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讀者說出我的反省及想法


Share


事件至今發生超過一個星期,這段期間我把博客相關的事完全放下,思考了關於過去及未來的事,藉此機會和大家毫無保留地說說。

今次事件,看到不同人有很多不同反應,包括直達切腹級別的批判,這點讓我在意,反省當中到底出了什麼事,得出以下的結論。

故事由小時候說起,我和不少香港三四十代的男性一樣,小時候愛漫畫愛遊戲,也因此喜歡和電腦相關的事,讀中學讀大學以至工作完全是理科的世界,大部分理科生的長處在於懂得理性分析,短處就是不擅長於說話技巧和人際關係。

十年前,因一件事我發現自己的短處,於是希望改善,當時使用的方法就是寫博客,透過日劇這興趣,認識了一些新朋友,透過和他們的交流,漸漸獲得和別人溝通的經驗,總算不再像過去那樣不懂得和陌生人交流,減少開口會隨時得罪人的機會。

那時完全沒有想過博客可以發展到今天的程度,也因為有發展,乘上了約2009年開始,以博客身份接受公司品牌邀請的熱潮。雖然我一直盡力小心處理,還是出現一個明顯的問題。

寫日劇的其中一個好處,是大家都相信我不會因此得到什麼利益,因為富士NTV朝日甚至是TVB,都不會給我任何好處去寫好一部日劇,於是大家都覺得這是百分百的真心分享。但換成其他界別就不同,因為人人都在寫商業文,漸漸形成大眾心中博客所寫都不是真心只是宣傳的感覺。

如果一個博客由最初開始已經是寫商業文章,大家會明白他的定位,無論怎樣寫鱔稿都會習以為常,不會突然大罵。但我的情況不同,已經寫了四五年零利益關係的文章,突然寫一些感覺不同的,會因為有落差很容易成為關注及批評的對象。結果,縱使我一個月最多寫兩三篇和商業有關的文章,但得到的反對聲音卻比那些每天都是商業文的博客更大。

此外我有一個最大問題,就是完全不懂「幕後玩家」的技術。我和傳媒、公關、市場推廣等人的交流經驗只有兩三年,和那些從記者公關甚至業界出身,隨手十年八年經驗的博客比較實在微不足道。加上我本身沒有人脈,不擅打開話題,沒有說話技巧,做人過於認真,不笑時很容易被人以為是黑臉,可以想像得到很多記者關公甚至是萍水相逢的人,不會對我留下好印象,遇上有關於我的負評就很容易相信,而以下這一點是助燃劑。

十多年前我也和現時不少網民一樣,喜歡罵戰,喜歡攻擊別人,不到對方下跪切腹不罷休,但十年前我開始改變,決定其中一個做人宗旨:「是錯永不對,真永是真,笑罵由人,灑脫地做人」。除了不再攻擊別人,更覺得這世界有天理,誤解總有一天會自動消除,於是漸漸形成不愛辯解的個性。

不辯解這行為,形成一些我沒有發現的問題。任何人只要有點名氣,自然會有Hater出現,他們會留意攻擊對象的一切,把對方的言行扭曲再加鹽加醋,以破壞對方形象為目標。因為我的個性不愛辯解,認為大家有智慧能看穿他們,故此從來都沒有去解釋。我一直以為這做法是對的,但似乎不是。

舉個大家明白的例子,相信大家都從不少網絡留言中看到有人說我「自稱達人」,但其實我從來沒有寫過說過半句「我是達人」,在某些記者訪問中是有出現這名詞,但都是記者為了更多人看報導而自行加上的稱號,近年我已主動要求記者不要加插這稱號避嫌。但今次事件中,不少素未謀面的人都說我自稱達人扮晒野之類,不辯解讓部分人更遠離真相。

會出現這情況,我也在反省下了解這和我本身的言行有關。舉個更多人都認識的例子:冰水。本身這件事就算現在問日本人答案也是正確的,不只是拉麵,熱食配冷飲,凍食配熱飲,是既定的組合。

成為被取笑的對象,並非因為這件事的對與錯,而是我表達這件事的方法。也許因為喝理科的水長大,我有著「什麼事都要尋根究底,確定正確就絕對堅持」的性格。第一次寫冰水之前,我問過接近二十個日本人,包括在當地拉麵評論界有名氣的專家,確認了這想法是對,就在多篇拉麵食評中大力寫關於冰水的事。

我只是希望讓更多人知道這件正確的事,推廣相關文化,但過了一年開始有人以此來取笑,更出現我「只」憑冰水去判斷拉麵好壞的言論。又一次因為我不愛辯解,所以從來沒有公開糾正,結果事情越來越嚴重,當初持平的人有些也漸漸相信我是如此偏激,一發不可收拾。

我當年寫日劇劇評或評論收視時,堅持正確的程度比寫拉麵時更強更徹底,也許因為這樣,我一直以為用同樣的方式去寫拉麵是沒問題的,沒有考慮到拉麵的受眾比日劇廣泛很多。因拉麵而首次接觸我的人,看到我關於冰水的言論,就算我沒有自稱達人,但看到我那看似權威的口吻,加上Hater的大力宣傳,他們相信我在其他地方常自稱達人,也是很有可能的。

這個問題其實之前已有朋友向我提過,所以近兩年我寫的拉麵食評中,已經沒有像四年前那樣強調冰水的事,以為這樣做可以慢慢消除大家的誤解,但到了今天發現這是沒用的,誤解的人只會越來越多,我變成他們心中「自稱達人只靠冰水判斷拉麵好壞的PK」。

早前因為知道明年會重新製作《銀河英雄傳說》動畫,所以翻看了110集的舊版。我在學生時期看過小說和動畫,N年後再看,感受和當年很不同,當年我覺得是大壞蛋的帝國軍務尚書奧貝斯坦,到了今天我反而敬重他,因為在他身上看到自己的一點點影子。

奧貝斯坦一生都在做正確的事,他的每個決定最終都讓帝國及萊茵哈特有所得益,但他卻招來每一個人的討厭,因為他所堅持的正確,很多都被人覺得太冷酷不近人情,這和我堅持正確的事但沒有考慮別人的感受,情況有點接近。當然,我沒有奧貝斯坦的智謀是肯定的事,有的話,你也不會看到這篇文章了。

從學生時代看過《銀河英雄傳說》開始,我一直想成為某個組織的二號人物,希望找到一個有強大能力的人,全力輔助他達成理想目標。然而事與願違,我之後無論是辦網站,辦遊戲比賽,到現在寫博客,都誤打誤撞變成決策者。到現在我再一次明白,以我的個人能力,特別是溝通和人際關係方面,這個位置實在無法勝任。

最後也是最重要的,是和讀者的溝通減少。為了反省,我翻看了過去自己的紀錄,發現10年前我在SINA寫博客時,每一篇文都有數十個留言,但現在已經很少,為什麼呢?

客觀環境改變是原因之一,當年大家在SINA好像一個大家庭,會互相到對方的博客留言,因為讀者少,每個都能來回留言多次,就像是從沒見過的好朋友那樣。之後因為SINA的系統無法應付發展,所以我自行獨立,離家出走自然會和家人減少溝通,而且當年一起寫的人漸漸引退,那個家已漸漸消失。

更大的原因是我面對越來越多攻擊時,採取保護性方針。被人打會縮很正常,面對Hater的虎視眈眈,我認為寫客觀的東西會讓他們無計可施,寫主觀的事反而容易被扭曲及加鹽加醋,於是寫自己的事和想法的文章越來越少,套用朋友的話,我和讀者距離越來越遠到他們已看不到我。

失去和讀者溝通交流的機會,大家越來越不了解我,就更容易聽信關於我的負面評論,更重要的是,拒絕和大家溝通,對博客「分享自己」的本質來說是一種背叛。因為今次事件,讓我醒覺到這是一個惡性循環,反正我不想也沒能力去做奧貝斯坦,故此決定開始改變,和讀者重拾交流是首要的事,所以才有這篇文章。

這篇文所透露關於我的想法,大概比過去五年所有文章加起來還多,但我不希望只此一次,現時目標是每個月寫一篇「冰水雜談」,一邊喝冰水一邊和大家分享自己的事。此外我會盡力克服不寫主觀感覺避開攻擊的想法,盡可能在文章中多寫個人感受。不去辯解的錯誤觀念也會糾正,會以客觀事實為基本,讓大家知道我的說法,繼續堅持的只有不作無理取鬧及人身攻擊。過份堅持正確事的問題也會盡力避免,如有出現,歡迎來信或私信指正。

在此我希望感謝一眾以言語和行動支持我的人,讓我感到我還是有朋友的。就算沒有表達支持,那些有看清楚雙方聲明才作出判斷,以事論事沒有針對人落井下石的,我也十分感激,我不求大家喜歡我,只希望大家公正理性地看任何事。同時很感謝一眾劇評者,他們過去所付出的努力我會加倍回應,還有過去有看我任何文章的讀者,和大家拉近距離,是我未來的一大目標。

本篇文章我重讀了五次,除了修改錯字和不通順的地方,也發現其實我還是很理性及愛分析,曾想過把分析的部分刪走,最終還是決定讓大家看真實的我,而非扮作感性的我,所以還請大家多多包涵了。如有任何回應,無論是支持還是批評,都歡迎留言或來信,謝謝。

P.S. 文首那碗麵,是我發現事件時在吃的一碗,反正那時什麼味道都吃不出,在這裡用來警惕

發表留言

Share


瀏覽次數:11,207  |   文章分類: 改變成長  加入書籤: 永久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