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9 -刑事專門律師-》第3話 (7.5分)


Share


熱血形象仍在但總覺重點放錯地方,與其大花時間在親情橋段上,不如多點講司法界不為人知的真相更好。此外讓立花擔大旗的效果不錯,但佐田還未有發揮機會實在可惜。現時劇情開始有定式,是時候加點新意思轉轉花樣。

作者:CK
收視:16.2%


劇 名:99.9-刑事専門弁護士-
電視台:東京放送 TBS
首 播:2016-04-17
時 間:逢星期日晚九時

編 劇:宇田學
導 演:木村尚、金子文紀
監 製:瀨戶口克陽、佐野亞裕美

音 樂:井筒昭雄
主題歌:嵐「Daylight」

官 網:連結
維 基:連結

演 員

深山大翔 - 松本潤 主演
佐田篤弘 - 香川照之
立花彩乃 - 榮倉奈奈
志賀誠 - 藤本隆宏
落合陽平 - 馬場徹
大友修一 - 奧田瑛二
丸川貴久 - 青木崇高
斑目春彥 - 岸部一德
明石達也 - 片桐仁
藤野宏樹 - マギー
戶川奈津子 - 渡邊真起子
佐田由紀子 - 映美本山
阪東健太 - 池田貴史
加奈子 - 岸井雪乃
 赤井英和 客串 01
 堀內敬子 客串 01
山下一貴 - 風間俊介 客串 02

《99.9 -刑事專門律師-》劇集詳細介紹


又一次在劇首時玩深山大翔(松本潤)的小設定,同樣是因為料理不足好而出動自家製醬料套裝。不過今次是跟同僚互動兼拿助理藤野宏樹(マギー)的愛妻便當做文章。這個小特徵繼續用下去的話深山可能會拿出一隻大鍋現場做料理?

本劇擔當主演的其實只有松本潤一人,之前兩集不論是立花彩乃(榮倉奈奈)還是佐田篤弘(香川照之)都只是做助攻角色。本集的單元故事因為是女性疑犯的關係,立花就自動請纓要當負責人。但筆者反而擔心松本潤才是主演兼叫座力最高,減少他戲份會否不湯不水?

案情梗概:公司會計吉田果歩(山下莉緒)被指偷取公司的資金,在她的手提包中有裝過錢的信封,家中則有與其收入不相稱的大量現金。因為公司保險箱只有三個人能打開,本劇不牽涉小偷劇情所以真相不出公司範圍。但從另一個角度看的話,本集單元連真凶所在都能夠鎖定,反而更難寫出有看頭的情節。

然而本集最大扣分位同樣跟單元主角吉田有關。一齣富含偵探特質的律政劇,並非不可以牽涉一些枝節,但為疑凶加上一個絕症母親再不時讓她出場講一下親情,就似乎過火地沒有必要。筆者個人認為,這個母親的角色在委託立花辯護後其實可以不用出場了。

深山繼續他深入調查追求真相的作風,直接到吉田的公司去研究失竊的可能性。發現除了專務岡田竟然已經忘記了案發前一天的新密碼外,筆者還第一次見到會直接將密碼顯示出來的保險箱……如果現實世界也有的話應該無法防盜吧。

另外還有「分明告訴你這就是破案關鍵」的加密手法:由社長寫下兩個四位數,再用其總和做密碼。如果非常認真留意劇情,又有足夠想像力的話,其實已經可以解開問題幫吉田辯護。

不過相信多數觀眾在當時都不會意識到這裡的破案關鍵,而且《99.9》也不是只賣查案,還有其他辯護情節、講道理情節等等。但本集似乎在破案以外將時間花在吉田和母親的關係上,可是這真的沒需要啊;至少筆者對吉田很想跟母親住在有三角屋頂的大屋這事完全沒有興趣。

吉田身懷巨款的疑點很容易就有解釋,所謂來源不明的收入只不過是副業所賺的錢而已。

接下來超過五分鐘都只聚焦在一件事上,也就是吉田跟她母親的關係。這一幕到最後吉田希望認罪好讓自己可以趕及見母親一面。不清楚編劇寫母親的支線是否就為了這一刻,但花這麼多功夫讓吉田的立場轉來轉去並沒有多大意義,反正最後本劇還是離不開上庭辯護的結局場面。

跟上集一樣,律師三人組的辯論還是落在委託人意願 vs 真相的問題上。這次深山直接問出「如果委託人承認犯法但想要無罪釋放,(佐田)會怎樣做」。佐田的回答是用不說謊的方法為被告辯護。筆者也很想知道現實世界中這做法是否可行,如果之後幾集會有主動解釋就更好。

話說回來,筆者聽聞過在囚人士曾經以探望垂死親人為理由申請短暫離開監獄,不知道日本有沒有類似制度?

上集沒機會出場的檢察官丸川貴久(青木崇高)暗示不會讓吉田保釋,筆者也沒有想過日本檢察廳的影響力有這麼大。相比直接講吉田母親有多麼後悔沒有好好照顧女兒,不如讓丸川多點出場講講99.9%定罪率更好。

然後立花被事務所老闆斑目春彥(岸部一德)開解一番,就下了要努力抗爭的決定。斑目說律師也要為委託人判斷的看法,跟多數的律師想法應該很不同,但這會否是日本刑事律師的一個出路?

因為本集的主辯由立花擔任,深山除了間中出場說一兩句對白外,多數時間都是在跟美食打交道(右下角的蛋包飯),而立花則收到佐田的提醒,走去拍下受害公司老闆跟另一家公司大帝工業的不明交際。

上集沒有的法庭戲今集補回。這完全就是立花個人秀的說……先是老闆被問到跟大帝工業的關係。看到這裡筆者忽然發現,至今三集斑目事務所的勝利都很順理成章,是否加強一下控方的水平會比較好?

辯護的第二步用上跟案件一樣的保險箱,為了讓法官(還有觀眾)能夠輕易明白,立花從頭開始解釋問題所在。如果在看劇時(或者看劇評)有細心留意寫上密碼的小紙條,不難發現編劇所設定的機關就在書寫字體之上。

雖然聽起來有點兒戲,但證明吉田無罪的方法就是證明她跟專務同時誤會了老闆所定下的密碼,所以失竊只能是老闆的監守自盜。當然這個解決方法要求一定要有「第三個人」,也就是專務的存在才有辦法證明,如果現實世界發生一樣的案件,就不一定可以這樣解決。

但別以為現實不會發生類似的事故。如果你有寫過支票的話(本博客的讀者裡應該有…吧),就知道中文數字不可以寫「一二三」而要寫「壹貳」,當中的考量其實也是一樣。

最終吉田當然是無罪釋放,也趕得及見母親的最後一面;但筆者的評價還是一樣:這條線根本沒需要嘛。

劇末,深山開始回憶過去!日劇公式劇情會否再出現?


小評

本集雖然案件有趣程度輕微上升,但親情支線實在無謂要扣分。由立花做主辯效果比想像中好,但佐田在今集仍然沒有發揮機會實在可惜;他的存在意義不會是只得怕老婆這一點吧。另外本集深山好像少了玩耳朵的機會,是劇組聽見了筆者的呼籲嗎?


發表留言

Share


瀏覽次數:14,480  |   文章分類: 每周劇評  標籤: , , , , , , , , , , , , , , , ,  加入書籤: 永久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