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話很長》第2話 (7.5分)


Share


咖啡和廚房

滿每晚熬夜等五時半沖咖啡,晚上的他到底在幹什麼?這是本集一開始綾子提出的疑問,這裏揭開滿竟然在玩接龍遊戲,現在還有人玩接龍嗎?看到這個畫面真的覺得很懷念(笑)。帶出滿徹夜不眠其實並沒有什麼事情做,真的單純是為了沖咖啡而等待。

綾子覺得他不是為了孝順母親而去沖咖啡,而是因為自己對咖啡還有迷戀,並揭穿了弔詭的一點:母親從來沒拜託滿為她沖咖啡,為了喝滿沖的咖啡每朝特地提早起來,這個情節設計看似簡單,卻帶出了母子間複雜得難以言喻的情感。滿每天沖咖啡是為了自我滿足、還是孝順母親?母親每天喝咖啡是為了從兒子中得到力量、還是製造一個給兒子沖咖啡的機會?先有雞還是先有蛋已經不重要,每朝這個慣性動作,對兩人來說都已成為生活支柱之一,某程度上也是一種依存關係。

滿吐槽綾子說「人是為了沖咖啡而活著?還是為了活著而沖咖啡?」實在讓人捧腹大笑,拌嘴辯論忽然去到哲學級數。其實以前的哲學家不也就是靠這樣的思哲辯論而討論出哲學道理來,說真的這劇竟然有點相似的地方。滿堅持說自己對咖啡沒有留戀,後面吵著吵著竟晦氣地說以後不再沖咖啡。

秋葉光司(安田顯)約滿到酒吧,原來另有圖謀,想將瞞著綾子偷偷收起的貝斯寄存在這裡,同時帶出他跟滿同樣都有捨不得丟棄的愛好。劇中把光司收藏貝斯的過程寫得很細,三個月內藏在車站儲物櫃還得不斷投幣,雖沒明言,但藉此帶出他真的很愛很愛音樂。

滿坦然並沒有想過再開咖啡店,但又無法割捨喜歡的情緒,他自己也不太清楚自己想怎樣。筆者估計,可能滿心底也明白,若再開咖啡店還是會落得相同下場,從上集一開場常客的交談可知,滿那間咖啡店的最大問題是他對客人的態度,能沖一手好咖啡並不代表能營運順利,還有很多因素;我們都知道單純喜歡並不能變成事業賺錢,有喜歡的東西的人大概都會有相同感受,筆者又何嘗不想以文字為業,但把興趣當成事業並不容易,跟金錢掛鉤的時候,興趣就會開始變質,這也是筆者從過去經歷中領會出來的事。

「不用強迫自己去剪斷曖昧不明的想法,試著順其自然讓時間去解決不就好了嗎?」酒保駒野海星(杉野遙亮)這番話說得挺有道理,也有淡淡的療癒感。如果人人都這樣想那就天下太平了,可是綾子偏偏是那種要一刀切的人,有時家中有人跟自己意見不合也非得要讓步接受,這大概也是家人的恐怖之處。

結果第二天早上滿真的沒有沖咖啡了,他醒著卻躺在床上眼光光發呆,母親如常起來到廚房只得默然呆坐,這天早上母子二人獨欠一杯咖啡,兩年來的習慣終被打破,讓人感受到淡淡的落寞。最後滿竟然真的把那六大箱咖啡物品賣掉,筆者以為他不會捨得,所以實在有點愕然,只是第二集就已經下決心要捨棄過去向前邁進?


    


發表留言

Share


瀏覽次數:6,543  |   文章分類: 每周劇評  加入書籤: 永久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