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準時下班。》第3話 (8.0分)


Share


結衣帶領的新人犯下大錯,不僅處理態度消極,還想辭職逃避,引起眾人不耐。一方面反思寬鬆的領導方式,另一方面隱含初入社會新鮮人的茫然與青澀,用不同角度凝視,會發現看似無能的人也可以閃閃發光。

作者:葉奶茶
收視:


劇 名:わたし、定時で帰ります。
電視台:日本電視台 NTV
首 播:2019年4月16日
時 間:逢星期二晚10時

原 作:朱野歸子
編 劇:奥寺佐渡子、清水友佳子
導 演:金子文紀、竹村謙太郎
監 製:新井順子、八尾香澄

音 樂:平野義久、新屋豐
主題歌:「Ambitious」Superfly

官 網:連結
維 基:連結

演 員

東山結衣 — 吉高由里子 主演
種田晃太郎 — 向井理
吾妻徹 — 柄本時生
来栖泰斗 — 泉澤祐希
三谷佳菜子 — 宍戶Kavka
賤賤岳八重 — 內田有紀
福永清次 — 中山裕介
諏訪巧 — 中丸雄一
愁 — 櫻田通
王丹 — 江口德子
戶塚學 — 梶原善
篠原友之 — 酒井敏也


結果沒有預期的衝突,諏訪巧(中丸雄一)直接讓結衣(吉高由里子)去處理公務,還幫結衣另外編織了善意謊言向父母解釋。這男人是否完美過頭了?

不過諏訪的母親(清水良子)充滿日本傳統賢妻感以及難以形容的夢幻感,感覺結衣難以招架,推測結衣隨性的性格與她期待的兒媳婦可能不符,不曉得是否會成為後續諏訪與結衣破局的理由?

最後伏筆中,諏訪與結衣不認識的女性在個人平台上合照,也引起結衣不快。是諏訪要黑化還是誤會一場?總覺得諏訪前段表現得太過完美,若編劇要強行讓兩人破局似乎有點牽強,不過這應該也是第四集將討論的問題,這裡先不著墨。

這集主要環繞在結衣指導的下屬來栖(泉澤祐希)。上回他在廣告拍攝現場錄影,並把影片傳到網路上,出現強烈影響,結衣因此放下與男友父母的會面而趕往現場;賤岳八重(內田有紀)與種田(向井理)也出面道歉,眾人還為此在周末加班處理。不過始作俑者來栖卻沒有出現。

結果上班日眾人詢問來栖為何消失,對方竟理所當然地說:「假日不用回覆工作訊息不是結衣你教我的嗎?」看到這裡一般對工作有點自覺跟責任的人都會很想大翻白眼吧!

這也是個有趣的命題。結衣「不為工作而活」的信念確實是許多人嚮往的事,不過是否適用於所有人呢?就像這樣的狀況,來栖的言論令人啞口無言,絕對錯誤卻又難以反駁。如果下屬沒有自覺、無限上綱,是否需要調整領導方式?

這裡有趣的是,雖然已請上傳者移除原始影片,不過影片卻持續被重複上傳或者惡搞。吾妻徹(柄本時生)則說:「刪了就會變多是網路影片的定律嘛!」真是一針見血。現在就連臉書發文都常被截圖保存了,可見網路發言看似隨意,卻更需要謹慎啊!

為此眾人開會,種田身為上司說了較嚴厲的話語,結果來栖馬上說要辭職。大家應該馬上就會註記一筆「草莓族」吧!一群上班族在上海飯店也在討論「新人」抗壓性有多差。

筆者也曾冒過這樣的想法,但總覺得這是一種思考陷阱。如同王丹(江口德子)所言,每個人每個時代都是不同的,也許我們自己還是「新人」的年代也常被「長輩」看輕,但我們定然有屬於自我、屬於所屬時代獨一無二的部分。

結果來栖說離職後真的沒有出現,看似任性,但真相卻令人莞爾。原來他心慌意亂中亂乘車,還同時把錢包跟手機弄丟,結果最後打電話到公司轉接給結衣,請她來救自己。這樣看來其實來栖仍是對結衣相當信賴。

結衣則同理了來栖的狀況,並告訴對方過去無法更改,目前能做的就是好好補償,同時她也強調種田與賤岳拚命幫來栖道歉。或許人需要的就是「同理」吧!雖然結衣一直說自己不懂怎麼帶新人,但其實能夠「同理」他人就能建立起彼此溝通的橋樑,結衣其實已經做得很好了!

回到公司來栖鄭重向上司道歉。不過奇蹟發生,影片帶動了話題,結果意外使得飲料大賣。只能說是不幸中的大幸,畢竟是演戲,人生絕對不會這麼簡單。但無論遇到這樣的事情是否會被解僱,該補償的、該做的後續處理都該做好,筆者認為這才是責任感的展現。

最大的轉折還是賤岳的提點。結衣很苦惱像來栖這樣的新人,結果賤岳說結衣當年也是奇葩得不得了,並提點結衣不要為對方貼上標籤,而是關注下屬「本身」。這段話看似簡單但卻相當受用,換地位真的很容易不小心換了腦袋,王丹的提醒是要我們不要陷入這種「長輩論」輪迴概念中,而賤岳則是明確告知結衣實踐的方法。



發表留言

Share


瀏覽次數:17,056  |   文章分類: 每周劇評  加入書籤: 永久連結