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9 -刑事專門律師-》第5話 (7.0分)


Share


用一集為下星期的戲肉抬橋,如此高難度當然是失敗收場。本劇第一次的跨集故事,可惜對兩件案的重視程度完全不同,只見編劇帶觀眾狂遊花園,犧牲今集劇情的可看性,只為銜接下集的殺人案;但願下星期的表現真的值得。

作者:CK
收視:18.9%


劇 名:99.9-刑事専門弁護士-
電視台:東京放送 TBS
首 播:2016-04-17
時 間:逢星期日晚九時

編 劇:宇田學
導 演:木村尚、金子文紀
監 製:瀨戶口克陽、佐野亞裕美

音 樂:井筒昭雄
主題歌:嵐「Daylight」

官 網:連結
維 基:連結

演 員

深山大翔 - 松本潤 主演
佐田篤弘 - 香川照之
立花彩乃 - 榮倉奈奈
志賀誠 - 藤本隆宏
落合陽平 - 馬場徹
大友修一 - 奧田瑛二
丸川貴久 - 青木崇高
斑目春彥 - 岸部一德
明石達也 - 片桐仁
藤野宏樹 - マギー
戶川奈津子 - 渡邊真起子
佐田由紀子 - 映美本山
阪東健太 - 池田貴史
加奈子 - 岸井雪乃

《99.9 -刑事專門律師-》劇集詳細介紹


除了第一集不斷讓眾角色發揮「小特徵」的機會外,其他幾集都表示得相當克制。幾集過去,中段時再次提起這事。深山大翔(松本潤)陪他的跟班明石達也(片桐仁)去看司法考試發榜,一如預料大配角明石依然是名落孫山。雖然在本作明石算是比較突出的一名二線角色,但卻沒有像貝原小秘書一起紅起來,看來顏值還是很重要。

讀者們都很喜歡,戲份卻一直不多的佐田篤弘(香川照之),原來有一個在外國留學的女兒。這個女兒的出現除了再一次突顯佐田怕老婆的特質外,還有份主導本集故事的走向。

還有可能比深山的特徵還要令人印象深刻,超迷摔角的立花彩乃(榮倉奈奈)。實話實說到現在還是不明白為何要將立花設定成摔角迷,遑論搞明白今集她特地出席的咖哩飯會。即使榮倉奈奈自己也熱愛武道,至少都想想方法去說明劇中加入這個特徵的理由,劇集是給大眾看而不是少數忠實粉絲……

最後是只有出場機會卻沒有表現的檢察官丸川貴久(青木崇高)。來到第五集不少觀眾都會發現《99.9》繼續奉行日劇掛羊頭賣偵探的事實,所以檢察官沒有發揮也很正常;但今次顯然是要藉丸川重揭一起「98年杉並殺人案」,莫非這就是本集的單元?

但鏡頭一轉又發現不是那麼一回事,因為丸川出場一下後就換成一起傷人案的情節。扭打的二人明顯不符合之前所說「98年案」的事由,雖然甚麼還都還沒有說明,但明眼的觀眾自然發現這兩起案件必定會在一些地方產生關連。

深山在父親死忌當日去看美式足球,當你記性夠好時就會想起斑目春彥(岸部一德)和他那上面寫著「深山大介」名字的美式足球。暫時劇組只是每集洩漏一點過去的片段,但大家都明白這很可能就是本劇的最後一個單元故事。

往常這個時候深山就要去探視委託人,然後又來一次「查人家宅」的發展。可能為了搞搞新意思,索性一下子將疑犯谷繁直樹(千葉雄大)寫成腦出血昏迷,只留下一句案發現場他已經說過一次「是你殺的」就完事。

然後本集的單元總算有點難度,難是難在只有這些線索的話將案情寫得多天馬行空也無不可。好處當然是觀眾不易猜到結局,就會乖乖看著深山查案;例如受襲的三枝尚彥(平田滿)一問三不知,筆者也只好等著其他線索出現。

這個時候就要引入谷繁的妹妹谷繁美代子(柊子)這個跑龍套的角色,其實她的存在只有一個目的,就是像聖誕老人般給深山送上一頁解開秘密的關鍵筆記,順道交代一下谷繁兄妹的父親在18年前自殺死亡。

谷繁父親本來是「朱蓮食品」的社長,每次要查商業線索時本應是找佐田(如非《GOOD PARTNER》跟《99.9》不同電視台,來一個合作由竹野內豐出馬應該會蠻有趣),今次因為佐田去了旅行就改找原本跟他同部門的志賀誠(藤本隆宏),將18年前的歷史連接到當下的現況。

由「朱蓮食品」找到「五車製粉」,得到的答案就是「社長跳樓當日買了生日蛋糕,所以不可能自殺」,類似的蛋糕/乾洗/禮物論筆者肯定聽過十次以上,亦相當確認是日劇最愛用來反駁自殺可能性的理由,然後就是在天台找到一根燃點著的香煙,由此證明當時還有另外一人曾跟不吸煙的谷繁父親待在一起。

為了確認情報深山和立花又去找了當年偵查此案的警察,才發現18年前根本就查了個水落石出;有人證見到三枝在該處出現,也有動機說谷繁不願意出資拯救三枝,連那個煙屁股上也有三枝的唾液。最後卻因為不知名的「組織問題」而沒有拘捕他。

既然18年已經查到過一次卻沒有結果,只拿這些證據去翻查一次也沒有意義。谷繁父親筆記上的「12」最後的解釋是「三枝–>三四(日語同音)–>十二」,這個線索有多合理和多精妙,就由看官自己判斷了。

無論你拿著跟18年前一樣的證供,還是「三四一十二」這個難以令法官信服的線索,都不足以將三枝繩之於法。在片末終於將這起傷人案和「98年案」拉上關係。三枝可以平安無事是因為他「同時」還是98年杉並殺人案的唯一證人,雖然未有證據,但明顯是控方為了破大案而牲犧谷繁的父親,剛好佐田就是當時的主控……

本集筆者認為有兩個問題,第一個是不時為了「98年案」騰出時間,但又對今集的劇情沒有幫助;第二個更大的問題是編劇過份地將本集寫成過渡和鋪墊,基本上全劇45分鐘都是以傷人案引出自殺案引出杉並案,全世界就為了下星期的戲肉服務。就算是電影,拿40分鐘來做引子也太過火,何況是前四集都是單元故事,觀眾已習慣一集一高潮的日劇?


發表留言

Share


瀏覽次數:13,193  |   文章分類: 每周劇評  標籤: , , , , , , , , , , , , , , , ,  加入書籤: 永久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