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戀的惡魔》第3話 (8.0分)


Share


超市離奇偷竊事件屢次發生,馬淵和小鳥擔心摘木,又不敢再找鹿濱;同時,鹿濱偶然下看到小學生跳舞勾起了過去回憶,主動打電話給馬淵提出偷竊是惡劣罪行,和想看到摘木的笑容,於是再促成四人一起開自家搜查會議。筆者覺得劇中描述鹿濱喜歡摘木的部分,打從一開始就沒營造甚麼來電感,刻畫得較表面,反而更是搞笑成分居多,所以對這條單戀線也沒甚麼感覺。反而,在警署中馬淵和小鳥用指著額頭和大屋的手勢,不用說話就讓摘木和觀眾意會到要出動查案,這種默契更讓人會心微笑,而且做手勢的兩人也太可愛。

不知怎的每次揭開模型的布時都會披到鹿濱身上去(笑),一如以往,四人用手指指著額頭開始推理,看來是本劇招牌動作。案件重演部分,四人一貫走進現場去視察,稍為不同的是,這次摘木除了旁觀敘事外,同時要兼顧當事人作出當時的舉動,好忙,但出來的效果卻又很流暢自然,在查案的公式中帶來點點新鮮感,值得一讚。

大家討論案情手法和動機等,說著說著,連摘木都懷疑起自己來。一如過去兩集的案件,都是用來側寫主角的特性,而這宗案件,就是帶出摘木懷疑存在沒看到的自己,即另一人格。筆者喜歡這時候鹿濱用力一把拉住摘木的動作,彷彿要把快迷失沒自信的她拯救出來,而且雖然遠遠的還是把她拉住了,感覺就更加強烈。

鹿濱從宏觀角度推論出,這些事件只是煙幕,用來掩飾同一時間發生的另一宗案件。於是四人翻查監控錄像,第一次看到警察查看錄像是在家翻手機,不知怎的覺得好好笑,這些重要證據可以如此容易帶回家嗎?最後查出原來是超市主任為了偷保險櫃內的錢,藉連串小偷案翻查錄像來製造監控器材停止錄影的時間,結果是摘木的正義感被人利用了,真相讓人更無奈,無法看到摘木的笑容了。

說實話,筆者真的很佩服摘木,即使捉小偷這種小事都十分上心,而且明明連超市老闆都嫌她麻煩,想隻眼開隻開閉,她仍然堅持捉小偷,筆者的話應該不會理這家店了,感覺她像是這家超市的保安多於警察(大誤)。不過,這樣的手法要有不少先設條件才可以成立,首先劇中超市門口不知怎的竟然沒有防盜鈴,大部分商店應該都會都有的;第二是為何每次警察不直接在超市門口搜查袋子,要到監控室先查錄像?像第一集馬淵在唱片店門口就當場被逮住搜出箱子內的唱片,如果這邊一樣操作就不會給小偷有掉包的時間;第三是超市主任竟然能跟如此多客人串通做戲,也太過神通廣大了吧,這樣不是會越來越多人知道這案件嗎?而且答應這樣做的客人到底有甚麼好處?

小偷這種案極少會出現在刑偵劇中,因為太小事(如鹿濱所言偷竊的不是犯罪),太沒緊張感,也很難去營造戲劇性,但事實上,偷竊明明就是刑事罪行啊!所以,即使筆者想到上述如此多刻意造就案件發生的地方,但也不得不讚編劇的切入點和安排,讓簡單的偷竊也變得有懸念而吸引追看。

「世上有人是很害怕『普通』這個詞,很擔心眼前的人會突然說出你真是個怪人、真噁心,很想當場消失。」鹿濱覺得自己是異類,也讓他放棄了幾次初戀的機會,這段自白讓不少觀眾都有共鳴。劇中以一個這樣的怪咖角色,帶出了被排斥為異類的心聲,更甚的是,被排斥是一種剝削,如鹿濱被剝削了戀愛的能力。馬淵又何嘗不是從小被父母排斥呢?摘木雙重人格對於其他人來說更是異類吧。

很喜歡摘木在居酒屋中回應平凡和異類的一番話,非常有意思:「覺得平凡的人原來並不平凡,覺得異常的人原來並不異常,這是人與人的相遇中,最美好的地方。」人與人之間透過相處和深入了解,會發掘到跟表面不同的一面。劇中三集過來,透過四位主要角色的相處,也逐漸體現出這番說話。馬淵借言羨慕小學同學,實質說的是鹿濱,他雖然怪裡怪氣但有破案能力。摘木覺得馬淵並不平凡,借機向馬淵表白,筆者覺得有點摸不著頭腦,竟然是這個走向?筆者覺得兩人是友好,但未去到這種程度。

表白其實只是為了推進摘木跟馬淵說出認識他哥哥,還有雙重人格的情況,沒想到這些伏線如此快就爆開。不過因為事前已經推論到,也不至於太過震驚。最驚喜的是摘木在馬淵面前轉換人格,讓對方不知所措,劇情比筆者預料推進得快,而且讓人摸不透。摘木這角色由剛強變柔弱,松岡茉優這次的角色有很大發揮空間,目前看來也應付自如,期待劇情發展。



發表留言

Share


瀏覽次數:6,220  |   文章分類: 每周劇評  加入書籤: 永久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