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戀的惡魔》第1話 (8.0分)


Share


不很坂元裕二卻又是坂元裕二的作品,刑偵劇包裝下描寫社會階層邊緣人物。首集成功塑造四位主要角色,性格鮮明吸引,尤其三位實力男演員亮眼。劇情方面較弱,案件代入感低難提起興趣,但推理過程切合角色特性是前所未見,置身模型內推理的呈現手法新鮮。整體調子輕鬆,金句雖少但意味深長,未算讓人拍案叫絕,但仍值得期待。

作者:萍兒
收視:6.6%


劇 名:初恋の悪魔
電視台:日本電視台 NTV
首 播:2022年7月16日
時 間:逢星期六晚10時

編 劇:坂元裕二
導 演:水田伸生、鈴木勇馬、塚本連平
製作人:三上繪里子、次屋尚、池田禎子

音 樂:菅野祐悟
主題曲:SOIL&`PIMP`SESSIONS「初恋の悪魔」

官 網:連結
維 基:連結

演 員

鹿濱鈴之介 — 林遣都 主演
馬淵悠日 — 仲野太賀 主演
摘木星砂 — 松岡茉優
小鳥琉夏 — 柄本佑
服部渚 — 佐久間由衣
口木知基 — 味方良介
森園真澄 — 安田顯
小洗杏月 — 田中裕子
雪松鳴人 — 伊藤英明
出口玲雄 — 西山潤
尾白詠子 — 瀨戶凱瑟琳
野上千尋 — 萩原農
馬淵朝陽 — 每熊克哉


深受文青愛戴的名編劇坂元裕二繼去年《大豆田永久子與三個前夫》取得成功後,繼續寫以四個角色為主軸的喜劇,成為本季最令劇迷期待的作品之一。這次的題材是他少寫的刑偵劇,而且竟然是以兩位男性為主角(熟知他的觀眾都知他的劇一貫多以女性為主角),更讓筆者好奇他甚麼葫蘆賣甚麼藥。

雖說本劇有兩位主角,但看下來發現其實四位主要角色的戲份相若。一開場角色們陸續登場,先是鹿濱鈴之介(林遣都)在幽陰的房子窗邊可疑地偷窺古怪的鄰居森園真澄(安田顯),雖然短短一幕已盡顯鹿濱的神經質一面。

鏡頭一轉,馬淵悠日(仲野太賀)接到電話說有案件就馬上匆匆趕赴現場,看慣刑事劇的觀眾都會以為他去查案,豈料他是趕去送膠紙,就是那種圍封案發現場的「立入禁止」膠紙,作為觀眾我們從來沒想過這些膠紙是有「人」送過去的,不得不讚這個點子,帶出小人物卑微的黑色幽默。原來他不是警察而是總務課的行政人員,值得留意的是,馬淵每次遞送膠紙都自我介紹一下,不過接膠紙的人都當他透明,除了刑事服部渚(佐久間由衣)會跟他道謝之外。

馬淵甘於平凡,被前輩問道過這樣滿盤皆輸的人生時,他回答:「總是在輸的人生,也就是一生都在讓別人贏,這不是最棒的人生嗎?」明顯,這次坂元應該是想寫社會階層中贏家VS輸家的故事。

署長雪松鳴人(伊藤英明)讓馬淵去接近鹿濱,對話中交待了鹿濱是因把槍遺漏在公共澡堂而停職的刑警,也提到馬淵以為是殉職而死的哥哥,署長認為兇手在警署內,為劇情帶來懸念,不過觀眾連馬淵兄弟都未了解太深,這個懸念也未免太不吸引。

這幕還有一段台詞提到,署長和馬淵的哥哥打保齡球都是由上面扔的,這跟我們一般認知的方法不太一樣,筆者覺得這裡象徵的是居上位的贏家,權勢賦與他們把事物由上往下扔,而在下面接收命令的輸家,就只能像馬淵那樣,雖然不明白,但也只能回應上頭收到了,馬淵的台詞中數次吐出「雖然不明白但我知道了」,乍聽之下不明所以,多番咀嚼之後卻讓筆者很喜歡,這個世界有很多事情,我們都不明白但同樣是不得不照著去做。

馬淵家訪鹿濱,留意鹿濱拿出拖鞋招呼馬淵,竟是放在桌上,這動作太突兀不可能不留意到,筆者覺得這跟署長由上面扔保齡球一樣,鹿濱應該覺得自己是個上位的菁英。其後鹿濱在訪談中,大談他嚮往的美麗案件,碎碎唸的台詞很長但不重要,流露出他追求破解獵奇大案而不是看監控和查車牌這種小事,又妄想鄰居是殺人犯,林遺都的神情動作把這個角色的神經質和浮躁感展現得淋漓盡致,真的很有病,筆者很想把他帶去看精神科。跟一臉沉穩地坐在他身旁筆錄的馬淵形成鮮明對比,兩個角色都很突出。

另外留意鏡頭數度落在腳下的掃地機械人,除了聲響混搭著鹿濱的碎碎唸增加場景的煩躁感外,會不會也有別的用意?畢竟以坂元寫劇的細膩程度,多番強調掃地機械人也可能有其他意思?筆者不敢過份解讀,但覺得鹿濱家很大裝潢佈置都很典雅,後面再來拜訪時也特別強調房子豪華,有上流人士的格調,不自己掃地而是用掃地機器人,可能也有這方面的含意。

小鳥琉夏(柄本佑)是會計部職員,被人誤叫作「小島」時不會理人,氣虛得連門也推不動,走在醫院會被以為是病人,雖然不是主角卻是相當突出的角色。因為服部渚叫對他的名字,而且也肯聽他說話,所以對對方懷有好意,希望幫對方破案。

不在主視覺圖的服部渚也予人深刻印象,做事有點笨拙,進入會議室時跌倒在地上,刑警同事口木知基(味方良介)不但不扶起她,竟然跨過她的身體直走;會議上談論案件事,課長尾白詠子(瀨戶凱瑟琳)為首的刑警們都不理她的線索,自把自為地提出結論。說是刑事劇,刑警們都沒有慎密查案,反而過程各種小細節和人物態度,突顯出居上位者如何看不起下位者的階級問題,如此欺壓的場面讓筆者想起《問題餐廳》,不過這次不是性別歧視而是職級歧視。為了說這個問題,刻意把上位的刑警們寫得過度馬虎無能,這點其實說不過去。

筆者寫了一大堆還沒入本集的案件正題,因為描寫人物的部分確實比案件本身好看。至於案件是這樣的,醫院中一個少年墜樓身亡,同病房的少年好友指他是被主診醫生所殺的,但主診醫生有不在場證明,刑警判斷是少年不堪病痛跳樓自殺,服部渚找到一段網上視頻拍著少年說「當花枯萎時他就會死」……嗯,這樣的案子,聽起來實在難提起觀眾興趣,更莫說像懸疑推理劇那樣吸引觀眾一同參與推理。

小鳥拜託馬淵幫忙破案來讓服部渚立功,馬淵不想理他不也行,後來想起找鹿濱幫忙,鹿濱起初還嫌醫療失誤這種案太沒挑戰性沒興趣,後來聽著聽著,不知他是甚麼腦迴路,竟覺得可能是連續殺人犯,於是三人展開第一次搜查會議。馬淵講解案情的人物關係圖也做得挺有心思,不過重組案情時跟本沒有人在聽(笑)。然後推理案件的過程根本就是瞎猜,鹿濱推理說醫生把畫掛在窗口是為了壓抑自己把人推下樓的衝動,看在觀眾眼裡卻只覺得荒謬感十足。筆者打從一開始就沒認真聽他們推理,因為連他們都表現得不太認真。



發表留言

Share


瀏覽次數:8,580  |   文章分類: 每周劇評  加入書籤: 永久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