至連提都沒有提,比起弟弟做了什麼,她更關心他這些年過得好不好。

這裡又是一個鏡向視角。可以發現小優不敢直視梨央,大概是因為自己可能成為了殺人兇手,面對一直正向並相信自己的姐姐感到愧疚心虛吧。也傳達無論小優在前幾回面對後藤專務(及川光博)多自信,在姐姐面前仍舊像個孩子。

小優敘述了自己這些年的心境。原來他到東京以後適應不良,跟同學、跟真田一家都格格不入,為了回到過去的念想而修復手機資料,並發現了15年前夜晚自己疑似殺了渡邊康介(朝井大智)的影片,因而選擇離開,並在多年後默默守護著姐姐。

這裡幾個部分值得留意。小優多次提到梓(藥師丸博子),看來梓確實對他不錯?有點出乎意料,她真有這麼善良?還是筆者太小人了(笑)。另外可以發現加瀨也一直陪伴著小優,小優每個月向梨央報平安的明信片也是他的提議。可以發現加瀨真的像家人一樣陪伴著兩人。

梨央自然是心疼被迫長大的弟弟,並直言自己多年研發的藥物快要通過,能夠改善記憶消失的狀況。但弟弟則說自己僅是想在自首前與姐姐相認罷了。對話中可以發現小優僅是透過影片推測自己殺人的事實,並非真實的記憶,也許會成為日後翻案的伏筆;梨央則是近乎自欺欺人地說服小優與自己他沒有殺人,隨著話語而同時落下的眼淚,讓人感受到梨央心底的痛苦與自責。

就算影片幾乎罪證確鑿,身為家人還是會希望有萬分之一的機率是其他可能,畢竟光是要想像自己深愛的家人殺了人,還是為了自己,就夠讓人無法承受了吧。

另一廂痛苦掙扎的還有大輝。特搜內,膠著的案件因小優的影片終於有所突破而熱鬧著,幾經掙扎,大輝還是說出了梨央曾有一個同父異母的弟弟的事實。

看到有部分網友批評大輝是豬隊友,不過筆者反倒覺得相當心疼他。先說筆者是初戀派(畢竟初戀多年後再相見,明明還相愛卻站在對立面的設定太讓人沉醉),多多少少一定會比較偏頗大輝,但主要還是因為這集筆者看見的是大輝的掙扎與痛苦,而非毫無理由的扯後腿。正因為他曾如此奉行警察的準則、曾如此努力企圖保持中立,當他的天秤開始傾斜以至於難以克制時,這樣的轉折才更讓人感受到他對梨央的愛有多強烈、以及他的選擇有多壯烈。而這一整集基本就是不斷在堆疊這個進程。

在發現影片的當下,搭檔桑田(佐久間由衣)也在現場,大輝當然不可能刪除影片或者湮滅重要證據。會供出小優身分一方面是因為他是警察,他從第一集出場就一直是,他也努力做好自己的工作,包括審問並懷疑昔日的初戀;另一方面則是他就算不說也早晚會被查出來,如果此刻他選擇隱匿而後續被查出,反而讓大輝在警署的立場更加尷尬。

事實上,知曉過去事件的是觀眾,大輝根本不清楚過去那晚發生了什麼,他只知道梨央說她沒做,而他想做且此刻能做到的,僅僅只是:「證明她的清白」。而為了讓自己的證明站得住立場,他不能流露出他與梨央曾是初戀,否則他的追查與審問都會被質疑,所以他必須要比平時更加嚴格地站在客觀立場上。
因此,他才會對梨央的擁抱難以回應、才會在特搜陷入膠著時供認出小優的身分,他已經下定決心了,他要用自己刑警的身分,去幫助他們。而且他在供認前陷入很長的沉思,可以發現大輝並不是沒有感情的刑警。

這裡可以留意到特搜有解讀影片中的唇語,說渡邊昭跟梨央說完話後,對著小優說:「你又拿錢過來嗎?」這一集到最後都未解小優給渡邊昭金錢的目的為何?小優又為什麼被問了這句話以後會激動乃至於記憶斷片?渡邊昭與梨央的又說了什麼?這些細節目前都尚未解答,或許都會成為未來翻案的關鍵。

大輝循線搜查渡邊昭死前接觸過的對象,最後找到了長嶋(金井成大)。對話中得知渡邊昭被通知找到康介屍體後,卻依舊相信兒子還活著。

長嶋提到15年前那晚自己吸食大麻後因為聽見了達雄的嚎叫聲而醒來,也有發現到他隔日神色不太正常。留意大輝並不是觀眾,他對當年事件的了解比我們更加模糊不清,15年來他僅僅只能推測當年渡邊康介「可能」對梨央做了什麼,而本段是他第一次聽到有當事人描述那晚。達雄的嚎叫聲也許讓他更加確信那一晚的事件,也讓他更加明白自己與梨央之間的距離有多遙遠。

大輝離開前被長嶋叫住,長嶋問大輝審問過去的朋友是否讓他覺得受不了,從表情就看得出他確實難受;但長嶋有補充說覺得認為很適合大輝、還說他會沒朋友。雖然是很簡短的一段,不過感受得出來大輝確實不喜歡這件事情,但又努力做好,這裡展現了他以警察為職業的決心,同時也暗示了他可能會走向孤獨的道路。他的立場,從開頭就注定很難快樂啊。

另外前段大輝看見長嶋的三個孩子從家中準備去上學時,表情是詫異又有點驚喜,筆者一直在想那個表情是什麼意思。有看到Twitter的反饋中,塚原監督有提到這段是演員的即興發揮。

不曉得有沒有解讀錯誤。也許他一瞬間感受到了,原來自己已經到了這個年紀了啊。21歲大三的15年後,36歲了,一般來說有三個熊孩子也不奇怪了吧?如果沒有發生那些,也許這份天倫他與梨央也可能擁有了吧。那個詫異可能一方面是祝福,但可能也有些感嘆吧。

梨央與小優見面後則開始尋求加瀨的協助。這裡可以發現加瀨對過去並不知曉,看到小優的影片後也沒有遲疑,還是無條件地幫助這對姊弟;他對兩人的感情同樣是非常深刻,甚至面對在失了心神與方寸的梨央,仍舊相當溫柔與耐心地安慰,並決定協助兩人回故鄉一趟。律師這裡應該圈了不少粉吧?確實他也是無條件地站在她身旁。

於是兩人擬定逃跑的路線,此刻畫面又像開場飯店那般刺激,而諷刺的是,監督他們的警察正是大輝。這段可以看得到梨央對於弟弟小優的愛。她可以為了弟弟的罕見病症,就算腹背受敵仍盡力研發藥物;也可以為了達成弟弟想回故鄉的希望,明知被警察監視著還是奮不顧身:更可以為了弟弟鋌而走險,企圖唆使他畏罪潛逃、遠走他鄉。

但這段觀眾也深刻地感受到了大輝的矛盾與掙扎。明明一直想保護梨央,但自己的工作卻一直將她逼上絕路。正因為太了解了才知道她的下一步行動,但每一次的報告於自己而言都是撕心裂肺的疼痛。可以發現大輝遲疑的時間變多了,甚至在看到小優後,他需要深呼吸才能繼續回報,而回報的眼神充滿不甘與痛苦的淚水,回報的語氣甚至顫抖並帶有哭腔。對比特搜辦公室裡確認朝宮優行蹤的歡騰感,大輝此刻的狀態更顯悲涼。

這段松下洸平的演技相當細膩並讓人心疼。特別喜歡他在警車內遙望客運內的梨央。明明靠得這麼近,卻又無比遙遠。這麼多年來一直想再次靠近她,但每說一次,他就知道自己又把對方推得更遠了;越想接近一個人,卻發現自己的接近都成為了傷害。更何況,這對姊弟都是他一直以來想守護的兩人。

同時加瀨律師則對過去展開調查,顯然他是真的對15年前的事情一無所知。當年沒有契機他也不會知曉那一晚改變了梨央的人生,梨央自然也不可能主動提起;不過15年前小優的離去顯然不太單純,他也沒有想過要調查嗎?他身為律師、喜歡梨央但卻不執著於她的過去,甚至無論過往而無條件地陪伴並協助她,這份感情才更讓人感到動容。他真的是一心一意地相信著他此刻認識的梨央。



發表留言

Share


瀏覽次數:279  |   文章分類: 每周劇評  加入書籤: 永久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