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WO WEEKS》第6話 (6.5分), 第7話 (6.5分)


Share


數碼相機的內容比想像更乏味,其實在這個時點結城和月島都應該未明白對話的內容有什麼意義,就算月島咬牙切齒也只是單純地因為久我早穗子(黑木瞳)瞞著她跟柴崎有交集,可惜這裡並不是整理思緒的地方。灰谷(磯村勇斗)突然跳出,今次終於挽回殺手的名聲,起碼有功課交了。

其實冷靜想想,跟月島見面交收相機不到數分鐘灰谷就出現,叫她先走又回頭被灰谷脅持搶走了相機,結城失去了保命符更加一點危機意識都沒有,竟然還跟月島回了家。問題是兩人有聯繫已經被柴崎知道,根本大家都沒能力保證對方的安全,這個時候月島擔心的竟然是自己厨藝不精,思想正面到令人打冷顫。

急於交功課的還有柴崎,一大早就約早穗子喝酒呈上相機記憶咭。劇情上沒有交代但真的很相知道這是什麼地方,陳設竟然如此古怪荒誕,畫面所見空間都被傢俱填滿,梳化旁邊的茶机旁邊又有擺設用枱,根本人想要在房間內正常移動都困難,最令人反胃是中間這張不倫不類的茶机,明顯是為了被冰錐刺而換下的平價道具,突兀程度真會令人想用冰錐狠狠刺下去,但早穗子刺了好幾次連「記憶咭都斷開了」,枱面仍絲毫無損,真是命硬。

有時小朋友太懂事真會令人感到沮喪,小花為不想母親傷心而避提父親的事,勾起青柳堇記憶中乖僻的結城,負面性格也是會遺傳,看小花創作的「太陽和山和海」的故事就知道小小心靈的陰暗面積有多大。到底是誰偷走了她的童真?

一直沉醉傷心的世界是不能得到救贖的,月島深明這一點,所以預先向檢事同伴角田智一(近藤公園)交代事件,在月島不能在傷心中抽離的時間,角田自然會做各種調查。

不過角田有角田查早穗子跟柴崎的枱底交易,月島就繼續嘴爆宣揚結城的冤罪論,有馬也繼續打著視小花為己出的旗號從月島口中套料,不過其實月島所掌握的資訊仍然非常表面,有馬到現時都未表現是人還是鬼,快要到結局篇啦,各位可否著緊多點?

倒數第六日的這天各人都忙著去見不同的人,反而令結城安全感大增,只傳了一個信息向青柳堇道歉就等到夜晚,再次潛入中古店帶來一系列奇怪舉動,三支筆形儀器疑似監聽器或錄音筆,就算不深究在這個地方設置監聽的原因,但其中一支竟放在擴音器內是怎樣回事?這晚跟小花天使的互動,也令人深感結城的精神分裂已到病入膏肓的程度。

比起結城的成長經歷,有馬的內心世界可能更有趣,有馬不但一直強調自己非常緊張小花,就算回憶碎片也是他跟小花的二人世界,相對地跟青柳堇之間就連問候都甚少,相處時更是一直保持距離,究竟有馬訂婚是因為愛青柳堇還是小花?

人的想像力太豐富反而變成自己嚇自己,區區一個小混混結城,被早穗子形容為無惡不作令人頭痛的存在,柴崎也好像如臨大敵威脅警察有馬聯手捕捉,其實結城一直都出現在中古店,但中古店的小混混就捉錯重點(其實也不是重點),重點是要制造一個場口給三浦春馬穿女裝登場。

不過發夢都沒想到結城竟然把希望寄放在殺手灰谷身上,結城作為小混混打滾多年,應明白殺手的職業道德首先就是自我封口,再者通常殺手只會在接收任務時出現,一切來龍去脈都不會多管,而且開劇到現在灰谷都未發過一句聲,如果到最後是個啞巴的話,如何圓場是好⋯

今次要感謝有馬短短半日時間就準備好所有,結城連灰谷今次以狙擊手姿態登場都預計到也是神蹟,捕捉灰谷行動順利到一個點,可憐的灰谷到最後都是小丑角色,令人心累。

隨著結城反被動為主動慢慢建立自己陣營,出現越來越多劇情上和技術上的犯駁位,如結城突然對警察的行動暸如指掌,一系列數碼工具的用途亂七八糟,然後結城竟成為幕後策劃復仇行動,逃亡和復仇兩條線終於連起是附合劇情發展需要,但結城究竟為了什麼連女兒的命也不顧,冒著被槍擊中的風險去捉灰谷,編劇去到這樣反高潮,實在是令人抓破頭皮呢。


發表留言

Share


瀏覽次數:2,712  |   文章分類: 每周劇評  加入書籤: 永久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