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妻子變成小學生。》第1話 (8.5分)


Share


前世愛妻轉世小學生,與原本家人再續前緣的親情故事,雖是超現實的設定,卻溫馨感人超催淚。主要演員清一色都是演技派,但最令人驚豔是10歲的每田暖乃,完美神同步詮釋石田百合子的語氣與姿態。前段鋪墊新島父女從疑惑、憤怒至相信小女孩的真實身份,節奏略慢而有點沉悶,乃至後段相認才漸入佳境。唯一擔憂的是小學生妻子的設定頗為敏感,或引起少數思想保守的觀眾的反感。

作者:呓卓恩
收視:7.7%


劇 名:妻、小学生になる。
電視台:東京放送 TBS
首 播:2022年1月21日
時 間:逢星期五晚10時

原 作:村田椰融
編 劇:大島里美
導 演:坪井敏雄、山本剛義
製作人:中井芳彥、益田千愛

音 樂:パスカルズ
主題曲:優河 「灯火」

官 網:連結
維 基:連結

演 員

新島圭介 — 堤真一 主演
新島貴惠 — 石田百合子
新島麻衣 — 蒔田彩珠
白石萬理華 — 每田暖乃
白石千嘉 — 吉田羊
守屋好美 — 森田望智
店主 — 柳家喬太郎
中村 — 飯塚悟志
菊池詩織 — 水谷果穗
彌子 — 小椋梨央
愛川蓮司 — 中川翔子
坂原証 — 杉野遙亮
副島由之 — 馬場徹
宇田慎一郎 — 田中俊介


故事從十年前說起。新島圭介(堤真一)與新島貴惠(石田百合子),以及10歲的女兒麻衣,一家三口在農場收成蔬果。貴惠是新島家的太陽,兩父女都很依賴她。原以為這份幸福會持續下去,但沒想到回程途中一場致命車禍,讓貴惠永遠也回不了家。

轉眼間,十年過去了。失去貴惠的新島家早已面目全非。家裡不再傳出歡笑聲,廚房不再有人使用,圭介與長大成人的新島麻衣(蒔田彩珠)也不再溝通,兩父女彷彿就像行屍走肉,雖然活著卻已心死。麻衣遲遲沒有動力展開就職活動。圭介則因喪妻而無心工作,遭公司剔除主管職務,轉而當年輕女上司守屋好美(森田望智)的部下。

本劇雖是改編自村田椰融的同名漫畫,但編劇大島里美卻並非照搬全用,而是加入原創內容與新角色,讓故事更容易被觀眾所接受。例如,漫畫中的新島父女輕易就相信小女孩是貴惠轉世。但日劇用了一整集來鋪墊,讓人看見圭介與麻衣想要相信卻害怕受騙的內心掙扎。漫畫版的守屋只是小下屬,但日劇中卻成了眾男職員的頂頭上司,這似乎是有意凸顯女主管在職場所面臨的歧視問題。十年前與十年後的新島一家,一前一後接著呈現在觀眾面前,反差效果特別明顯。

這一天,10歲的白石萬理華(每田暖乃)突然造訪新島家,更自稱是貴惠的轉世,因突然恢復前世記憶,所以馬上回家看他們(注:內文統稱小學生妻子為「小貴惠」)。小貴惠說教的方式令圭介想起亡妻,麻衣則認為這只是小孩子的惡作劇。

開播之前,全劇最大的隱憂就是子役的表現,因為她的演技將直接影響劇集的成敗關鍵。每田暖乃只有10歲,卻超齡演出50歲婦女的靈魂,其出神入化的演技真的毫無可挑剔。甚至每田的一些說話語氣與小動作,真的會讓人相信她就是石田百合子的化身。

無論是靈魂附體,或是帶著前世記憶轉世,這些對許多人而言都是超現實現象,但也不乏有相信的人。筆者是佛教徒,在大學也修讀過一學期的佛學思想,所以相信靈魂不滅以及投胎轉世之事。新島家遇到的「奇蹟」其實是因為往生者的強烈執念,無法了結心願所以徘徊在人間。雖然這聽起來很玄,但筆者是相信這種奇蹟真實存在。信則有不信則無,就像劇中角色所言,每個人都只相信自己所相信的。不過,這部劇的主旨也不是要讓人迷信,而是希望觀眾能珍惜身邊人,避免留下遺憾。

第二天,小貴惠又登堂入室來新島家,卻因無人在家而吃了閉門羹。她靠備用鑰匙入屋,找到了前世存下的錢筒,還翻看家族相冊,卻發現這十年來都沒有更新照片。圭介突然接到小貴惠的來電,約他在老地方見面。圭介半信半疑地赴約,沒想到小貴惠真的出現。小貴惠讓圭介陪她去買手機,結果因為她說是他的妻子而引起路人關注。小貴惠與圭介交換LINE,這一幕正巧被麻衣撞見。

這部劇的笑點,就是走在犯罪鋼索的新島圭介的危險發言。尤其是在與貴惠相認後,總是情不自禁介紹小學生是妻子,完全就是期待被警察逮捕啊(狂笑)。只不過,有些思想保守的日本觀眾,可能會因為劇名或小學生妻子的設定,而有先入為主的想法,甚至覺得這劇在有心人士眼裡,或有宣揚戀童癖的嫌疑。這也有可能是收視率暴死的原因,因為守在電視前準時追劇的觀眾年齡層,一般還是以主婦為主。不過撇開這層偏見,每田小妹妹與堤真一對戲時,筆者並不會覺得反感。這就好像當初,大家在看《如果當時吻了她》的松坂桃李與井浦新談戀愛時,也不會覺得那是男男戀,因為井浦新就是演活了麻生久美子的角色!

麻衣的閨蜜彌子(小椋梨央)在一家佛系咖啡店打工,其店主(柳家喬太郎)則是靠通靈向客人賺取咨詢費,就連派出所警察中村(飯塚悟志)也是苦主之一。麻衣提起小貴惠的事,彌子認為她是被父母利用來詐欺,店主則說人會相信自己所相信的。小貴惠來找麻衣,打聽她的工作與感情狀況,還親暱地戳麻衣的臉頰。麻衣雖頓時想起貴惠,卻仍然不願相信轉生一事,反而警告她別再接近他們父女。

咖啡店出現的這三個人物,都是漫畫中沒有的原創角色。比較值得注意的是,店主的設定是自稱看得見往生者的前僧侶。通常當編劇增加新角色時,都是想要藉由他們來說出創作者的想法。例如,筆者上檔評論的《只是在結婚申請書上蓋個章而已》,女主角的老闆就是傳授婚戀方面的金玉良言。相信這位看似詐欺犯的咖啡店老闆,就是為了說出關於生死觀及佛學思想而存在的吧。

同樣地,圭介也因小貴惠頻繁出現而不勝其煩,直截了當地問起她的目的。小貴惠激勵圭介要抬頭挺胸地生活,就算在沒有她的世界也要微笑過好每一天。圭介受到鼓舞而逐漸改變自己;不僅自信地抬頭挺胸,儀容也更為整潔,甚至還會主動幫守屋找資料。圭介在翻找資料時,想起與貴惠相識的點點滴滴。當時的圭介是企劃案的負責人,貴惠則是提供食譜協力的廚師。貴惠給他做的第一份宵夜就是燈籠椒肉丸。

當有人突然自稱是已逝親人的轉世,然後拼命在你身邊打轉時,麻衣的反應才是正常,圭介則是不合理。因為觀眾有全知視角,所以很清楚小貴惠就是貴惠,但是圭介是有限視角,才更應該懷疑她才對。只不過,筆者覺得圭介在初次見到小貴惠時,情感早已超越了理性判斷,因為他想要將思念寄託於這位眼前的小女孩。所以,小貴惠的一句話,才能讓頹廢十年的他瞬間振作,儘管筆者覺得他恢復得真的太快了。堤真一果然是演技派,只是看眼神就能看出圭介的轉變。

小貴惠又不請自來,圭介卻表示沒空應酬她,因為這天是貴惠的朋友們,一年一度聚在一起緬懷她的日子。小貴惠提議留下來準備招待客人的食物。麻衣正好回來,看見小貴惠穿着亡母的圍裙,罕見地發火,說圭介真的相信如此荒謬的事情嗎?從貴惠過世後已十年,新島家到底要裹足不前到何時?

筆者在整理劇情大綱時,發現一整集都是小貴惠鍥而不捨在接近新島父女。其出現的次數之多,在有限視角的麻衣眼裡確實很煩人。這一幕也是麻衣爆發情緒的重要場面。之前,筆者才在晨間劇《歡迎回來百音》見識過蒔田彩珠的內斂演技,她真的很常飾演內向的角色。麻衣之所以動怒,是因為小貴惠身為陌生人,卻踩到了她的底線去碰亡母的遺物。雖然麻衣責怪圭介停滯不前,但麻衣自己不也走不出喪親之痛嗎?

失去親人是一輩子的痛,如果是在毫無預警的情況下與其死別,更是讓人無法輕易放下並走出傷痛。別人安慰你堅強,也不過是幾句不痛不癢的話語。永遠都放不下逝者的例子也比比皆是。時間或許是療傷的良藥,但活著的人也會因為記憶不爭氣地在淡忘而感到愧疚。如何緬懷往生者並沒有標準答案。無論是放在心底思念,或是頻繁向他人提起離去之人來藉以不淡忘,只要多少能安慰當事人的心,就是最好的選擇。就像《歡迎回來百音》中提及,無需刻意忘記傷痛來逼自己振作,但偶爾放下沉重的包袱,盡情微笑也很重要。

當晚,圭介在貴惠的朋友們面前,宣布這是最後一年辦聚會,因為他有意搬離這裡,朋友們都祝福他重新開始。眾人離開後,躲在屋外的小貴惠又再度現身,並問起搬家的事。圭介表示雖然不捨,但也是時候邁向新開始,所以她以後不能再來了,不然麻衣看到會不高興。圭介泡咖啡給小貴惠喝,指沒有貴惠的人生,只是毫無意義的餘生。小貴惠一針見血地說圭介只專著在逝去之人。圭介被說到痛楚而趕走她。

圭介想要反駁小貴惠,卻又欲言又止的一幕,真的是首集堤真一演技炸裂的名場景。這部全體演員的演技平均值,真的是當季最高,主視覺海報的六位主要演員,清一色都是演技派,真的挺期待後續吉田羊與堤真一的直面切磋。對於重視演員的演技的觀眾,這部真的很難會踩雷,可以安心追看!



發表留言

Share


瀏覽次數:8,048  |   文章分類: 每周劇評  加入書籤: 永久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