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ther Game》第5,6話 (8.0分)


Share


將故事從「母對子」往「子對母」做延伸,視角獨特引起關注;之後再次聚焦在「女性」與「家庭」,卻拉出更深的層次使人反思。逐集揭示現代家庭的各種問題,儘管今次預告較為平淡,但一定水準的編排仍能留住不少觀眾。

作者:葉奶茶
收視:7.7%,8.3%


劇 名:マザー・ゲーム~彼女たちの階級~
電視台:東京放送 TBS
首 播:2015-04-14
時 間:逢星期二晚十時

編 劇:荒井修子、武田有起
導 演:塚原あゆ子、竹村謙太郎、福田亮介
監 製:新井順子

音 樂:遠藤浩二
主題歌:Superfly「Beautiful」

官 網:連結
維 基:連結

演 員

蒲原希子 - 木村文乃 主演
矢野聰子 - 長谷川京子
神谷由紀 - 貫地谷詩穗梨
後藤綠 - 安達祐實
小田寺毬繪 - 檀麗
奈良岡信之助 - 瀨戶康史
樫山秀德 - 岡田義德
磯山琢己 - 上地雄輔
奈良岡富美/奈良岡舟 - 室井滋
蒲原徹治 - 龍雷太
小田寺隆吾 - 豐原功補
小田寺信 - 五十嵐陽向
小田寺彬 - 望月歩
蒲原陽斗 - 横山歩
後藤修平 - 丸山智己
後藤梨香 - 矢崎由紗
神谷恭二 - 篠田光亮
神谷櫻子 - 後藤由依良
矢野正輝 - 櫻井聖
矢野靜子 - 長谷川稀世
矢野怜奈 - 香音
矢野優輝 - 大江優成
墨川區役所職員 - 田中直樹

《Mother Game》木村文乃、長谷川京子 2015春季日劇詳盡介紹


第五話

陽斗(横山歩)不小心在店內看見希子前夫樫山秀德(岡田義德),情急之下希子(木村文乃)只好將他說成是陽斗的「伯父」。看到「伯父」的陽斗,自然地把對父親的渴望寄託在他身上,兩人愉快地玩樂。

看到前夫配合演出「伯父」角色,可看出雖然他吊兒郎當,卻對希子還算尊重,使觀眾對此角色雖然有些不滿,卻又難以完全厭惡。只是透過希子的回憶,可以發現當年前夫為了精進廚藝毅然拋妻棄子;其實筆者認為追求事業成就在選擇上並沒有絕對對錯,然而捲走希子的財產而離去確實枉為一個男人。

毬繪太太自從收到希子與丈夫小田寺(豐原功補)的照片後,日日心神不寧,不過他卻沒有對丈夫質問,倒是夏令營從本來只邀請希子而轉向邀請眾多媽媽們;其實筆者原以為毬繪會展開反擊,不過整集下來似乎沒有什麼特殊舉動,或許毬繪太太是真心喜歡希子,只是怕單獨面對她會尷尬而已吧!

不過面對家中的騷動而恐懼甚至有些神經質的毬繪太太又是怎麼了?

倒是毬繪的丈夫小田寺舉止怪異。那日之後他仍光臨希子的便當店,當希子建議他向太太解釋兩人早已相識之事時,小田寺竟找藉口阻止她。

希子閨密由紀(貫地谷詩穗梨)顯然已踏上不歸路,除了冒用毬繪太太名義加入人妻俱樂部外,甚至企圖在聰子(長谷川京子)面前挑撥,可惜聰子從上集開始逐漸認同希子,所以不為所動。

值得慶幸的是,當聰子太太在家中再次與婆婆靜子(長谷川稀世)意見不合時,丈夫正輝(櫻井聖)不再只是戴上耳塞,而是以自己的方式默默幫助聰子。筆者認為此段非常動人,雖然僅是小小的改變、委婉的支持,但確實能感受到丈夫努力的一面。

夏令營開始,意外發現除了安親班園長奈良岡舟(室井滋)外,連信之助(瀨戶康史)也是固定班底。希子才發現夏令營原來是一連串密集的訓練,每位媽媽都做好了戰鬥的準備。

舟批評了眾媽媽們的便當,卻大大誇獎了希子一家,心態尤其有趣。或許是期望以希子刺激眾媽媽們的競爭心態?不過再次邀請希子讓陽斗成為優待生卻被婉拒。

有趣的是此時,希子前夫再次出現,希子只能被迫欺瞞眾人此為陽斗的伯父;或許可看成謊言就像滾雪球,只能用更多謊言圓謊的隱喻吧!

不過前夫眾多才藝吸引了不少孩子,馬上成為孩子王。其實這些技能與前夫的性格相符,但令筆者想到的是:(姑且不論前夫的糟糕作為)究竟是會賺錢的父親重要、還是願意陪伴孩子的父親重要?整個夏令營,只有陽斗的父親出席。

同時,希子感受到與毬繪間似乎有些隔閡;甚至連聰子也察覺到不對勁而出言提醒。

毬繪的心不在焉連兒子信(五十嵐陽向)都感受到,吃飯時刻意吸引媽媽注意,甚至不慎失足落水,還好希子將他救上岸;原來信看媽媽悶悶不樂,企圖採花逗媽媽開心才會陷入危險中。五十嵐陽向哭著跟媽媽道歉時的表情尤其令人心疼,本劇小童星不僅可愛,表現也非常亮眼。

此段筆者不禁想起《LEGAL HIGH2》第四集中,古美門曾說:「孩子眼中的父母比要父母想像中清晰得多」。常說父母眼中只有孩子,但看似無知的孩子們,眼中何嘗不是只有父母?纖細敏感的他們,也許並不完全理解父母的世界,卻仍對於父母的付出有所感受、對於一出生就呵護著自己的父母相當在意。本句話或可作為此兩集的註腳吧!

由紀早前雖然對於希子拒絕安親班園長的優待生資格感到不滿而出言,但與希子談論其前夫的事情,話語中卻提到:「因為這種事情,讓孩子置於危險中,真是得不償失。」可看出她內心仍潛藏著善良的一面,或許這幾集中她亦處於自我矛盾中無法克制情緒吧!

前夫秀德跟著大家到別墅,就算在外搭帳篷也樂此不疲。信之助意外得知希子與秀德的關係,不過秀德更快,竟也發現信之助對希子的情感甚至鼓勵他追求。除了發現秀德的心思細膩外,讓人不禁思考他的心態為何?是否也處於矛盾中,希望能夠與希子和好卻又知道自己無法給對方幸福?

最終希子向毬繪太太說開,兩人和好,不過毬繪暗示了照片的來源,才是真的值得在意的部分(真不愧是地下王者)。

希子也向陽斗說清楚伯父其實是父親的事實,不過小陽斗早就知道了,這點雖然在意料內,但仍忍不住為孩子的窩心懂事而感動。希子也為自己說謊的事向眾人道歉,不過儘管是小大人的陽斗,也以為只要父親回來一家人就能夠永遠在一起。但希子又會如何抉擇呢?

本集在溫馨帶點尷尬中落幕,但編劇再次安排了幾個爆點:

先是聰子回家後發現婆婆竟丟下全家,某層意義上使她感受到自己在家中的重要性;另外希子送信回家時,意外發現毬繪家除了信之外竟還有個哥哥彬?而且彬似乎正是毬繪「病情」的來源;而閨密似乎已無法回頭,與女兒一起時竟被路人被稱作「毬繪太太」?最後,綠回到家中發現丈夫劈腿並對自己做出評價,帶著女兒出走的她,竟撥電話給足球教練?那句:「いま、どこ?(現在,在哪?)」的冷然肅殺語氣,實在太令人震撼!究竟是報復還是愛?

第六集延續上回,希子意外發現了信的哥哥彬,但信卻希望她不要說出去;希子雖有好幾次試圖與毬繪談,卻總是因各種緣由而錯過。

不過毬繪家狀況似乎也不太好,毬繪對於長子似乎還存有許多希望,並建議丈夫出手,但小田寺卻是一味逃避;原本筆者對於小田寺極有好感,但此刻對於他軟弱與逃避的行徑感到失望,也許他對於希子的好也是源於不願面對家庭吧!

另外,毬繪說得快到時限了,又是什麼意思?為何當信說決心帶著哥哥那份一起努力會令她如此不知所措?

幼兒園長在開會時宣布指揮由陽斗擔任,也許是為了幼兒園長遠的理想,但信之助私下對會長表達抗議,認為此舉將導致希子母子面臨妒忌。另外再次上演室井滋人格分裂,幼兒園長與安親班園長兩人對於育兒理念完全不同,但信之助似乎成為兩人日後爭奪的籌碼?

宣布陽斗擔任指揮後確實引起了許多媽媽們的冷眼,妒忌心極重的由紀再次以言語刺傷希子;同時信之助要求希子帶陽斗提早到校練習指揮,雖然嘴上不說但確實處處為希子著想,收到希子感謝的飯糰時也忍不住微笑。雖然老師這幾集戲份不重,不過傲嬌的性格盡現,路線明確討喜令人印象深刻。

而聰子太太的婆婆顯然沒有收斂,明顯重男輕女,對於兩個孫女視若無睹,甚至想將反抗的大女兒送到國外;對於小兒子優輝則萬分要求,優輝顯然因為壓力而開始不對勁。

同時由紀沉溺在金錢中無可自拔,對於「客人」送的手錶欣喜不已,並且到處炫耀。也許出發點是為了女兒為了家庭經濟,然而此刻,卻是為了自己的面子與虛榮,某程度上她其實也正在對她美好的家庭出軌中。

由紀陪老男人的時候被秀德所發現,兩人談論時可感受到由紀自我的矛盾,厭惡自我卻又無法抗拒虛榮,秀德問的:「從什麼裡脫不了身啊?」尤其有哲理,但由紀卻反問秀德是否纏希子太緊也很有趣。或許這部戲裡同時想傳達:每個人都有各自的問題與苦惱,當我們以為沒人發現時,其實旁觀者看得更加透徹。

秀德確實三番兩次向希子請求和好,不只祭出誓約書懇求(筆者還以為他要還錢),還以陽斗需要父親作為理由。其實又扯回相同的問題:好的教育真的需要父親嗎?不過就連祖父(龍雷太)都暗示希子可與秀德再婚。雖然筆者並不樂見,但依祖父年紀,會有此觀念也是無可厚非。

綠帶著梨香逃家後暫住在足球教練磯山家,希子再次插手。看希子與磯山的談話,感覺他對綠應當是真心,只是相遇的時間點確實不對;而綠則難以確定,她似乎克制自己將兩人限制在朋友關係,雖借住卻沒有發生任何事情。

希子並不認同綠逃避的做法,卻被綠反問她與前夫藕斷絲連的關係。筆者認為此段反問相當精采,許多時候我們看別人、給別人建議總是特別容易,然而面對自己的問題時又當如何?

之後希子建議還是需讓梨香去上幼兒園,而綠潛回家偷取衣物;整個過程搞得好像匪諜電影,有一點出戲。但最後磯山出現幫忙綠,卻被綠的丈夫修平(丸山智己)拍下。隔日,整個幼兒園似乎都收到了這組照片,每個媽媽對於綠的眼光漸漸改變,只能說,兩人還是不夠機警,反倒被惡人先告狀了。

陽斗看梨香孤身一人,開心地與她分享自己做的邀請函,卻被梨香一把撕碎;幾日疏於與父親相處的她對陽斗與父親的好感情感到妒忌,想必她也不明白自己在做什麼,還有為何而做。

信之助通知綠與希子來學校處理。其實本劇中,希子教育孩子的方式也值得注意,無論是上集信溺水時希子的話語、還是此刻陽斗與梨香的事件中,都可看出希子教養孩子的方式並非一味地責罵,而是諒解、引導。

綠的丈夫修平追到幼兒園來,將綠作為母親的不稱職狠狠地責罵了一頓。希子再次路見不平,直率地責怪了修平。雖然今次台詞並未如以往那樣重擊,但那句:「孩子五歲的時候,做母親的也只有五歲」卻非常動人,相信許多媽媽們都有共鳴。

最後修平帶著梨香離去,綠哭著追出。當她說著這是報應時,畫面確實令人心碎。

其實聰子太太的發言非常有趣,她認為為了孩子無論如何都該忍耐才是母親。可是筆者不禁要問:這樣的婚姻會幸福嗎?綠該為了梨香需要父親而忍受丈夫劈腿與欺壓?希子真該為了陽斗需要父親而與秀德言歸於好?適合職場的女性真的一定適合當主婦嗎?為什麼對女性的要求是希望女強人能夠相夫教子,而男性只需要賺錢養家不必管家庭就能得到掌聲?

筆者想起《I’m Home》第五集中,上戶彩問到男人似乎都喜歡會工作的女子時,前妻回答:「不過結婚後他們只會問你:『飯做了嗎?』」相信其中有共同之處值得探討吧!

筆者認為編劇暫時沒有給予確切的答案,只有各人選擇而已吧。向來擅長放火的編劇在本集最後意外有些平淡,除了梨香被帶走外,似乎未有引起懸念之處。真要說,大約就是毬繪的秘密值得期待吧!


發表留言

Share


瀏覽次數:11,127  |   文章分類: 每周劇評  標籤: , , , , , , , , , , , , ,  加入書籤: 永久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